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甜妻撩上門 > 第146章 別亂摸!【4000+,加更求月票】
    雷慎晚的這句話,使得某君的注意力果然被調到十一身上來了,某君就那樣只是輕輕地掃過十一,十一就覺得全身一激靈,瞬間回魂,敢忙擠出一個笑容,“嫂子,我……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雷慎晚笑了下,某君便也沒再追問。回過神來只顧著在身邊專業人士的指導下,替她戴上了觀測鏡。

    觀測鏡有些笨重,戴上后某君自己便笑了。

    “很難看呀?”某妃問。

    “啊?沒有。”

    “那大家都不用戴著嗎?”

    這話問的,眾家老大見自家指揮官默默地拿起放在自己手邊的觀測鏡,無師自通地戴上,某妃咯咯地笑得花枝亂顫。

    眾人默,緊跟著紛紛效仿。

    敢情是要丑大家一起丑。

    這里面十一有些犯迷糊,行動最為遲緩,是老七將護目鏡架到他頭上的。

    “十一,別犯糊涂,七哥可不希望有朝一日你被送到我哪里去!”黑暗里,有人低語。

    十一怎么會不懂七哥的意思,七哥哪里,是男人的,豎著進去,躺著出來;是女人呢,囫圇著進去,零碎著出來。他那里,就他媽一人間煉獄。

    平素里,老七也很少出現在公眾場合的,出來也總是戴著眼鏡的,不帶眼鏡的他,大多數人是不敢與他對視的。

    雷慎晚的心里,還是十分震憾的,如果說,剛剛在潛艇上的觀測室讓她大開眼界的話,那么現在,無疑才是真正令她震憾的!

    她戴上觀測鏡,真的就感覺整艘潛水器仿佛瞬間不存在了,而自己,仿佛是一條魚,游弋于深海之中。

    “啊?那是什么?”

    “帶魚!”

    “它們竟然是豎著的!”

    “嗯。它們被稱為是海底的詩人,喜歡90度仰望星空!直到沒朋友!”

    ……

    有人此時如同百度百科一般,好為人師地為他身邊的觀光者充當免費講解員。

    有些人郁悶自己的聽力為什么如此的好——這么騷的言詞、這么賤的笑聲他們十分不習慣的好不好!

    之后,周邊淡淡的紫色越來越濃,漸成灰紫色,雷慎晚以為自己眼鏡有問題,還狐疑地準備摘下來看看。

    “不是眼鏡的問題,能見度會越來越低的!我們馬上會離開光合作用帶,長時間的進入這烏漆墨黑的過渡層。”

    雷慎晚轉頭看了眼浮在空中的標尺數字,-263。

    “哇,快看,那個是不是海獅?”

    “嗯,是的。偶爾會有海豹和海獅把自己的肺縮成一團進行深度潛水的。”有服務人員快速解釋。

    “是嗎?”

    “這里是海平面以下300米,水壓是29個大氣壓,相當于我們每寸皮膚上有個半噸的胖子在跳芭蕾。”

    “啊?!”

    “海獅和海豹還不算個中好手,帝企鵝比他們更牛,一個猛子能潛到這個深度并待上個20分鐘。當然,它們浮出水面時,血液和肺里的氧氣幾乎也就是零了!”

    周辛被碰了碰胳膊,耳邊響起了極低極陰柔輕笑,“你這手下,不怕被扔海里爆肺么?他可不是帝企鵝……”

    周辛嘆了口氣,壓低了聲音回復,“唉!初生牛犢不怕虎哪!”

    周辛咳了咳,原本怵在雷慎晚身邊的工作人員終于反應過來,退回到自家老大那里,俯身側耳聽了兩句,便點了點頭慌慌張張地離開了。

    深藍色的海域,長時間的注視眼睛還是有些不舒服。雷慎晚閉了會眼,睜開時就見一道藍色的亮光。

    “大老虎,那是什么?好亮呀!我們在上浮了么?”

    “沒有上浮,那是藍鯨。”

    “噶?”眾位陪游者隔著觀測鏡面面相覷,自家老大還有一綽號?——“大老虎”

    ……

    雷慎晚只覺得那頭鯨很大,身體也是自帶藍色熒光,像天將亮時天邊的藍光,但隱約的,她是能看清楚藍鯨的輪廓的。

    長久的深藍色令人有些頭暈,雷慎晚伸手擋了擋自己的眼鏡,轉瞬就被拉入一個熟悉的懷抱中。

    她掙了掙,低聲抗議,“大家都在呢。”

    “他們看不見。”他聲音很大,典型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雷慎晚伸手就欲擰他腰間的軟肉,他則低聲輕斥,“別亂摸!”

