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其他類型 > 綠茵傻腰 > 第二章 成為大球星
    易樂,來自‘足球之城’-大臨市。

    其實,易樂并不是智障,本來的他只是學習不好,人憨厚些,但并不是智商欠費。

    只是在某個偶然的機會,他成為了一個掛逼,只是這個掛有些坑人。

    如今他的身體點數幾乎都被數據化,想要增強某項數值,那好,拿智商換。

    就這樣,腦子一熱的易樂,將自己的智商差點抽干,直接成為傻子。

    還好系統強制打斷升級過程,要不然易樂也不會出現在拉瑪西亞,而是在醫院了。

    前面,青訓主管在講話,但易樂顯然在放風,智商欠費的后遺癥之一,他除了踢球以外,很難將注意力集中起來。

    如今的他眼前出現一個虛擬畫面。

    身體:65

    體能:69

    射門:50

    盤帶:80

    視野:90

    傳球:91

    這是百分制的虛擬面板,而在‘視野’跟‘傳球’上赫然是90分,而盤帶也是不俗的80分,這是加點后的數據。

    至于體能、身體以及射門都是原始數據,外加在拉瑪西亞兩年訓練的結果。

    呆呆的看了半晌,易樂如今連看數據面板時都開始走神了。

    他雙眼呆滯,嘴巴略微張開,若是在嘴角處流出晶瑩的液體,直接就是‘傻子完全體’。

    忽然,易樂感覺有人在捅自己的腰部。

    他下意識的轉頭望了過去,看見好友科斯特.本在朝著自己擠眉弄眼。

    易樂歪著頭,疑惑道:“本,你的眼睛生病了嗎?”

    科斯特.本臉色一黑,而其他的少年們則是哄堂大笑。

    而青訓主管只能無奈的喊道:“易,是我在叫你。”

    易樂轉頭看向青訓主管,呆萌道:“哦!”

    青訓主管咧咧嘴,無奈的搖頭道:“易,你跟我來。”

    說完,轉身離去。

    “好的。”

    易樂起身,亦步亦趨的跟了過去

    辦公室內,青訓主管神色復雜的看向那個又開始走神的小家伙。

    這個本該是‘哈維’完美的接班人,本該坐鎮諾坎普中場的天才指揮官,如今命運卻跟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易,俱樂部決定下來了,你被放棄了。”

    易樂:“哦!”

    青訓主管眼中滿是無奈,再次補充道:“以后,你再也不能來拉瑪西亞訓練了。”

    易樂這才猛然回過神,稚嫩的臉上滿是委屈,聲音都在顫抖道:“米米蘭達爺爺,你你們不要我了嗎?”

    青訓主管眼中滿是痛苦,兩年的照顧以及悉心栽培,他已經將易樂當成自己的孫子,如今要離開拉瑪西亞這個大家庭,心中滿是不舍。

    看著沉默的米蘭達,易樂心中更加的慌了。

    “我我做錯什么了嗎?”

    米蘭達看著易樂滿臉驚恐的樣子,不由嘆了口氣,起身走過去,輕輕摟住對方。

    抱著易樂,感受著對方顫抖的身體,米蘭達神色復雜道:“易,我現在說的話,你要牢牢的記在心里。”

    易樂連連點頭,迫使自己集中精神。

    “你想要回家的道路只有一個!”

    米蘭達嚴肅的看向易樂,道:“我會為你安排試訓,你要做的就是融入球隊,坐穩主力,打響名氣,成為一個大球星,這樣你就能回家了,明白了嗎?”

    “嗯嗯嗯。”

    易樂連連點頭,暗自復述道。

    我要融入球隊,坐穩主力,打響名氣,成為大球星。

    對!

    沒錯!

    我要咦?額我要成為大球星?

    這一天,巴薩羅那下起了毛毛細雨。

    陰沉的天氣顯得格外的壓抑,本來活力迸射的拉瑪西亞好似陷入一陣壓抑當中。

    下雨淅淅瀝瀝,拉瑪西亞大門口中,易樂正跟小伙伴們道別。

    “再見,傻蛋!”

