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甜妻撩上門 > 第145章 雄性動物擁有的所有屬性他都具備【4000+】
    “所以你們不用緊張,怕我蠱惑了你們偉大的指揮官。這趟旅行結束,我和你們老大就一拍兩散各回各家嘍。當然我得慶幸自己生在了現代,否則擱古代,那可是要被浸豬籠的!”

    “這怎么可能?”

    “這,怎么就不可能?”

    “你可是被他帶到兄弟們面前,承認了身份的……”

    十一急了,還想說點兒什么,就見休息室的門被推開,那個剛剛被告知是個第三者插足的人走在了最前面,后面跟著的是五大執行官。

    “十一,去把他們都叫過來。”

    十一顯然還沒緩過神來,愣了一下才“哦”了聲出去了。

    *

    “你欺負他了?”某人快步走了過來,低聲問道。

    雷慎晚的美目一轉,“他人高馬大的,我能欺負得了他?”

    某人似乎也覺得這話說得極為“有道理”。十一那皮糙肉厚的,他一定是看岔了,才看出他似乎有點兒委屈巴拉的。

    他扣起她的手,轉身過來,“這周辛和唐豐你見過了、來認識一下我們另外三位執行官,這三位分別是秦翰、宋源、明擎。”

    他的話音剛落,雷慎晚便欠身問好,“三位領導好!”

    ……

    明擎伸出手來,另外兩只不約而同地咳了起來,明擎微怔。

    此時雷慎晚也已伸出手來,明擎趕忙握上,熱情地問候,“嫂子好!”

    頻頻被人叫嫂子,雷慎晚還真是不習慣,她臉紅了。

    周辛輕咳了聲,朝大家道,“阿擎剛剛還吵吵說餓了?還有誰餓了跟我來,看我今天準備的自助餐還能不能吃兩口,大家今天敞開了吃,我保證回頭向你們財務部只寄一頓餐的費用帳單。”

    “我去!”大家紛紛數落他葛朗臺。

    但他這一出聲,真是瞬間解放了大家。都是人精式的人物,瞬間便極其自然地打了招呼離開現場,分布于取餐臺的各處。

    某人便極其順意地將還紅著臉的小貓收回懷中。某貓還不習慣當著眾人的面兒如此,臉上愈發的紅,掙了掙,沒掙脫,最后被他攬著帶出了休息室。

    原本四散在各處取餐的眾人此刻拎著個空空的餐盤迅速又聚在了一起。

    “指尖觸上柔胰的感覺怎樣?”唐豐打趣明擎。

    “靠!你們幾個不地道。”明擎急了!

    “關我們什么事兒?!你他媽還以為是兩國元首會面呢?還握手?你咋不貼面呢?”唐豐繼續。

    “哈哈,我們小明擎平時精得跟猴兒一樣,今天主要是出門腦子落家里了……”秦翰補刀。

    唐豐拍了把明擎的肩頭,善意提點,“老大呢,現在就是一普通男人。雄性動物擁有的所有屬性他可都具備。”

    “兄弟,我剛剛就覺得,老大那一道眼神仿佛就是一把青龍偃月刀,朝著你的手臂就去了。染指大哥的女人,你真是有種!哥哥我對你的敬仰有如三千尺的飛瀑涌入江河滔滔不絕……又如浩瀚的星空擴張到了外星系般波瀾壯闊!”唐豐在一邊陰陽怪氣地贊嘆。

    “嗯,我覺得我們以后都得機靈點兒!對老大的女人,既不能太冷淡,更不能太熱情!否則,就有可能變成第二頭豬!這叫新時代的伴妃如伴虎哈!”宋源總結出新的行事準則與大家共勉。

    眾人哈哈大笑。

    “我們特勤隊的那幫小子現在都叫她寵妃呢。”唐豐補充介紹。

    “那我敢肯定那絕對是賤十一干的。明擎,我感覺第二頭豬的位次輪不到你了,賤十一排你前面兒了,你就做第三頭吧……”宋源再度總結。

    明擎做舉手投降狀,大家再次哄堂大笑。

    *

    雷慎晚被艇上的專業人士指導著已經穿上了專用特制潛水服,她現在像只笨企鵝一般,站在旁邊看著某人正在自行穿上特制的專用裝備。

    他的動作很訊速,顯然不是第一次,旁邊的兩位專業潛水員輪流檢查著他們的裝備,額頭似乎都沁著細細的汗。

    “可以出倉了么?”他問。

    那個滿頭大汗的潛水員此時的臉色忽白忽紅,恭敬地回了句,“指揮官請稍等,我去請示執行官。”

    當五大執行官進來看到清楚眼前那兩個穿著專業潛水服的人是誰時,震驚、無奈、外加各種要發瘋的節奏。

    這人是不是該和夏桀、商紂、周幽王、唐明皇等人齊名了?