    雷慎晚便徹底鵪鶉了,他就是故意的。

    幸虧這室內關閉了燈光,否則真是不要活了,她像鴕鳥一般將自己的頭埋入他的懷中,又氣又羞卻拿他沒轍。

    “快看,獨角鯨!”

    原來那個嘴巴上銜著一根標槍似的東西就是傳說中威猛的獨角鯨。它遠遠的直直的朝他們沖來,呲牙咧嘴的。

    雷慎晚“啊——”地驚叫了一聲,有人投懷,自然就有人送抱。

    周邊的其他觀眾剛才其實也有同樣的有被刺穿驚悚感。

    可此時,眾人回過神來,偏偏又不由得疑惑那聲尖叫是不是因為別的?真是令人想入菲菲……

    “靠!太黑了!”

    “1000米以下了!”

    “也就是說,我們正式進入了深海層?”

    “嗯。”周辛應著,“這以下的生物已經自己進化出了照明設備。”

    雷慎晚從某人懷里探出頭來,看著這漆黑的四周,十多年前那種曾經的感覺又來了,漆黑,冰冷。那種即將溺水的感覺……

    “怎么了?小乖,放松!呼吸……”

    此時,游過一個螺旋狀的周身被光帶顯出輪廓的奇異生物游過,在雷慎晚漆黑的四周帶來一束光。

    這光也使大家看到了他們:某妃被某君按在懷中,輕輕地喚著,“小乖……”。

    周遭再沒有任何聲音,大家都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們隨意吧,就當我等是座椅,是畫片,或者是這海水中的一滴水滴吧。

    ……

    各色各樣的奇奇怪怪的動物,還有的像天空中的星星拼成一起的。

    “深海的動物怎么都長得那么肆意呢?”

    “可能因為沒人看見,它們覺得隨便長長就可以了!”

    有人咯咯地笑了,在懷里輕顫,某人很是享受。

    也有人終于忍不住,破了功,笑出聲來,“還別說,真的是長得都挺難看的!”是唐豐。

    “周辛,給大家做做向導。”

    老大發話了,周辛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氣氛如此一來,漸漸熱烈起來。

    “那是一頭抹香鯨!那是大王烏賊,他們在惡斗,我們此行還比較幸運,他們幾次都沒遇到過。”

    “所以我們必須加速!我們得避開它們,避免被誤傷了!”

    “我們現在所處的是全世界海洋的平均水深!3800米!”

    “現在我們所處的是深淵水層帶,這里的生物中,大多已進化為瞎子,用它們的觸覺器官代替了視覺器官。”

    ……

    “這里是水下6000米,我們已進入了超深淵水層帶!這里往下,基本上已鮮有生物了。”

    “繼續深潛吧。”

    ……

    “這里已是海底8850米,也就是珠峰倒插海底的深度。老大,我們返航么?”

    “大家的意見呢?”

    “返程吧。”

    “那就以大家意見為準。”周辛心想,這是我們K6服役的最深記錄了,我們所處的這處海域即將要到達海底的最深底部了。周辛默默地擦了擦額頭的汗,趕緊吩咐潛水器返航,仿佛生怕某人一時又變了主意似的。

    懷里的人,一雙手緊緊地握著他的,但卻早已沒有起初的顫栗。

    返程時,剛剛潛水時遇到的那些生物,有的還能遇到,只是不知道此它是否還是剛才的它。

    返程的時候,雷慎晚顯然沒了剛才的興致,窩在他的懷里,長時間沒說話,剛開始只是沉默地看時,后就就歪在他懷里睡著了。

    室內又進入了無聲時代,工作人員進來,給大家端來了飲品,往返都盡量躡手躡腳的,做賊的一般。

    雷慎晚迷瞪了一陣兒,醒來時,只見潛水器內已開啟了弱光。而她,就那樣大啦啦地躺在某人懷里,抬眼看見,某人的胸前,有著淺淺的濕痕。

    再看四周,哪里還有其他人?

    “他們呢?”

    “出去了!”

    “到了?”

