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俠女來襲: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七六九章 重游妖洞
    張云燕對那次可怕的遭遇記得很清楚,幾次能死里逃生,純屬僥幸,太不容易了。

    那次,她來到白馬莊潘府尋救李氏小云,為了避開人們的視線,便來到山腳下休息,等天黑后再行動。

    張云燕意外遇到了赤風怪,并從火狐貍精手里救下鐵蛋。之后,她發現亂石堆里有個神秘的洞口,便進去探查究竟,險些送命。

    在地下洞穴里,她殺死了妖怪巨無霸和獨龍神,用靈符困住了赤風怪,救出那些被抓的孩子和女人……

    在斷斷續續的回憶中,張云燕縱身而起跳到那堆石頭前,洞口還在,里面依舊昏暗。

    她看了看天,時間尚早,既然來到這里,不如進去看一看,天黑的時候再從另一個洞口進入潘府,免得驚擾別人。

    想到此,張云燕搬開礙事的石頭,從窄小的洞口鉆進去。

    巖洞里,昏昏暗暗,寂靜無聲,散發著潮濕發霉的味道,不時有大大小小的石頭散落,此外一無所有。

    張云燕沿著彎曲的洞穴,一邊走一邊查看,沒有發現和上次有不同之處,一路走來也沒有看到可疑之事。

    她很欣慰,九幽圣君除掉后,黑發鬼王也已經死去,被抓的孩子都救出來了,煉丹的罪行徹底破滅。

    這還不算,九幽圣君是地靈神屬下的一員干將,也是“無極門”的一方頭領。老魔鬼死去,對無極門派是一個沉重打擊,讓雪雕精損失了一個左膀右臂,對老妖怪稱霸世界的野心也是重重地一擊。

    潘玉光被除掉后,這個罪惡的洞穴,在人們的心目中依舊是恐怖的“地獄”,沒有人光顧,已經廢棄。

    此洞已沒有可用之處,妖魔鬼怪也不會來此作亂,自然被冷落了。

    張云燕來到昔日妖風旋轉的機關之處,巖壁四周露出一道光滑的環形溝痕,是被妖風卷起的沙石沖擊打磨而成的。現在,這道溝痕清清楚楚,妖風已經消失。

    云燕看著深深的環形溝痕,感嘆不已,怪獸巨無霸在此布設了可怕的機關,自己險些送命。身臨此地,她依舊心有余悸,可怕的情景至今還歷歷在目,不堪回首。

    那個妖怪力大兇猛,妖法高深,死在她的刀下實出意外,有些匪夷所思。當然,這是風雷寶珠的功勞,她才能死里逃生。

    或許那個妖怪就該死,她張云燕就不該亡,才在此前得到了風雷珠,也是天意吧。不管怎樣,云燕僥幸殺了那個可怕的妖怪,撿回一條命,可喜可賀。

    張云燕剛轉過彎,見到了一具長長的白骨架,心里一顫,這就是妖怪巨無霸的遺骨,大大的頭顱顯露出了兇狠之情,長長的骨架展示出了妖怪的高大和雄壯,看一眼都令人不寒而栗。

    云燕看著那條折斷的尾骨,連聲感嘆,隨即腦海里閃現出了當時激戰的情景。這個怪獸如果不是被它自己布設的機關所傷,就不會死于她的刀下,后果會截然相反,死的應該是她張云燕,而不是巨無霸。

    云燕看著巨大的骨架,一番感

    嘆后又轉身離去,為死里逃生深感慶幸。

    洞穴彎曲,沒有一點兒聲音,依舊昏暗。這里,沒有了陰森恐怖的氣氛,粼粼白骨在控訴昔日的兇殘,令人心冷身寒。洞穴昏暗,還在延伸,保留著已久的空曠與冷漠,令人心神難安。

    張云燕一路走來沒有新發現,昏暗的洞穴也沒有任何改變。

    廢棄了,徹底廢棄了,她嘆了口氣,感到很欣慰,也很心安。這就好,沒有妖魔鬼怪在此作孽,人們也能少一些危險和苦難。

    不知道走了多遠,張云燕終于來到被水淹沒的地方,看著平靜的水面,又是浮想聯翩。想當初,她殺死了巨無霸,在這里又遭遇險情,水下的巖洞里布設了恐怖的妖法機關,險些遇難。

    在那個寬大的巖洞里,有著不計其數的毒蛇和水蛭,都是妖法化身。她有幸躲過毒物攻擊,闖過了這道鬼門關。

    現在,可怕的妖法還在嗎?那些妖法所化的毒蛇和水蛭還在行兇嗎?

