傲宇閣 > 其他類型 > 綠茵傻腰 > 第五十四章 抬起頭,你沒有做錯什么!
    砰砰砰!!

    空曠訓練場中,易樂正在顛球,他的眼睛注視著黑白相間的皮球,腦海中卻亂成一鍋粥。

    隔離欄處,佩雷靜靜的看著這一幕,他已經足足觀察半個小時了。

    最后,他無奈的嘆了口氣,走向易樂。

    佩雷安靜的來到易樂身旁坐下,易樂好似也沒有跟他打招呼的樣子、

    兩人都很沉默。

    佩雷將西裝外套搭在肩膀上,推了推眼鏡。

    易樂則是微微低下頭。

    “很矛盾?”

    過了一會兒,佩雷率先打破安靜。

    易樂沒有說話,但腳下的動作也微微一頓,顛球的節奏出現了變化。

    對于這些細微的變化,佩雷看在眼里,不由說道;“這就是職業足球,也是成年人的世界,不會因你的想法而去改變什么,在自己足夠強大之前,需要懂得適應新環境。”

    說完,佩雷頓了頓,道:“我以為你在離開拉瑪西亞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這一點。”

    易樂仍是有些悶悶不樂,砰的一聲,猛地將足球踢到高空,隨后調整身位,微微仰著脖子,將前額放在落點的位置,伴隨著足球落地,只見他的雙膝猶如彈簧一般出現一個起伏。

    本是來勢洶洶的足球竟是安靜的貼在易樂的腦門上,被穩穩的停下。

    足球遮擋著易樂的表情,只聽一陣低沉的聲音傳來。

    “我會被賣是嘛?”

    看著易樂的停球動作,佩雷暗自贊嘆一聲‘漂亮’。

    隨后,他緩緩起身,拍了拍屁股,道:“準確的說,是熱刺選擇了你。”

    “但我還是要離開米爾沃爾。”

    佩雷微微沉默,忽然嘆了口氣,道:“你不是想要回到諾坎普嗎?”

    足球從易樂的腦袋上滾落,只見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一切都要從離開米爾沃爾開始,還記得我們剛見面時,我說過的話嗎?你必須要離開米爾沃爾。”

    “我知道以這種方式離開會令你很難過,但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熱刺已經報價,而米爾沃爾接受了報價,只需要你這邊點頭,我們就能加入白鹿巷。”

    易樂茫然的問道:“你點頭了?你不是說,熱刺不是一個好選擇嘛?”

    “以前確實不是。”佩雷鏗鏘有力的說道:“但現在卻是最好的選擇,你知道他們為了得到你,做出怎樣的許諾嗎?”

    佩雷微微一笑,道:“我保證,下個賽季,你在白鹿巷將會受到絕對的重視。”

    米爾沃爾俱樂部的做法令球迷們很憤怒,但卻有無可奈何。

    易樂、格利戈里、蓋因的離去是一個很大的損失,但從另一方面來講,他們又為俱樂部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讓他們能夠有資本從容的應對未來。

    球迷們曾經暢想過很多,他們留下了米爾沃爾的三叉戟,同時引援中后場,叱咤英超賽場。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干。

    這終歸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夢罷了。

    可能,這就是小球隊的悲哀!

    狗島的夜晚很美麗,金絲雀港口霓虹閃爍,偶爾還能看見年輕情侶們依偎在一起,甜甜蜜蜜。

    易樂穿著兜帽衫,在人行道上慢跑。

    這段時間,他的腦袋很亂,運動可以讓他不要胡思亂想。

    從拉瑪西亞離開,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一年的時間了。

    狗島這個陌生的環境也漸漸開始變得熟悉,但這一刻,易樂感覺從未有過的孤獨感。

    他再次被賣出去了。

    盡管,佩雷一再跟他強調離開米爾沃爾的必要性,但在一年的時間中,易樂已經愛上這家俱樂部,也喜歡那群有些野蠻,但卻很忠誠的球迷。

    若非必要,他真的不想離開米爾沃爾,但他沒想到自己的一廂情愿,只是換來俱樂部的無情通知。

    他將在夏季登陸轉會市場,跟一個貨物一樣被賣出去。

    王子?寵兒?

