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甜妻撩上門 > 第187章 有些手段,我沒用不代表我會永遠不用【4000+】
    在這個初秋的早晨,雷慎晚同學人生第一次翹課了。

    上午10點時,比鄰公寓三層東戶的那戶人家餐桌上:小吃、小菜、牛奶、煎蛋還保持著它早晨7點鐘的模樣。

    是什么令這家的主人放棄了如此美味的早餐呢?

    當然是另一種更美味的早餐。

    這份早餐的啟動儀式從主人被叫了一聲“爸爸”開始。

    看樣子,主人就餐的地點是輾轉遷移,一路都留下了他大快朵頤的痕跡。

    據現場遺留的那些確鑿證據證明,這個早餐是由廚房開始啟動,經過餐廳、客廳的開胃菜環節、最后是主臥的饕餮正餐。

    老祖宗果然誠不欺人——秀色的確是可餐的。

    ......

    10點過一刻的時候,吃飽喝足精神奕奕的某人從樓上下來,頭發凌亂地呈半濕的狀態,顯然是剛洗過澡的樣子。他穿著修身的長袖襯衫、咖色的休閑褲。一邊下樓一邊將襯衫的袖口卷到手肘處一個恰到好處的地方,露出一截勁實的雙臂,襯衫領口有兩顆紐扣并未系上,隱約能看到那樣的吻痕,令人不由得遐想這個男人剛剛經歷了什么。

    他的唇角微微翹起,他承認這次是他有些過頭了。但當時被她那樣皮皮地叫著他“爸爸”,他那引以為豪的自控力便休假了。

    當然也頭疼了下,那家伙一會兒醒來絕對要對他舉師問罪,得好好地琢磨琢磨怎么樣哄哄她。

    *

    拿出自己的通訊器,看到上面有唐豐的留言:宋源派人送的最新一代機器人已到位,送哪里?實驗樓?

    他微微怔了下,腦子里迅速盤算了下,似乎還就實驗樓是這兩個角色更替的最佳位置,于是給了肯定回復。想想那家伙現在到怕起床至少還得兩小時,他拿了鑰匙便下樓向實驗樓走去。

    他到的時候,那三位都在了。三個人看到他,擠眉弄眼,笑得那叫一個意味深長。

    霍延東笑得像中風,“言教授今天的早餐......豐盛啊!”

    唐豐面帶微笑,一本正經地匯報,“貨是兩個小時前到的,但我們與您聯系了兩個小時,您似乎一直很忙......,電話通著就是沒人接,我們差點兒以為您老人家被綁架了。看看,鮑校長都被我們請來了呢,再聯系不上您,我們就打算報警了!”

    “原來以為是菜鳥果果,沒想到深藏不露,是個中高手啊!”鮑文隆幽幽地補充道。

    **南唇角微揚,享受著這三人的戲謔打趣......足見一頓豐盛可口的早餐對一個人是多么的重要。

    “東西呢?”

    唐豐指了指那三個一人高的匣子,“等著您親啟呢!”

    唐豐遞過一個款式精致的指環,“這是介質遙控器,第一次啟動時需要,之后便不需要了,產品之后能自己識別主人意念。”

    **南將那指環在手里把玩著,若有所思地盯著這一排三個款式相同的箱子,突然有些猶豫了。萬一......

    **南走上前去,經過指紋和瞳孔雙識別后,一號箱子箱門像卷閘一樣瞬間向上收去,**南聽到身后的眾人都深吸了一口氣。**南自己也是心頭一驚,他仿佛透過一塊神奇的鏡子或是看到了自己本尊。——箱子里,**南抱著臂,出神地眺望著遠方。

    “宋四說你可以讓他們自由發揮,也可以戴上那個指環實時控制他們的思維行動。但這期間,您自己的正常思維因為受到外力干擾,也許期間會變慢,長期的話,會有不確定的影響......”

    **南點點頭,按了啟動。

    他親眼所見,那個身為他的副本的**南,好整以暇地從匣子里走出來,沖著身邊的鮑文隆、霍延東、唐豐,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們仨怎么都在這兒?很閑嗎?”

    被質問的仨人面面相覷,我去,這語調、這神態拿捏得也太到位了吧?

    在眾人的驚愕中,但見副本突然轉身,面對此刻依然是言虎扮相的**南,恭敬地求證,“主人,您對自己的副本可還滿意?”