    “嗯。”

    “你怎么不叫醒我?”她紅著臉嗔責,他活動了活動自己早已僵硬的右臂,寵溺地笑著,卻并沒回答她。

    “能走么?”他問。

    她點點頭。

    “你倒還好。十一剛才吐的!明擎是被扶著出去的!他倆竟然有深海恐懼癥!”

    雷慎晚驚訝地反問,挽著他的手臂走出潛水器。

    再見陽光,真是覺得久違了,雷慎晚伸開雙臂,擁抱著這陽光,海風,剛才在海底,真的是曾經一度很絕望。

    但,有他,有他們,后來倒還是撐了過來。

    幸虧有他?他一直握著她的手!

    他是誰?他是否真的知道她曾經的心癥?還是?這只是巧合?

    *

    周辛安排的正餐,眾位老大與三位金鋼全體建議,要求給他們一個偏廳就行了。周辛笑了笑,不行,兄弟不就是用來有難同當的么?

    正餐之后,某君要陪寵妃去視察空研部。原本也是有幾個曾要求跟上去看熱鬧的,此時刻卻紛紛易念,準備以自己當下有如何重要緊急的工作需要處理,不再陪王伴駕了。

    當然,周辛得除外,誰讓他是東道主呢,逃不掉的。

    雷慎晚起初沒覺得怎樣,十一請辭時,她便抬手一指,“你又沒什么事兒,你得留下!”

    十一當下就跳了起來,“我怎么就無事?”

    雷慎晚似乎受了驚嚇般地回看某君,某君抬起頭來,一記眼刀——有事也推后。

    十一張了張嘴,回復,“是。”

    老七本來也欲請辭的,見狀,未敢言語,老三亦是。如此,三大金鋼繼續隨行。

    *

    空研部與海研部相反,它有著這座島上最高最耀眼的地標性建筑。那幢遠遠看起來有如燈塔一般的建設物,嵌著瑰麗的藍邊。

    暮色四合,雷慎晚被他十指扣手地牽著,走在前往這幢大樓的臺階上,如登大寶般。

    夕陽西下,那個黑發白裙,衣袂飄飄的女子,身上被灑了抹玫瑰金光,走在后面老七暗自思忖,如果這個女人真是對手派來使的美人計,那么,誰又能幸免呢。回過神來,突然對自己涌上心頭的想法感到莫名的后怕,敢緊快走了幾步,跟了上去。

    空研部相較于海研部,人口密度要大的多。也可能因此,門禁設置似乎比海研部更頻繁,每一處的門禁,都需要周辛的右手食指密碼及瞳孔密碼,而且不同的關卡先后次序還不一致。

    有了此等的通關文牒還不止,除了周辛,其他人都無一例外地需要過安檢。

    檢查十一的是個年輕的小姑娘,小姑娘的動作許是細致了點兒,導致周圍人都被檢查完了,他這里還繼續著。

    十一有些不耐煩,但脫口而出的話卻是:“妹子,咱能快點兒不,那地方除了一把‘槍’外可啥也沒有了!”

    小姑娘彼時手正檢查著他的腿部內側,聞聽此言,變了臉色,抬肘“咔”地便頂在了十一的小腹上。

    十一是真沒注意,否則也不可能躲不開,這一肘挨得結實,小姑娘紅著臉,氣鼓鼓的,“有槍了不起啊!沒子彈它就是繡花槍!頭,快來伺候這位有槍的爺!”

    剛剛還只是胸膛起伏的老三此時笑出了聲,就連平素里那陰測測的老七,也別過頭去,胸腔劇烈起伏。那個跟他過不去的某妃,就笑得更夸張了,像個樹袋熊一般地拖著老大的手臂,否則她得笑得蹲到地上去。

    十一回瞪了那丫頭一眼,那丫頭用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回瞪著,哪里有半分懼色,氣場甚至比他還足。

    罷、罷、罷,十一憤憤地盯著那丫頭,心想,總有一天,我讓你認得我……的這桿“槍”。

    一個小插曲,倒是把十一的神勾回來了,眾人覺得他又是那個賤,直,糙,永遠脫離不了低級趣味的賤十一了。

    空間觀測室,在頂層。

    整幢樓的頂部透明,而觀測設備就鑲嵌在樓宇那透明似玻璃的穹頂中,使得進入這里的人,抬頭很容易便看清了天上的星星、月亮,以及那無窮無盡的宇宙。

    湛藍的天幕中,那些星辰如寶石熠熠發光,又如絢爛的流星雨一般。浩瀚、深邃、美麗以及神秘。

    “那是什么?”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