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甜妻撩上門 > 第143章 她簡直就是個惡魔好不好!【4000+】
    雷慎晚本來以為,今晚會不一樣。結果,今晚果真不一樣。

    她不知道,他的體力怎么可以那么好?

    做了那么多俯臥撐,他竟然還有力氣……做運動。

    她像往日里那樣哭著求他他也沒有放過她。

    她真后悔沒讓他做512個俯臥撐。

    但她也后怕,萬一他做了512個俯臥撐的話,她今晚會不會死在這種事兒上。

    ……她最后是丟臉地暈了過去的。

    看著她最后暈倒在懷里,某人有點兒心疼。今晚喝了點兒酒,有點兒控不住自己,再加上她今晚那赤果果的想逃開他疼愛的小心思,令他的心里的確是有幾分懲戒的意思。

    *

    雷慎晚第二天起床時,身邊并沒有人,但身上四肢百骸傳來的酸痛的感覺,她皺了皺眉,那個人,真是體力好得不像話。

    想到昨天晚上,她就羞憤得要死。

    那個人怎么能“恥”度那么大,她可是被逼得什么丟臉的話都說了,可他還是沒放過她,把著她一直做到天將微亮,最后她暈過去,他才罷手的。

    NND,難道他就不累嗎?電動的?開關一開就……

    雷慎晚突然坐起,難道他是機器人?

    這里的人工智能如此的先進,他到底是人還是機器人?

    躺在床上,腦子逐漸清醒,也開始胡思亂想。

    他們真的是一個人嗎?剛開始,她幾乎是確認的,可隨著兩人之間越來越多的差異,她現在真的有些不確定了。

    昨天,貿然闖進他的書房,就起了心思,順手翻閱了寫過批注的書籍,也看到了幾份他在材料上的簽字,那字體,還真不是一個筆體。

    難道她真的認錯了人?

    天哪!那她豈不是婚內出軌了?

    不,不能再想了,再想她就要真瘋了。

    *

    雷慎晚穿了衣服下樓時,就看到了不知什么時候等在一樓的Joe,雷慎晚一個眼風殺過去,Joe舉起雙手。

    顯然,她已經知道真相了。

    真相么,真相便是,Joe原本就是“言虎”昨天晚上安排在這里接待她的。他其實早知道她的身份。

    Joe原本就是特勤隊的,他們其實是一起的。年輕人,本就好玩,當然也有捉弄她,給她一個下馬威的意思,沒想到,竟被她給了個下馬威。

    “他們逼我的。”

    “……”

    “主要是你太配合了!”

    “……”

    “其實大家挺喜歡你的。”

    “……”

    “大家主要是想看看,什么樣的女人把大哥迷得七葷八素的。”

    雷慎晚不說話,自顧自的享用伊萬呈上的早餐,Joe只能站在旁邊看她對著桌上的早餐發狠。

    “喂——,你也真能睡!這都幾點了,你才起來?”

    雷慎晚真想把手里的面包扣他臉上。

    他繼續笑著,整個就一兵痞子,哪里還有昨日里清純小哥的感覺。

    “你吃完早餐是出去玩還是繼續補眠。”

    她沒說話。

    “好吧。那你補眠吧。我知道大哥體力好……但沒想到會那么好!”

    于是乎,斯文帥氣的Joe,干凈整潔的天藍色襯衫上,被面包的黃油弄出了大大的一坨。

    有人終于凌亂了,手足無措外加不可置信。

    “騙子!”

    “我發誓!我昨天說的,除了我是空研部的那句不實,其他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話。”

    雷慎晚整個兒一幅“我不想跟騙子說話。”的神情。

    “不打不相識嘛!這樣,看在昨天你那么英勇地護在我前面的事情上,我發誓,我從此刻起絕對不騙你,成不?”

    “哎,十二大金鋼中,我是最良善的了……你不是想了解這里的一切嗎?去不去?你不去我可就真回了。”

    “十二大金剛?”雷慎晚問。

    “天,姑奶奶,你終于肯理我了。對,這里特勤部有十二大金剛,我排最末。昨天跟你對陣猜拳的排第十一。我們十二大金剛按地支排序的,我排亥,他們通常也叫我豬,所以我的英文名,Joe,音接近。”

    *

    雷慎晚再次走出小樓時,Joe愣了一下。

    剛才見過她穿女裝的樣子,再看她現在男裝的樣子,心道指揮官的小甜心還真的是顏值逆天到亦雌亦雄。

    其實昨晚,他當時一度真把她當哥們的。

    *

    Joe召來一輛騷包紅的跑車樣子的無人駕駛工具,兩人上了車。

    “去哪兒?”