    “我我我......去!宋源這小子地球上是絕對待不下了!這是要成精的節奏啊。”

    “下一個,下一個!我想源兒給你這言教授設置的又是什么副本?”唐豐有些迫不及待。

    第二個匣子打開。

    里面走出一個言虎副本,臉上一幅不羈的神情,見到他們仨,挑了挑眉頭,沖唐豐吹了個棒哨,然后邁著大長腿,走向不遠處的大班椅,隨意地往其中一靠,雙**疊搭在了桌上。

    全程一句話未說,但行事動作真就是言虎素日里的作風。

    “我平日里就這吊樣兒?”

    唐豐“啊”了一聲,輕輕頷首;霍延東聳了聳肩;鮑文隆虛握著拳頭抵著鼻翼輕笑。

    言虎轉過身去,就見大班椅上,原本交疊著腿一幅大爺樣兒的副本立刻稍息、立正,并且十分標準地敬了個島上的軍禮,“報告主人!1314號機器人向您報到!”

    此刻,身為言虎本尊的**南輕輕地點了點頭,1314號便快步走過去,與**南副本的那個機器人站在一起,像雕塑一般肅立著。

    一、二號箱都開啟了,雖說有些意外,但還在意料之中。這第三個箱子,會是什么?

    **南看了有些狐疑地看了唐豐一眼,唐豐聳聳肩,“源兒說了,買二送一,他不占您便宜。”

    “到底是什么?”霍延東繞著箱子轉了圈兒。

    “鬼才知道。”唐豐搖搖頭。

    “那趕緊打開嘍!”

    一個大膽的猜想突然閃過腦海,**南有些猶豫了,遑顧身邊這三位一幅迫不及待、望眼欲穿的樣子。

    “喂,老大,您不是吧?估意看大家著急!”唐豐急不可耐。

    “1314,您知道這箱子是裝什么嗎?”霍延東企圖曲線求知。

    1314勾唇一笑,看了眼自己面前的主人,聳了聳肩。

    “那就打開嘍,大家都看看自己猜得對不對?”

    三個人相視一笑,**南也勾唇笑了笑,按開啟鍵。

    這個箱子的箱門與前兩個不同,直接“唰”一下向外分兩邊打開,就見里面竄出一個粉色的身影,直沖某人而去。

    “大老虎!”

    這邊三位目瞪口呆,那位直竄上某人身上像個樹袋熊一般的女人不就是晚兒妹妹么?

    **南雙手平舉,一幅這女人是誰?不干我事兒的被動樣子!

    “喂,你干嘛這樣一幅這樣子?”她瞪著眼睛,嘟起唇,不情不愿地從他身上跳了下來,一雙眸子水波瀲滟,明艷不可方物。

    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那只貓在公寓里補眠,他就要喚她“小貓”了。

    豈止是一個“像”字所能描述的,簡直是可以以假亂真。

    “大老虎,我是您的521號機器人,代號小貓,我的昵稱還有妞妞、慎兒。”

    “小貓!過來!”言虎的副本在那頭沖她招手。

    “慎兒。”**南的副本也在那頭微笑著沖她打著招呼。

    那邊兩個機器人喚的昵稱雖然不一致,但臉上的寵溺卻是出奇的相同。

    她歡快地跑開了,卻并沒有沖那兩個機器人而去,而是直接癱到了不遠處的沙發上,那模樣,跟家里的那只簡直是神似。

    “小貓!來!”他沖她招招手,她抬眸看了他一眼,嬌笑著搖頭,“不要,你過來。”

    “521!”言虎嚴肅地命令。

    “到!”

    那邊三位便看到剛才還嚷嚷著腰酸背痛在撒著嬌的雷慎晚副本,此時筆直地站在哪兒,像棵小白楊。

    說是贈品,這仨位卻清楚地知道,這其中的工藝比起本尊那兩位,不知耗費了宋源團隊多少的心血與精力。但這個禮物到底送沒送到心上,目前還是個未知數。因為,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剛才那個521機器人,也就是幾乎可以以假亂真的雷慎晚副本撲上來時,某人雖然沒有閃開,卻高高平舉起了雙臂。這樣的舉動,其背后的深層意義,在場的其他三位可都是人精式的人物,怎么會get不到?

    “這個,521留下來,會不會給您惹上什么麻煩?”唐豐看到了**南的猶豫與糾結,直言不諱地建議,“要不要讓他們帶回去先安排到島上?”

    “留下吧!”某人一錘定音。

    那端的521聽到要留下她,興奮地從沙發上跳起,“宋源爸爸果然說得沒錯!”

