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甜妻撩上門 > 第8章 邂逅“濕”身荷爾蒙
    鬧鈴響的時候,雷慎晚痛苦地嚎了一聲。又到起床時間了?她可是感覺剛剛才睡下呀。再多睡五分鐘吧。

    “主人,你忘記某教授那鄙夷不屑的眼神了嗎?”

    “主人,你忘記了努力才會省力嗎?”

    哦,天。雷慎晚終究還是在兩分鐘糾結之后戀戀不舍地起了床。

    唉,誰讓大哥這里的設施如此的享受呢,別的不說,就這大床,巨大巨舒服,簡直是對她這個上進學生學習意志的一種極度摧殘。

    走到窗前,拉開藕荷色紗幔簾,窗外還處于黎明前的黑暗,校內的小徑上,路燈孤獨地發著橘黃色的光茫。

    雷慎晚快速收拾停當,躡手躡腳地下樓,怕影響了一樓書房主人周末的休息。

    在她準備出門之時,震驚地發現,入戶門的把手處,貼著一個小貓圖案的便簽。

    “慎兒:

    兄即日外出游學,一周后歸來。早餐儲于保溫箱。

    南”

    單字落款的“南”字,寫得那真叫是一個大寫加粗的“漂亮”!

    雷慎晚再奔到廚房看到他做好的早餐,覺得他這早餐比他那字更漂亮哪!

    神哪!這才凌晨五點半好不好?

    他是幾點出差?

    又是幾點起的床?

    更是在幾點做的早點?

    這晚上才睡幾個小時呀?

    天哪,雷慎晚終于明白,這就是為什么她明明比人家只小四歲,人家已是教授多年,而她還是個入門級別的學生!差距呀差距!差距在這里呀!

    *

    雷慎晚像只姿態優美的梅花鹿般奔跑在凌晨五點半的M大第二操揚上,空氣中帶著些清甜,不同于剛剛跑過的幽靜的校園小徑,操場上,她的身邊不時的有經過同樣奔跑中的同學。

    操場的中央,竟然有踢足球的同學,這個點兒上就來從事這項運動,看來真是些骨灰級的足球愛好者。

    “咚——”

    “呀——”隨著雷慎晚的一聲驚叫,一只足球從她腕上彈開,直直射入跑道一側的灌木叢,手里的手機被擊落在地。

    “喂,哥們兒,回踢下球……”

    雷慎晚腕上又麻又痛,心里已經開始罵人了,這幫人不但腳狠還眼瞎。

    肇事者瞬間已跑到眼前,雷慎晚抬頭,面前的人一頭酒紅色的長發,頭頂束著,散開部分是無數支小馬辮,棱角分明的五官上晶瑩的汗珠點綴著,藍色的球服已經濕透,以致于他那遒勁有力的肌肉無處遁藏,渾身因為運動散著熱氣兒,整個人設定位是桀驁張揚。整個人的感覺就一行走的雄性荷爾蒙,而且還是沒完全進化的那種。

    那人看到她時微微一怔,隨之沉沉地笑了,“那個,同學,看看手機有沒有摔壞?”得,聲音還是個低音炮。

    她甩了甩手臂,隨之撿起自己的手機,二話未說轉身便繼續跑步了。

    “同學,手機有問題回頭找我。我是計303的……”

    “阿龍,愣著干嘛,快點撿球呀……”

    “我們的龍哥是被什么擊中了嗎!”

    “哈哈哈……”

    遠處有同學開始打趣他,他在身后應了聲,就聽“咚”地一聲,那群人又開始歡呼奔跑起來。

    雷慎晚跑第十圈時,身側出現了個聲音,“同學,剛才欠你一聲‘對不起!’”

    雷慎晚此刻的嗓子已經處于膠著狀態了,側過頭,見是剛才的那位披頭士,沒有出聲,卻出于禮貌地做了個“OK”的手勢。

    那人倒也識趣,一路陪跑,倒也沒再繼續在她身邊聒噪。

    雷慎晚在操場入口的拉練器材處結束晨跑,隨之她旁若無人地做了大約十分鐘的抻拉動作。

    抻拉結束,手里立刻便被遞上一瓶飲用水。

    “謝謝!”雷慎晚接過水,道謝,卻并未打開。

    “如果你還是為剛才的事兒道歉的話,那么我歉意我收到了,也表示諒解了。對了,我的手機也完好無損,勞您還這么惦記著!”

    來人聞聽,先是有幾分意外,隨之又聳了聳肩,“有沒有人告訴你,你拒絕追求者的樣子很迷人。”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