    “Supermarket!”

    Joe點點頭,沖著跑車吩咐,“蘇媽!”

    Joe發誓,明天說什么也不會跟眼前這惡魔出來溜街了。眼前這人,可是真是跟大哥是一國的,真的比大哥還記仇。

    早晨在訓練場,十一被大哥找了個不是,體罰俯臥撐;但對他,卻沒有一句重話,只是訓練結束時叫過他,吩咐他今天下午16時的時候去指揮樓,說她如果去街上,麻煩他給做個向導。

    難道會如此簡單?當時他就置疑了。

    但大哥還真就非常客氣地沖他道謝。

    他現在才知道,大哥的懲罰,真的是量刑而定的。

    他此刻只覺得,他想殺人。

    她簡直就是個惡魔好不好!

    下午,在Supermarket,她買了些日用品,低調客氣地請他幫忙拎到車上去,他本就有將功折罪的念頭,此刻自是二話不說,哪知道,她竟然給他鋪墊了這些。

    晚上的訓練場,Joe正在嚴肅地給隊員們做每日一訓。

    有部下說,場外有一個機器人送來快遞,說必須隊長驗貨簽收。

    他有些愣,最近他沒買什么東西呀,轉念一想,又不太確定,于是招了招手,機器人快遞員便駕著貨車進來了。

    Joe有些愣了,眼瞧著快遞員從車上迅速地搬下七個碩大的箱子。

    “什么東西?”

    “定制娃娃。”

    機器人快遞員的話音剛落,場上便響起了震天的笑聲。

    “你送錯地方了吧?”Joe爆紅了臉。

    “今天跟你一起去生活區的朋友說必須這個點兒上送到這里。”快遞員鏗鏘回復。

    “不是,我沒要這個。”

    “錯不了的。一次性要這么多,我臨走前還專門核對了下帳戶信息,地址不會錯的,再說,我已經確定,您就是Joe長官,還需要我現在調出購買視頻與你核對當時狀況么?”

    “哦,不用了。”Joe馬上否認。

    “那么請長官驗貨。跟先生一起去的朋友說,先生這人挑剔,若是有任何瑕疵或不滿意的地方,會投訴……”

    Joe已經在暴走了。

    “長官,我們的產品一極棒的!祝您生活愉快!”快遞員樂了,還沒見過這么靦腆的客氣,“還有,您已是我區的VIP,下次有需求我們可以打五折的……”

    “哈哈哈哈哈……”

    “哇……哈哈哈哈哈……”

    “七個?一周內不重樣么?哇……哈哈哈哈……”

    一幫手下笑瘋了!

    *

    “言虎”晚上回來的時候,在一樓便能聽到三樓的歌聲,看來這家伙今天復了仇心情不錯。

    想想他們轉述的十二紅著臉想切腹的樣子,他自己都笑出聲來。但轉念又一想,這小東西竟這么記仇,那到時候會怎么待他呀……

    想著想著,竟已到了臥房門口。

    “回來啦?!”她轉過身來,張著雙臂,很乖巧地向他討要抱抱,同時踮起腳尖,熱情地添著他的唇。

    她這么主動,他又何樂不從。

    單臂籀緊她,不由得便加深了這個吻。

    她少有的熱情,那張軟得不可思議的粉唇微微地張著,輕輕溢出幾個熟悉悅耳的單音節,一雙美目此時愈發的迷離,他一下子便被點燃了,一扣手拖起她,將手臂豎起,護著她的頭,反手將她抵在臥房的門上。

    她的小手不安分地偷襲他的后腰,他的尾椎骨立刻騰起一種直抵天庭蓋的酥麻。

    此時無聲勝有聲,所有的言語都抵不過醉人的股體糾纏,他本就是餓了許久的熊,終于得到垂涎了好久的蜂蜜,天天討著吃都開心死了,何況還是送到口邊的。

    當他聽到沖鋒號,披掛上陣三軍對壘準備開戰之時,卻摸到了一個厚厚的東西,他不可置信地望著她,“小貓,你這么玩會死人的!”

    她笑得眼睛亮睛睛的,“那你想不想……要個娃娃?”

    他一愣。

    “他們有沒有給你定制的娃娃?”她沖他眨了眨眼,他此時覺得,明天的決策會上,安排十二去空間站。

    “沒有。”

    “那我給你定制一個好不好?”

    “不要。”

    “龜毛!雖然是贗品,有總比沒有的好吧?”