    宋源?爸爸!她把宋源叫什么?想起家里那只早上叫過他爸爸的喵,被他收搭得現在還昏睡不醒,某人的臉一下子便黑了起來。

    “那是當然,宋爸爸萬歲!”520號和1314號機器人如此的回應。

    某人臉上這才漸漸的陰轉晴,他想起來了,貌似所有的機器人都叫宋源爸爸,因為他是他們的締造者。顯然,他們嘴里的“爸爸”與他家淘氣喵早上嘴里喚他的“爸爸”不是一回事兒。

    “三兒,你先給源回個信兒,就說禮物我很......滿意。回頭我會親自給他致謝!”他看了眼左腕的表,“文隆!他們仨,暫時你來管理。我現在回公寓一趟。”

    “他要走了么?”

    身后傳來一聲輕輕的嘀咕,那似嗔似怨的聲音令他心頭一顫,腳步緩了一下,隨即大步離開了。

    *

    返回比鄰公寓的途中,某人的心情似乎十分的明媚,想想家里那位一會兒醒來會對他進行哪些方面的數落,唇角不由得勾了起來。

    但是在轉過海內餐廳后,走上公寓樓門前的小徑時,他的腳步緩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杵在公寓入戶門前的雷慎謀。

    雷慎謀抱著臂,似笑非笑地瞧著他,“我該怎么稱呼呢?**南?言虎?”

    “選擇困難的話可以直接叫姐夫。”某人輕輕一笑,“畢竟,不管是哪種身份,都是坐實了的。”

    雷慎謀一下子被臉色黑到了極致,“你曾經怎么答應我的?”

    某人輕笑,“我想,我并未負約。她愛上了我。”

    “憑你這裝神弄鬼的欺騙?”

    “小謀子!我有時會想,是不是我對你太縱容了。你難道覺得,憑你們的智商就能令我幫你們鞍前馬后地——挽狂瀾、扶傾墻?還是你覺得我已經修煉成佛陀,愿意普度眾生?”

    “......”

    “若非因為她,我會心甘情愿地被你們利用?會被你逼到現在以兩種面目示她?你不要一二再、再而三地利用我的不忍,否則,我會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手段。小謀子,哥哥的手段,你見識過的。我沒有用,不代表我會永遠不用。”

    “......”

    “你堵在這里,想干什么?要干什么?既然今天話挑開說了,我也不妨告訴你,你姐今天翹課了。她現在在我的床上補眠。早上起來,我們一時的情難自禁,她累著了。”**南說著,伸手便解開了襯衫脖頸處的一顆扣子,偏了偏頭,露出自己鎖骨旁邊的赫赫吻痕,“喏,這就是證據,我現在這幅李鬼的樣子,見證過她盛放時最美的樣子。你若想當面折穿我,當面給你姐姐難堪?那你跟我來!”

    他大步流星地朝公寓門走去,用指紋解了鎖,再次回頭沖著雷慎謀,“怎么著?上來嗎?她快醒了,我給你10秒鐘的時間考慮。”

    “......”

    “小謀子,單就我們新婚夜那視頻的事兒,我沒有追究,不代表我還蒙在鼓里。如果你覺得讓她知道我是騙子、你和雷叔叔是狼舅奸兄,這樣令你很有成就感的話。那么,我不介意我們仨一塊兒下地獄!但是,如果到那一天,我會把這筆賬記在你頭上。”

    **南說完,“啪”地松了手,入戶**上,透著入戶門的花紋,他依然能看到雷慎晚在原地發愣。

    他這個小舅子,真不是盞省油的燈。

    他進了電梯,有些浮躁地將衣領扯了扯,這一刻才有點兒使過一個空城計成功之后的心虛。

    他怎么會不怕呢?讓她知道他是騙子,讓她對自己、對親爹、對親弟弟失去信任,讓她不再相信愛情、親情這才是他一直最忌憚的事情。

    他怎么會允許自己做這種蠢事呢!

    當然,他剛才,賭雷慎謀的不忍,他賭對了!

    *

    回到公寓,客廳白色的紗簾隨風起舞,一切還是他離開時的樣子,看來她還沒有醒。

    “怎么著也該叫她起床了!這早餐就沒吃,午餐再錯過了點兒,會傷到脾胃身體的。”想及此,他邁著小步快速上著樓梯。

    “小謀子你打電話了?”臥室里傳來她軟軟糯糯的聲音,“你來到M國了嗎?”

    “......”

    “那你現在人在哪兒呢?要不要我去接你呀?”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