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甜妻撩上門 > 第64章 我想求你……
    一圈、兩圈……二十圈了,雷慎晚覺得自己越跑越輕快。

    汗水仿佛帶走了她所有的焦慮、不安、以及患得患失。在奔向終點的時候,她甚至還加快了速度,在沖向終點的那一刻,她的右手高高舉起。

    今晚,應該是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她繼續行走在操場的跑道上,每次跑完步,她都會繞操場走上一圈后再做拉抻。

    “雷慎晚——”

    身后傳來陌生的女人聲音,叫著的卻是她熟悉的名字。

    她步伐放緩,卻沒有立刻頓住,更沒有立刻回頭。

    她清楚“雷慎晚”這三個字在異國他鄉意味著什么,更何況在這個國家她從始至終的身份可都是“Swhite”,就算是熟識的人,也不會如此公開地喊出她自己的本名。

    她又繼續向前走了一陣兒,才佯裝系鞋帶的樣子蹲了下來。

    一個米色風衣、小腹微微隆起,穿著舒適豆豆鞋的女人站在跑道邊上。雷慎晚的目光落在她的腹部時,后者下意識的便將風衣緊了緊。

    來人,雷慎晚認識,太認識了,沈蔓。初戀男友耿嘉宥現在的太太。

    剛剛平靜下來的心此刻瞬間翻騰起來,汩汩地冒著的酸汽,仿佛要放進多少堿面兒都無法中和的樣子。

    她終究還是做不到心里毫無漣漪,但她必須強迫自己要裝得體面一些,因為她曾經在這女人面前一敗涂地過。

    “可以聊兩句嗎?地方……在哪兒都行。”沈蔓說話時竟有些局促。

    雷慎晚用毛巾擦了擦額頭的汗,點點頭。

    “晚兒妹妹……”

    “還是直呼我姓名吧。”

    沈蔓有過瞬間的尷尬,猶豫了下,才又開口,“晚兒,我來,是想求你,讓柯越北放過嘉宥吧。”

    雷慎晚皺了皺眉,“你求錯人了吧,你得去找柯越北呀。”

    “可是他們都說柯越北他只聽你的。”

    “你聽誰說的?”,雷慎晚突然便笑了,單手插兜,身體欠前,壓低聲音在她耳邊道,“這么喜歡聽故事呀?那你有沒有聽說過,耿家少主曾經是最聽我話的?需要我給你講講么?”

    耿太太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右手護著小腹,雷慎晚見狀臉色便冷了幾分,“耿太太,我曾經以最猙獰的面孔出現你的婚禮上,你竟放心,來求我?”

    “如要在‘失去他’和‘要他死’之間選擇,我寧可選擇前者。”

    “聽著夠偉大的哈!”雷慎晚雙手插兜,嘻笑著踢掉跑道邊兒一顆石子兒,“耿太太,恕我不能配合您的偉大。再見了。”

    “雷慎晚,我當然沒有忘記,你曾經在我的婚禮上,差點兒就帶走了我的丈夫。可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我又豈會跑來找你?這里有一個視頻,如果你看完還是現在的決定,那么我認命,嘉宥也認命。”

    耿太太將一個小小的存貯器遞了過來時,雷慎晚并沒有接。她便將存貯器塞進雷慎晚的懷里,轉身跑了幾步離去。

    那存貯器在掉到地上的瞬間,“啪”地被雷慎晚踢飛進了操場的草坪里。

    ……

    幾分鐘后,操場上,一個正在做著舒展運動的中午男人側過頭,通過耳機低聲問道,“先生,那個存貯器被踢進草叢了,要不要撿回來?”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