    此時聽來是何其可笑。

    佩雷說的沒錯,在隊長都能賣出去的現代足球界,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就沒有非賣品。

    天氣很冷,易樂微微停下腳步,呼了口氣。

    哈氣在空氣中出現氤氳升騰,透過那團煙霧能夠看到那張有些迷茫稚嫩的臉龐。

    迷迷糊糊的走了半天,當易樂抬頭時,看見的卻是‘曼德茲酒吧’。

    易樂臉上出現一絲猶豫,最后還是咬咬牙走了進去。

    今天的曼德茲酒吧很安靜,所有人都在默默的喝酒,不同于往日的喧囂熱鬧。

    易樂走進來后,幾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但他們并沒有像以前那般熱情的接待,但也沒有什么過激的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易樂。

    眾多視線的注視令易樂下意識的低下頭。

    啪!!!!

    忽然,易樂感覺后背被人使勁兒的拍擊。

    整個后背火辣辣的疼,疼的他呲牙咧嘴。

    而伴隨著拍打,傳來一道略帶呵斥的聲音。

    “抬起頭!你沒有做錯什么!”

    拉爾德那狗熊一般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易樂身后,他憤怒的朝著周圍的冷漠的目光瞪了一眼。

    最后,他領著易樂來到吧臺坐下。

    “老威爾,給我兩杯威士忌!”

    老威爾是米爾沃爾資歷最老的球迷,滿頭花白,笑起來都有些微微顫顫。

    他將兩杯酒遞給拉爾德,隨后有看向易樂,笑道:“孩子,你沒做錯什么,不用自責。”

    易樂牽強一笑,還沒等他說話,就被粗暴的聲音打斷。

    “費什么話,這時候就得喝酒。”

    說完,他將酒杯推向易樂,自己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

    易樂看著自己眼前的高濃度酒,不由皺皺眉,道:“給我一杯橘子水。”

    拉爾德登時不干了。

    “不!你現在需要喝酒。”

    易樂搖頭道:“我不喝酒。”

    “你必須得喝,男人得學會喝酒。”

    “我不!”

    “混蛋小子,給我喝!”

    “不!”

    “喝不喝?”

    “不喝!”

    兩人大眼瞪小眼,竟是杠了起來。

    拉爾德兩只手抓著易樂的腦袋,好似要掰開他的嘴,易樂則是死死的抿著嘴,努力的扭過頭,但還是在拉爾德巨大的力量下,一點點的被掰過來。

    這一滑稽的一幕令本是沉默的酒吧內響起輕輕的笑聲。

    其他球迷們好笑的看著這一幕,拉爾德可是被稱為米爾沃爾的紀律隊長,隊員們喝酒或是出去玩都會躲著他,可誰能想到,竟然有拉爾德逼著隊員喝酒的一天。

    “你就是頭倔牛!”

    拉爾德悻悻然的放開易樂,心中卻是對易樂的職業素養越發的滿意。

    兩人停止打鬧,酒吧內再次回復安靜。

    易樂低著頭看著橘子水,拉爾德則是沉默的撫摸著酒杯。

    過了一會兒,易樂低聲道:“我被賣了。”

    拉爾德微微點頭,但卻沒有任何爆發的樣子。

    易樂有些驚奇,老實說,很多球迷都會感覺到背叛,更何況是拉爾德這種極端球迷。

    易樂本以為,拉爾德會直接把自己揍趴下。

    看著易樂驚詫的表情,拉爾德不由輕蔑一笑,道;“小子,你以為米爾沃爾離開你就玩不轉了?嘿嘿,你小子賣出了好價錢,等冬季窗口開啟,俱樂部就會有一大筆引援資金,別以為自己多了不起,梅西跟你,我們肯定選梅西!”

    易樂登時郁悶道:“梅西不會離開諾坎普。”

    “那我們選羅納爾多,我們選科斯塔,我們選內馬爾,你還差得遠。”

    易樂小嘴一癟,臉上滿是氣憤的表情,他越發的抑郁了。

    老威爾笑呵呵的擦著杯子,忽然朝著易樂眨眨眼,道:“別看拉爾德這么說,但我敢肯定,這些人我們買不起。而且就算如此,我們還是會選擇你,別看拉爾德嘴硬,但他是你最忠實的球迷,他昨天還因為你被賣的事情大發雷霆。”

    易樂咧嘴一笑,轉頭看向拉爾德,后者老臉一紅,罵罵咧咧道:“老威爾,你這店不想開了是吧?”

    老威爾呵呵一笑,伸手道:“你們聊,你們聊。”

    拉爾德郁悶的看了眼老威爾,隨后轉頭看向易樂,忽然道:“走之前,別忘了你的承諾。”

    易樂楞了一下,他的承諾?

    沒錯,他許下了承諾。

    升級!沖超!

    易樂嚴肅道:“我保證!”

    “那就快滾回去睡覺吧,兩天后,我們還有比賽。”

    感謝書友老爺們的支持!下一階段我們再接再厲!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