    瘋了吧?這顯然是要陪著寵妃出艇的節奏!

    某人看了眼他們,當然知道他們要說什么,一個冷冽的眼神,仿佛一道無聲的命令,“我此刻不希望從你們哪兒聽到任何的建議和意見。”

    “周辛,剛才那兩個專業人員業務素質是過硬的吧?”

    周辛點頭。但還是又親自上前,再次檢查了兩人的潛水械備,最后說了句,“械備沒問題。”

    雷慎晚有些怔愣,她穿著這么密閉的潛水服都沒冒汗,五大執行官怎么倒熱得是一頭的悶汗。

    “那就準備開倉!”

    *

    隨著“開倉”一聲令下,雷慎晚就感到一陣巨大的推力將她推了出去,不由得驚叫了一聲,茫茫的深海里,她感到自己像行走在棉花垛里,使勁走卻仍發現原地未動。

    “小貓!手腳放松點兒……很安全的,別亂撲騰,我來帶你!”聽筒里,傳來他低沉卻帶著笑意的聲音,她的心瞬間安靜下來。

    她微微轉頭,就發現他就在自己身旁。

    湛藍的海水中,隔著護目鏡,她看到了他目色里的溫柔。

    剛剛入海時的恐懼漸漸離去,她也漸漸被他身邊的景色所震驚。五彩斑斕的魚群在他們身邊穿梭、嬉戲,美麗的紅珊瑚自帶光源,絢爛了這整個的海底。

    一條寶藍色的小胖魚調皮的繞著雷慎晚轉圈兒,雷慎晚想捉住它,伸手一抓,才覺得自己被扯了一下,回頭,她的潛水服攀帶在他腰肩繞了幾個圈緊緊扣著。

    她皺了皺眉,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被拴在了褲腰帶上了么?

    “想捉一只么?”他看著她,聲音會有稍稍延時地通過傳話器傳到她耳中,她清楚地聽到他低沉的笑聲。

    她笑著回望著他,那神情充滿:搞得像你能捉到一樣。

    他沒有回答她,雷慎晚只是覺得自己被扯了下,手忙腳亂地下意識地便抱住他。待整個人站好時,就見那只小胖魚就在她眼前擺尾。

    “哇!你怎么做到的?”

    “不告訴你。”

    “啊啊啊!我要帶它回去,我要把它當寵物養在缸里。”

    “嗯。”

    *

    觀測室內,五位執行官與三大金鋼目瞪口呆地透過大屏幕望不遠處深海的一切。

    自家老大穿著潛水服,帶著自己的女人閑庭信步地欣賞著海平面-30米處的美景。

    周辛平素里不善言辭,此刻表示壓力很大。宋源更是。因為根據老大安排的,海研部和空研部結束,下一個項目,就是去參觀他的智能部和生研部了。

    “我嚴重質疑,這可能是對手使的美人計?”

    “十一,你剛才怨阿姨沒把你生成女的,我不屑于你的想法,現在我取消自己剛才對你的評判!”

    “十一?你……怎么了?”唐豐瞧著十一,這家伙那是什么眼神?這愣小子該不會是真想著清君側吧?

    作為十二大金剛的老大及直屬領導,這幫孩子整天讓他操碎了心,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哦,沒什么。”十一回過神來。

    老七其實在十一最后從休息室回來就察覺到不對勁。剛才,十一看某君和寵妃的眼神很詭異,他也隱隱地有些擔心。

    周辛邀請大家一邊去喝茶聊天一邊觀摩年度偶像大劇:某君與寵妃的海誓山盟……

    “太魔幻了吧?老大怎么做到的?難道他連魚都能征服?寵妃看重的那條小藍魚,為什么那么聽他的話?”

    “他手里,有個音頻設備,發出的電磁波可以跟魚類對話,特別是雌性魚類。”

    我去!周老大這兒還有這黑科技,把這給老大泡妞,害他們誤以為自家老大快要成妖了!

    ……

    “周辛,這多久了?他們是不是該入倉了?”唐豐笑著提點。

    “這隔著屏幕和海水都能感到甜齁的狗糧味道,誰敢催促?”

    “這種上刀上下火海的事情,”唐豐放下茶杯,擼起袖子,“讓我來!”