    他隨即惡狠狠地拍了把她的屁股。“安分點兒!再不安分我不在乎浴血奮戰!”

    “……解決生理需求又不丟臉。”

    她才不怕呢。她知道他不會、不敢,也不舍得把她怎樣。這幾天她可是有免死金牌的,她從沒有在任何時候,如此的喜歡和感謝大姨媽。

    她,平日里清醒時在床上總是躲著逃著他,這兩天卻有恃無恐,睡覺一定要他抱著,否則就翹著嘴鬧脾氣使性子。

    可憐他晚上上面抱著她,下面卻悄悄地墊隔著部分被子,隔離開她。他暗暗發狠,待過了這幾天,他可都是要累積著討回來的。

    *

    雷慎晚白天是睡了一天覺的,生物鐘這兩天已完全顛倒。此時夜半,還還精神得像只貓,突然想到自己心中的疑惑,盡管兩種結果都不是她愿意接受的,但還是壓抑不住內心探究的欲望。

    眼前,擁她在懷里的這個人,倒底是誰?許卓南?言虎?還是機器人?

    她輕輕地昂起頭,仔細在他臉上觀察著。

    他們是不一樣的,總不可能是大變活人吧。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動作也是絲毫未見收斂的,說明他也不怕假鼻子或假胡子被扯掉了。

    扯掉胡子?

    想到這里,她伸手到他顎下,剛準備動手,就聽他無奈的輕斥,“慎兒,別鬧!”

    她的心中一驚。“慎兒”這兩個字,可是許卓南對她的專屬呢稱。難道他真的是……

    他突然便將自己按向懷中,仿佛怕她繼續淘氣,將她的手手捉住,分別夾在自己兩側腋下,任由她向八爪魚一般掛在他身上。

    她扯了扯,沒扯動,最后也迷迷瞪瞪的睡著了。

    感覺到懷里的人氣息平靜,他睜開了眼睛。

    今天,確實是習慣。話一出口,他心中一驚,瞬間睡意皆無,只感到放在他額前的那只手半天未動,她,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莫名的心慌,少有的不踏實的感覺,那種糾結,想她恢復記憶,可又怕她恢復記憶。

    歲月靜好,她在懷中,眼前的時光,真的就像偷來的一般,但凡事搭上個“偷”字,總是不安的。

    *

    翌日,雷慎晚醒來,身邊依舊是沒有人的。看了看床頭的鐘表,這是她最近一段時間起的最早的一次了。

    突然間覺得十分的委屈。她隨他此行,好像他們之間除了無休無止的肢體交流外,他從未關心過她的內心,或者說她對他來說,僅是為了滿足他那永無滿足的欲望。

    伊萬對她這個點兒上走出臥房門顯得非常驚訝,“先生說今天等您一起用早餐,我還不相信呢,看來是真的。”

    “他還在?”

    “在書房。”

    雷慎晚的胸中,突然從剛才的烏云密布瞬間晴空萬里。

    整個人蝶兒一般地向書房飄去。

    “他們父子叔侄,過河拆橋這招用得巧哪!他們最近是太閑了!讓阿騰給他們找點兒事情……就從C國動手……”

    “太太……”伊萬在樓下呼喚,雷慎晚一驚,隨即反應過來,夸張地跳著腳道,“Stop!伊萬,我們說好的了,我來催先生用早餐,不許跟我搶功!”

    雷慎晚“咚”地推開門,“言虎”手里的電話剛剛放下,看著她,眉目舒展,“起來了?”

    “沒想到,你的書房還蠻壯觀的!這些書你都讀哪?”

    他滿目的寵溺地笑著,“其實我非常不想告訴你,這東西只是你男人我弄來裝點門面的!”

    “……”

    “我曾經還想弄副眼鏡來戴戴,他們說眼鏡戴久了會長眼袋,我就放棄了。”

    雷慎晚笑彎了腰。

    *

    兩人手拖手的下了樓,早餐開始之時原本兩人坐對面的,后來吃著吃著就疊一塊了。單純的伊萬有點兒驚震,他還是第一次見他的主人給別人當真皮沙發。

    “你今天怎么沒去工作呀?”

    他嘴角抽搐,“請假了!”

    “任性。”

    “我不請假,某個小東西難道不會鬧別扭!”他輕輕地捏了捏她的鼻子,捏得她輕啟紅唇,他及時的以吻封緘。

    早餐吃了那叫一個你噥我噥,都是雷慎晚愛吃的,她吃飽了肚子,他吃飽了她的豆腐。吃人嘴軟,他只能答應她今天親自陪她去每個區轉轉。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