    張云燕不知道,也無法猜測,只能去看一看,闖一闖,還是要見機行事,但愿能平平安安。

    她沒有猶豫,立即進入水里,很快游到那個寬大的洞穴前。她不敢貿然進入,趴在小洞口緊張地觀察,希望能有所發現。

    那次驚險的情景又在腦海里閃現,原本清澈無物的水里,突然出現無數的毒蛇,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非常驚險。看那氣勢,這些毒蛇一旦纏身,很快就能把進入者吃個凈光,結局很慘。

    毒蛇之后是水蛭,一樣可怕,無法逃避,的確是可怕的鬼門關。

    張云燕在觀察,滿洞的水非常清澈,什么都沒有,不知道有沒有隱藏恐怖的妖法機關。

    她深知,不進到這個大巖洞里,妖法就不會被激發,毒蛇和水蛭也不會出現,沒有辦法探明是否有險情和災難。

    云燕決定闖一闖這道鬼門關,看妖法還在不在,看看前邊的洞穴有沒有變化,是否安全。

    張云燕不再猶豫,立即跳入大巖洞里,飛速地向對面小洞口游去,希望能趕在妖法暴發前。

    她很警惕,一眼不眨地巡視周圍,一旦不妙必須退回去,等待妖法暫停之時,然后再沖過這道鬼門關。

    云燕飛身游到洞穴中間,沒有看到漆黑如墨的毒蛇出現,也沒有可怕的水蛭,洞里的水依舊清澈,看不到一點兒可疑之物,高大的巖洞里一切都沒有變。

    云燕疑惑又起,隨即停下來,看著平靜的地下水,在暗暗地自問,妖法怎么沒有被激發呀,難道自消自滅啦?

    張云燕不知道原由,妖法化作的毒蛇和水蛭的確沒有了,不用擔心遭受攻擊,看來不會有險情和災難。

    她知道,這里的妖法機關是獨龍神布設的,想到那個兇殘的妖怪,還有些忌憚。

    可怕的妖法沒有了,張云燕順利地穿過寬大的巖洞,身心舒展,神情釋然。她看了看身后寬大的洞穴,才意識到,那里面的亮度和小洞里一樣,并沒有改變,的確解除了妖法機關

    。

    云燕有些明白了,這里的妖法機關之所以消失,是因為布設妖法的獨龍神已經死去,便隨之解除,那些毒物自然不見。

    張云燕穿過了昔日妖法橫行之處,緊張的心情完全舒展,又沿著洞穴向前游去,很快鉆出水面。

    她知道,過了這段水域,前邊就是鱷魚精獨龍神的守護處,和妖怪廝殺的情景又在腦海里閃現。那個鱷魚精實在厲害,要不是用了風雷寶珠,她必死無疑,哪會有今天。

    張云燕一邊走一邊想,很快見到一條長長的骨架,心里又是一顫。

    這副骨架有些慘白,尖牙利齒完全暴露出來。其骨骼粗大,顯示出了碩大粗壯的身軀,尾骨很長,也能看出昔日的雄風。不用說,這副骨架就是鱷魚精獨龍神的。

    張云燕看著昔日的對手、可怕的妖怪,為能死里逃生萬分慶幸,是風雷寶珠給予獨龍神沉重地一擊,自己才撿回一條命,活到了今天。否則,面前的這幅骨架就不是獨龍神,而是她張云燕。

    風雷珠威力強大,太寶貴了,可惜早已用完。云燕搖了搖頭,暗暗地感嘆,在玄靈洞里,赤風神險些殺害自己,關鍵時刻也算幫了大忙,留下兩顆風雷寶珠,否則自己早就命喪黃泉。

    當然,靈龜也幫了大忙,如果不告知風雷珠的使用方法和咒語,再好的寶貝也是廢物,她照樣活不到今天。

    張云燕走了幾步,又有了新發現,洞里有了一條條熒光閃爍的白色絲線,立刻停步觀看。她心中生疑,這里怎么會有絲線呀,還是亮閃閃的?

    一路走來,她沒有見到,上次來這里的時候也沒有,記得很清楚。

    奇怪,這里面為什么有了如此長的絲線,還不止一條呢?

    張云燕急于探查前面的洞穴,不再理睬毫無生氣的骨架,也不管這些閃光的絲線,起身而去。

    再往前去,就是關押那些童男童女的洞穴,那里還有慘遭妖魔欺凌的女人。

    張云燕來到那個熟悉的洞口前,默默地嘆了口氣,昔日的慘景隨之浮現,不堪回首,依舊傷感。

    那些被抓來的女人和孩子就在這里面,有的是被妖魔鬼怪抓來的,有的是被潘府之人偷搶后交給黑發鬼王的。

    這些女人和孩子太可憐,太凄慘,或是妖魔鬼怪發泄獸欲的工具,或是九幽圣君用來煉丹。

    張云燕想起那些可憐的孩子,還有那些衣服不整的女人,對潘玉光和那些妖魔鬼怪憤恨不已,對被抓來的女人和孩子依舊心痛。

    還好,她偶然進入了這個地下洞穴,僥幸殺死了巨無霸和獨龍神,困住了赤風怪,才救出那些女人和孩子,也是不幸中的萬幸,深感欣慰。

    想起那次可怕地遭遇,不堪回首,張云燕暗自感嘆,心神難安。

    那些險情太恐怖了,幾個妖怪太兇殘,她幾次被逼到了死亡的邊緣,都是必死的災難。一次又一次將死的瞬間,無不令人心驚膽寒,她能僥幸逃脫,有如神助一般。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