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甜妻撩上門 > 第9章 投訴,她的衣服太涼爽
    雷慎晚勾唇笑了,隨之,將手里的飲用水以完美的弧線“咚”地扔進了不遠處的垃圾箱,“謝謝,我也這么覺得。”

    她轉身便走,當然,她也聽到了身后人那低沉卻肆意的笑聲……

    雷慎晚來到圖書館時,圖書館的空位已經沒幾個了,她好容易找了個角落的空位,走過去看座位上放著本書。

    于是抱著懷里的書繼續找,在發現一個目標時,就見身邊越過一抹粉紅,再看那位子,已經有了位粉紅姐姐。

    天哪,要不要這么拼呀。

    其實,雷慎晚只是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她現在所住的公寓無疑是最安靜的,但公寓里卻也恰恰是最安逸的,她怕自己扛不住公寓里那些個叫安逸小賤賤們。

    自習室她剛剛已經去過了,不是坐著人就是座位上放著書包或者書,沒想到圖書館的現狀也不容樂觀。

    繼續再找找,那邊靠窗的位置竟然還有一個。她不由得快走幾步,沒想到就在她準備把書放到桌上的時候,一個波浪卷的女生已“咻”地越過她坐到了位子上。

    真想動手打人了。

    想了想,算了。

    于是她把書扔在墻角處,席地而坐,將書本打開攤置在膝頭。

    “管理員!”安靜的圖書館里突然地這么一聲,饒是剛剛還沉在題目中的雷慎晚也不由得抬起頭來。

    這不看還行,一看竟有些慶幸自己剛才沒搶到座位,因為那位置的對面座位,坐著的不就是早上她剛剛遇到的那位足球“披頭士”么。

    胸前系著“圖書館管理員”的女生走了過來,“請問,您有什么需求。”

    “我要投訴。”

    小小“圖書館管理員”一愣,“請問你要投訴什么?”

    “我對面的女生穿的衣服太涼爽,她一低頭我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自從她來后,我是一個字兒也沒看進去。喏,這一會兒我都喝了兩瓶水了。”

    那人翹著二郎腿,很拽很大爺地靠在座位里,一看就知道是一得了便宜又賣乖的妖艷賤貨。

    “管理員”應該是位靦腆文靜的女生,被囧得臉都紅了。那位被投訴的女生倒無所謂,還故意向前挺了挺作了個抖肩的動作。

    “你看,她還是故意的。”

    “你——”

    管理員紅著臉試圖征求“大波浪”的意見,不過剛出口,便被“大波浪”反問道,“圖書館規定必須穿什么衣服了嗎?”

    “……”

    “沒有吧?”

    “有些人在圖書館,不好好低頭看書,老盯著別人做‘人體測繪儀’,不是他自己的毛病嗎?”

    這“管理員”小小的一只,哪里是這兩個“妖艷賤貨”的對手。雷慎晚有點兒看不下去了,再說,她還想繼續溫書呢。

    她走上前,敲了敲“大波浪”的書桌,“美女,回宿舍換了衣服再來吧。個人建議,自家親戚來的時候,還是穿保暖一點兒的好。這位男同學其實建議得也沒錯!”雷慎晚用下巴示意“大波浪”看看自己的褲子。

    “大波浪”似是被蜜蜂蟄了一般,彈跳起來,白色的褲子上果然一片血染的風彩。

    “大波浪”爆了句粗口,想解釋什么又攤了攤手,最后用秀目瞪了眼雷慎晚,狼狽地逃了。

    “管理員”沖她溫和一笑,雷慎晚點點頭,回到自己的“座位”,繼續看書。

    身邊有人坐了下來,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

    “好巧!”

    “噓!”雷慎晚單指放在唇邊。

    “披頭士”撩唇笑了,“很高興認識你。我叫龍奎兒。”他伸出手來。

    雷慎晚頭都未抬,“你礙到我看書的話,我也會投訴的。”

    “披頭士”低沉地笑著,“沒想到你這人還是一蔫兒壞,你剛才肯定早就看到了,那座位上本來就有痕漬,前一位留下的。”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