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甜妻撩上門 > 第180章 小狐貍,不要慫!【4000+】
    就在雷慎晚怔忡愣神的一瞬間,鼓聲落定,花球也與此同時被塞進了她的懷里。

    她怔怔地看著手里的花球,此時周圍已響起了女生們的尖叫聲。

    “啊啊啊啊啊!那是我虎哥嗎?”

    “哇!陳老師帶來的這是什么天團?”

    “哇哇哇,誰也不要阻攔我,我要跪著看哥哥……”

    “虎哥是王,余者皆婢!”

    “哥哥臉上長的不是胡子,是玫瑰花的刺哪!好想用它來扎扎我的臉啊啊啊!”

    “人間雕像,行走的大衛。”

    ……

    這都是誰哪?一群花癡中的逗逼!

    文化司長急急地跑了過去,陳老師在熱情地沖鮑文隆校長介紹,“這文化節結束了,我組織咱們這群開幕式上的骨干們聯歡慶祝一下。”

    鮑文隆校長溫和地笑著,“哦。好。咱們這屆文化節的開幕式很特別,很出彩,回頭我給校辦提一下,對我們這屆文化節的參與者進行表彰與獎勵!”

    陳老師喜笑顏開,鮑文隆笑著問,“同學們這是在玩游戲?”

    陳老師那是多精的人哪,瞬間便看出了大老板有參與意向,馬上詢問負責文化司的同學,“你們在玩什么游戲哪?”

    “我們這游戲的叫:可憐的小貓。”

    許卓南聞聽一怔,貌似和她在一起時,他那個時候會經常發出喟嘆,“哦,我可憐的小貓。”

    鮑文隆笑著,“這游戲聽著新鮮哪!兩位教授若是不著急的話我們參與一下他們年輕人的娛樂?也豐富豐富咱們這群老年人的生活?”

    陳老師摸了摸鼻子,你們仨都是老年人了,那我一個40歲的是什么?祖宗嗎?你們也就比這幫孩子大幾歲,就敢在我面前稱老年人。算了,誰讓人家是老板,天大地大,老板最大。

    霍延東立刻表態贊同,并且不由分說地拉了他身邊不置可否的言教授向雷慎晚身旁的那兩個空位走去。

    哇!一套普通的課桌椅,愣是被虎哥哥坐出了君臨天下的感覺。

    司長也非常熱情地將鮑文隆校長和陳老師請到了他旁邊的空位上。

    因為又有新玩家加入,司長便體貼地再次為大家再次強調了次游戲規則,不過這次,他取消了他剛剛新加入的那條規則。這幾位都是玩家里的祖宗,這種小朋友玩的游戲自然是瞬間明了。

    唐瀟此刻正準備扮演小貓,因為司長的新規則,她的福利來了。

    她克制住自己要飛起來的心情,她轉身過去,看了眼在雷慎晚旁邊坐著的言虎,紅著臉向他走去。

    “喵——”

    唐瀟學了聲貓叫,室內先是瞬間靜寂,接著便哄堂大笑。就連幾位老師也是肩膀在抖動。

    唐瀟不清楚,自己怎么會發出那么古怪的聲音,她滿臉通紅,簡直想這樓裂個縫讓她鉆進去得了。

    幾乎所有人都笑了,但是有一位例外。霍延東側過身來,笑著提醒某人“不笑可就得摸那孩子的腦袋了,還得說句‘哦,可憐的小貓’,笑了就該你扮小貓了,你可以想讓誰摸……讓誰摸。”

    他果然笑了。一雙笑眸里,仿佛住進了太陽。

    原來虎哥哥笑起來,是這么的甜,空氣中仿佛撒了糖,摻了蜜唉。

    唐瀟被某人的男色震呆了。

    周圍都是嗷嗷的叫聲。

    唐瀟赤紅著臉,幸福地坐回了座位,大家開始呼喚新任小貓了。

    “該言哥哥扮小貓了!言哥哥!”

    “言貓貓!”

    聽到后一種呢稱,令雷慎晚勾起了唇,隨之坐在她旁邊的某位話題主角也勾起了唇角,同學們見他并無半分不悅,言語愈發地放任。

    鮑文隆校長此時向下按了按手,“看來言教授很受同學們喜歡哪!”

    陳老師一愣,隨之心里有點兒泛嘀咕,“這群小鬼,校長面前,你們對著言教授搞得像個花癡一般,好歹人校長也是美男子一枚哪!如此的厚此薄彼,大老板吃味了,不開心了,可不能讓這幫孩子弄得他的這番努力前功盡棄了?”