    唐豐雖是主動請纓,但在喊話簡前還是清了清嗓子才打開了話筒。

    “……呃,尊敬的指揮官閣下,海研部的專業人士剛剛給周部長提點說,平常人第一次深潛,超過20分鐘,后期可能會有身體不適或是不良反應……,您看……”

    “……現在距20分鐘還有多久?”

    果然。

    “2分鐘。”

    “……準備收倉。”

    “叭!”唐豐很利索地關了話筒,聳了聳肩。

    宋源走下卡座,表示要送上自己的膜拜的膝蓋。

    *

    各位老大和幾大金剛目光炯炯地盯著海底那從頭至尾牽在一起的手,以及自家指揮官腰間的那條萬分醒目的束縛帶。

    老大,您這么做真不怕影響您做為指揮官的威嚴么?

    “周辛,”指揮官那低沉冷咧的聲音隔著話筒傳在整個艇倉里回旋,原本坐得七歪八倒眾人不由得都坐端正了幾分。

    “這條魚能帶回么?要活的。”

    “呃,可以,我派專業人員帶專業工具去接你們。但是,估計小魚在專業工具里也不能活多久。”

    “派人來!”

    “不要了!”

    眾人清楚地看到和聽到了海里的兩人為是否將小藍魚帶回而意見不統一。

    但最終,意見統一了。聽寵妃的。

    *

    周辛勾唇一笑,唐豐也沖他豎起了大拇指。

    大屏幕上,那條小藍魚重獲自由,快快地逃走了,再也不敢糾纏某君和寵妃。

    兩人重歸倉里,脫掉裝備恢復了自由身,寵妃顯然很興奮,只是臉色稍稍的有些許的蒼白。

    其他人都裝作無意地,掃過某君臉上始終帶著微笑,那從未離開寵妃眼神,以及與寵妃十指相扣的手。

    我去!老大,您這樣一幅沒見過女人的樣子眾兄弟表示很……

    十一從頭至尾一直低著頭,老七一直跟在他身邊。

    *

    兩人稍作休整,周辛便上來匯報,“下一步都準備好了。”

    某君點點頭,低頭詢問某個還戀戀不舍地盯著觀賞屏的寵妃,“想不想乘更專業的潛水器去更深的海域?”

    周辛聞聽就是一陣腿軟。

    大爺,我可是讓海研部興師動眾的準備了近兩周,怎么原來你這決定還是兩可之間哪?!

    眾家老大與三大金鋼也是面面相覷,怎么,說了是邀請我們來參觀海底世界?我們明白是順便也就算了!怎么現在連順便也不一定能順便得了了?

    寵妃貌似有點兒懵……但她——點頭了!

    前來搭順艇眾位:慶幸啊……

    *

    周辛前面帶路,眾位老大跟在后面,十一厭厭地落在最后,老七在過道口頓住了等他。

    “你怎么了?別他媽掃了寵妃的興,回頭讓暴君把你扔深海里爆了血管!”

    “看不慣!”

    “嘖!你還真來勁了!”

    “我說你該不會是對咱家老大有什么想法吧?”

    “你這醋意這么濃?!難不成還真把人家寵妃當情敵了?”

    十一平素里,好開玩笑,今天竟平著臉沒有接茬。

    老七感到確實是有些異常了。他拍了拍十一的肩,什么也沒再說,兩人一前一后進了潛水器。

    潛水器分兩部分,他們所處的是觀測室,這是一款專門用來科研的潛水器,不是他們海研部最新的型號,卻是周辛可以打保票,安全設施最好的型號。

    海研部最先進的潛水器,雖然已服役過兩次科研,一次軍事控測,但還是被周辛在最后關頭撤換掉了。他可實在沒有勇氣拿某君和眾位老大的人身安全開玩笑。

    就這,這艘號稱安全系數最高的潛水器本次下水還是被他派了兩組專業人士進行了全方位的安檢。就在剛剛,第二組專業人士才在第二次檢測完畢回母艇上待命。

    “你們兩人之前潛過可以不用陪著!”

    周辛和秦翰抬頭,見自家指揮官沖他們兩人發話。

    周辛還未說話,秦翰便先笑了,“那都多久的事了,這么先進的設備今兒不是借著您和嫂子的東風,周頭什么時候能如此大方呢?”

    周辛也笑了,“我也是,平素里見的最多的,都是些視頻材料而已。再說也并沒有到地心的最深處。”

    某君點點頭,吩咐了聲,“出發吧”,便自顧自的就準備幫身邊的某人戴上觀測鏡。

    雷慎晚瞧了眼十一,沖他“咦”了聲,“十一臉色不好呀!身體不適的話,留下來休息吧。”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