    科斯特.本滿臉不舍的看著易樂,揮手道別道。

    其他人同樣面露難過之色,畢竟是孩子,盡管有著競爭關系,但他們不會因為易樂的離開而開心,畢竟他們還沒有復雜到為利益而出賣情感。

    易樂看著眾人難過的表情,一臉疑惑道:“你們為什么難過,我只是短暫的離開,米蘭達爺爺說了,我成為大球星就能回來,到時候繼續跟你們一起踢球。”

    成為大球星眾少年們神色更加的難過了,職業足球何其艱難,成為大球星更是難比登天。

    而且易樂的智商問題,能仍否防他在職業賽場上繼續拼馳也是關鍵。

    看著易樂想當然的模樣,好友科斯特.本摸了摸眼淚,露出一絲笑容,伸出拳頭道:“我等你!”

    易樂灑然一笑,同樣伸出拳頭,兩人輕輕一碰。

    沐浴著小雨,易樂拉著小行李箱踏出了拉瑪西亞。

    那幼小的背影如此的蕭瑟、孤獨、暗淡

    青訓營中,米蘭達目送易樂離開,直到再也看不見對方的身影,這才神色暗淡的轉身離去

    英倫半島,倫敦。

    這是一個足球之都,放眼望去幾乎都是與足球相關的產業,甚至可以說,整個英格蘭人眼中只有足球。

    走在倫敦的一處大街上,望著周圍琳瑯滿目,易樂手里拿著一個書寫著地址的卡片,兩眼一抹黑。

    現在出現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

    他忘記了自己球隊的名字了。

    而卡片上的地址是英文,他又看不懂,此時只能漫無目的的走在倫敦的大街上,猶如一個走失的少年一般。

    忽然,他看見大街中一眾身著藍色球服的球迷們浩浩蕩蕩的經過,這是切爾西的球迷。

    易樂認出了這個球服,不由撒丫子狂奔,堵住對方的路,朝著一名領頭的壯漢遞出了自己的卡片,隨后滿臉希翼的看著對方。

    切爾西球迷方陣停下腳步,而作為領頭人的壯漢看著眼前這個堵在自己身前,朝著自己遞出卡片的少年,丈二摸不到頭腦。

    “我要去這里。”-西班牙語。

    壯漢:???

    “我要去這里。”-漢語。

    壯漢:???

    看著對方疑惑的樣子,易樂越發的著急了。

    就在易樂跟壯漢大眼瞪小眼的時候,一名青年上前,對著壯漢道:“他說的中文,應該是走失了。”

    說完,青年走上前,微笑道:“你是走失了嗎?”

    易樂聽著對方操著一口別扭的中文,但起碼能夠進行溝通,不由露出驚喜的表情,連連點頭道:“叔叔你好,我要去這里。”

    叔叔叔?

    青年瞪大了眼睛,一陣扎心,盡管老子續了胡子,長得成熟了些,但也不至于被稱為叔叔吧?

    青年臉頰抽搐,順手接過易樂的卡片,看了一眼,道:“你要去的地方是狗島,在倫敦的東南部,你需要乘坐計程車。”

    隨后他看到下面的一行字,不由臉色一變,道:“惡心!你竟然是米爾沃爾人?”

    伴隨著這句話的出現,那些球迷們登時露出一絲厭惡之色。

    易樂則是滿臉的呆滯,又怎么了嘛?

    望著那些藍軍球迷們一臉晦氣的離開,易樂總算是舒了口氣,現在他記起來球隊的名字了,叫咦?叫啥來著?

    半個小時后,易樂來到了狗島。

    這里三面環泰晤士湖,最具盛名的就是金絲雀碼頭,是整個倫敦最活躍的金融中心之一。

    而米爾沃爾球隊就坐落于狗島西部的一處訓練基地中。

    這一路,易樂走的極為坎坷,但總算是找到了‘米爾沃爾球隊’,看著那湛藍色的獅子隊徽,易樂提著小行李箱走了進去。

    但沒等他走幾步,門衛就把他攔住了。

    “停下!”

    易樂下意識的頓步,疑惑的轉頭望了過去。

    只見一名滿頭花白的老頭子,身著保安制服走過來,滿臉狐疑的看著易樂,道:“你是球迷?”

    易樂聽不懂英文,滿腦袋都是黑人問號。

    但基于一路上的經驗,易樂直接將米蘭達交給他的卡片遞了過去。

    保安老頭子看了一眼,只見他眼睛一亮,因為他看到推薦位上的巴塞羅那隊徽。

    這是拉瑪西亞出來的年輕人?!

    拉瑪西亞久負盛名,盡管巴塞羅那一線隊不怎么感冒,但對于米爾沃爾這種混跡在英冠的球隊來說,可以說是寶貝了。

    “你等一下尼爾,拉瑪西亞的天才來了!”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