    想到這里,陳老師插話了,“看來大家對言教授的尊敬和喜歡超乎想象,那么待會兒誰才能得到言教授的喵喵叫呢,這會令我們的言教授為難呀。所以,我提議這一場,咱們擊鼓傳花來確定摸頭者。這樣公平吧?鼓么,也由我來擊,我會背過身去的,并承諾絕不作弊哦……”

    眾人拍手叫好,擊鼓傳花開始。

    花球快速地傳遞著。到底是搞文藝工作的,陳老師這鼓擊得,時而激進,時而舒緩,鼓聲停止時,霍延東正好把手里花球塞到雷慎晚面前。

    “啊啊啊啊啊!是小狐貍!是小狐貍得到哥哥的恩寵呀!”

    “嫉妒小狐貍!”

    “如果再來一次開幕式,我也要演小狐貍!”

    許卓南從座位上站起,起身時他看了眼坐在他旁邊的小家伙,她一臉的笑意,似乎對這個游戲并不反感。

    身為言虎的許卓南今天穿了件修身的白襯衫,淺灰色的九分西褲襯出他的雙腿愈發的勁實修長,袖子也是微微挽起,銀色的袖扣在燈光下熠熠發光。

    他左手虛握成拳抵在鼻翼,花癡的女生們又近距離地看到了他修長的手指。

    哇,上帝要不要這么偏心,怎么連丁點兒的瑕疵都不愿意在這人身上體現一下下。

    他清了下嗓子,小朋友們又開始嚎了:怎么他連輕咳都是那么的性感撩人啊!他的嗓音華麗且低沉,特別是他輕笑的時候,撩得人腿都發軟好不好……

    “必須要學貓的叫聲么?”

    “必須!”周圍一圈整整齊齊的回答。

    “OK。那沒有規定必須得是什么貓吧?”

    “沒有。”又是一圈整整齊齊的回答。

    雷慎晚低著頭,只覺得鼻頭發癢。此刻,他們承載了滿室的人注意力。

    “哈哈!我們虎哥哥的顏值令狡猾的小狐貍也不敢直視哪!”

    “小狐貍!不要慫!”

    “代表我們收了這只喵!”

    雷慎晚的臉更紅了。

    鮑文隆和霍延東的目光隔空觸碰,隨之都低頭笑了。

    那么低調的人,為了自己心尖上的女人,愿意在如此的場合做這種幼稚到他們從不敢想象過的事情。真難為他了!

    許卓南單手插兜,向雷慎晚走去,走到她跟前時,半蹲了下來。在雷慎晚一臉的訝然中,他沖她眨了下眼,吹了個口哨,然后,“喵——”

    雷慎晚怔怔的,沒反應過來。那記魅惑的眨眼,如同如雷電般擊中了她的左心房,她整個身體都麻酥酥的,失去了知覺。

    底下又已嚎成了一片,“哇!這是一只什么貓?”

    “當然是流氓喵了!”

    “小狐貍!上!上演一記摸頭殺了!”

    他就蹲在那里,她紅著臉,伸出手來輕觸了下他的頭發,小聲嘆道,“可憐的小貓。”

    說完,臉愈發的紅!通紅!

    他怔怔地看著她,曾經,她承受不住他貪得無厭的疼寵時,會賴皮地縮在他懷里,也是這么紅著臉,又嬌又憐地求他,那時他通常會發出一聲喟嘆,“哦,可憐的小貓!”

    一個小小的幼稚的游戲,因為換了場地,有了觀眾,竟然帶給他如此難以描繪的滿足。

    他仍然半蹲在那里,并沒有站起,好整以暇地問她,“我可以開始第二輪了嗎?”

    她點點頭。

    這次,他還沒開始,她便一臉笑意。

    顯然,她想在這次結束與他之間的這個游戲。雙商至高如他,怎么會看不透這些。

    他站起身來,先是轉身,然后猛地朝她俯沖過去,并發出一聲狠歷卻短促的貓叫,“啊……喵嗚——”

    雷慎晚顯然沒想到他會這樣,只覺得他就那么直沖沖地迎面而來,條件反射地便向后躲閃,倉皇間,坐凳向后側翻,眼瞧著她便有連人摔下去的危險,許卓南伸出雙臂,隔著桌子拉住了她。

    這是他們那次分開之后,他第一次以言虎的身份進行的肢體接觸……

    “哈哈哈!這是貓嗎?我看分明就是只老虎,哈哈,我虎哥本性凸現!”

    “哈哈哈!玩游戲我誰也不服,就服我虎哥。”

    雷慎晚真想撕他那張臉。

    原本她準備了一臉的笑意想結束這游戲,誰知被他這么一嚇,驚慌失措間哪還笑得出來,某人卻絲毫沒有半分懊悔,反而沖著大家興致勃勃地反問,“還有一局是不是?”

    “是!”

    “哥哥今晚你可以永遠扮小貓!哈哈哈……”

    “哦,小狐貍啊小狐貍!獵人開向你的槍聲嚇走了我的小貓,你狡猾地逃走了,我的小貓卻不見了,你有沒有看到它啊,喵——”他嗓音低沉,聲音中略帶傷感與無奈。

    “哈哈哈,這又來了一只戲精喵!”

    “準了!可以吸收進我們文化司了!”

    所有人都笑了,雷慎晚也笑了。因為,他那陰陽頓挫的聲音、恰到好處的肢體動作,特別是最后一聲“喵”呆萌的表情把所有人都逗樂了,包括雷慎晚。

    屬于他的三場表演結束,他退到圓圈中央,分別沖四個方向的同學雙手合十致意,“感謝文化司搭建的這個游戲平臺,讓我言某今天體驗了次集體游戲的快樂!”說完他看了看腕表,“大家玩,我還有點兒事兒,先走一步,大家玩得開心點兒。”

    霍延東聞聽也仿佛才想起來一般,立刻站起身來,沖鮑文隆和陳老師揮揮手,兩人一起離開了。

    *

    實驗樓辦公室,許卓南雙手插兜,斜依著大班桌,臉上從未有過的嚴肅。

    霍延東和鮑文隆面面相覷。誰也不肯相信,那個剛才還在玩逗逼的男人,與眼前這個人哪里是一個人。

    “唐三有沒有說這倆機器人什么時間到?”許卓南突然問道。

    霍延東心里流著汗,一般情況下,一件事兒被老大追問,就是他們辦事不力了。他急忙掏出手機,拔通了唐豐的電話。

    唐豐絕對是個懂規矩的,電話接通兩句話就直接要求霍延東把電話傳給自家老大。

    “哥,我下午剛跟宋源溝通過,那邊他們還在做最后調試。”

    “也就是說,外型部分是OK的了?”

    “外型及材料都是成熟技術,他們主要做的是智能調節部分。”

    “三兒……”許卓南就那么叫了聲唐豐的綽號,輕嘆了口氣,掛了電話。

    那頭唐豐像被火燒了尾巴一般,原地轉了三個圈兒。

    老大不滿意,已經都那么明顯了。

    他急急地叫通了宋源的通訊器,開口便是一頓自罵,“我說咱們倆都是豬嗎?”

    “……”

    “我們怎么就沒想到呢?你可以先派人送兩個上一代的產品過來呀,然后你再著重琢磨新一代,我們格林島難道還會舍不得老大用的那點兒材料?”

    這邊許卓南掛了電話,便清楚他所要的東西,明天之內準到位了。他的這些屬下,這點兒悟性還是有的。

    但他仍是嘆了口氣。

    “言虎的這層身份,我怕非但是丟不掉,還得讓他唱主角了。回不去了!”

    “???”

    “她愛上的,是言虎。”

    如果說之前,許卓南還在糾結于兩個身份之間的取舍,那么以過昨晚,他決定了,決定了就用言虎這個身份去愛她。至于許卓南這個身份么,就作為她名存實亡的老公吧。反正,在她那里,新婚夜的那段視頻已將他本尊釘在了渣男柱上,何況,還有她還懷疑他有那莫虛有的“好男色”之嫌?

    “……”

    “哦,對了,下午唐豐反饋的信息,GAL的投資者,正如你所揣測的那樣,確是三太子。”霍延東匯報道。

    許卓南冷笑一聲,“他當這是什么地方,告訴唐豐,既然來了,就都留下吧。”

    “收到。”

    “你剛剛說那家公司叫什么?”

    “GAL”

    “雷慎晚和唐瀟好像給那家公司投了簡歷。”

    “要阻止么?”

    “不用。不過這次讓唐瀟給我把人盯緊了,這次要再出了問題,我可不管她是不是唐家的人。”

    “收到。”

    *

    “小狐貍”的扮演者雷慎晚,成了今天晚上同學們最羨慕嫉妒的人。

    虎哥哥就只跟她一個人玩了一場游戲唉!

    真想和她握握手,沾沾虎哥哥頭上的發香。

    活動結束后,唐瀟與雷慎晚結伴回宿舍,唐瀟還在嘰嘰喳喳地聊著晚上的游戲,突然,唐瀟感嘆道,“Swhite,我覺得言虎老師好像喜歡你唉!”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