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喪尸病毒在異界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等待歸來
    “這場喪尸瘟疫,是人為的?”坴院長大吃一驚。

    “他要所有人臣服于他,否則就將操縱喪尸大軍與王國開戰,”林院長說“倫加城與戈馬城就是他的警告,這兩座城其中一座已經失守,而另一座也是靠著王城的援軍才勉強守下。”

    “所以就又要學員去面對這些危險嗎?可惡!”坴院長聽完怒氣沖沖,上一次守城命令他便極為不滿,這些涉世未深的學員,卻面對了他們本不該面對的事情,這次又要如此,甚至更加危險。

    若是學員自己選擇去直面危險,為了變強或是其他什么,他定不會阻攔,甚至還會覺得欣慰,可國王的強制命令算什么?他的軍隊難道只是個擺設嗎?

    這里是學院,學員們來是為了研習魔法,而不是去給這個無能的國王做打手!

    當然,這些話他是萬萬不敢說出口的,也只能在心中怒罵。

    “別擔心,”林院長說“我專門就是為此回來,我們必須要保護好每一位學員,這是屬于我們學院的責任。”

    坴院長嘆氣道:“若真是如您所說,是人為散布的這場瘟疫,并且此人能夠控制喪尸的話,單憑我們兩個恐怕很難保護所有學員安全,那些失守的城中,不乏實力頂尖者,可也還是......”

    “不單單是學院,還有魔法協會和光明教會,這次已經上升到戰爭的層面,他們也必須要出一份力,所以其實并沒有你想象的那般兇險。”

    林院長繼續道:“到那里之后,一切戰術都是由我們自己來制定,實力較弱的學員就讓他們以后勤的名義,呆在安全的地方好了。”

    “唉......”

    兩位院長談論著學員參戰之事,何翊在一旁站在默默聆聽,始終未插言。

    喪尸瘟疫是人為的?

    沒錯,是人為的,但是山峰頂那群弄出T病毒容器的人,早已自吞苦果,全部變成丑陋可怖的喪尸。

    而可以操縱喪尸的人?

    何翊還從未聽說過,這件聽起來完全不可思議事會是真的嗎?

    喪尸病毒是那個魔法陣弄出來的,而魔法陣則是用于復活曾經的王,鶯與隼他們的王。

    就在前段時間,隼專門現身,和他的對話中得知,他們的王出現了。

    而恰巧這個所謂可以操縱喪尸的人,要求王國臣服的人,也是最近才出現的,難不成說,這個操縱喪尸的人,就是他們要復活的那個王?

    “真的...是王嗎......”鶯喃喃道。

    隼神色未曾變化,淡淡的說:“一試便知。”

    “你覺得......”鶯話未說完,換了個詞問道“不,你希望他是王嗎?”

    隼望她一眼,微笑起來,反問道:“你希望嗎?”

    “我不知道。”鶯用力搖頭,神色茫然。

    她張開手掌,一團冰晶懸浮在她手掌的上方,慢慢旋轉。

    “王,是怎樣的人呢?”

    為了自己的復活,給別人強制加上魔法囚印的人,他到底會是個什么樣的人呢?

    冰晶淡了幾分。

    “為什么偏偏是我們呢?”

    鶯雙目無神,像是在問隼,也像是在問她自己,更像在問那個一切的源頭,神秘又威嚴不可侵犯的王。

    冰晶隨著她的思緒變得無比虛幻脆弱,仿佛一碰就會碎。

    “如果......沒有了囚印,我們的生活會是怎樣的呢?”

    隨著鶯的這句話,那冰晶逐漸淡去,消失了,因為它徹底失去了魔力的維持。

    每當心中有質疑王的思緒產生,他們的實力便會因此而弱化,唯有心中對復活王堅定不移的時候,他們才能擁有這魔導師等階的強大實力。

    “好了鶯,別胡思亂想了,專心一點。”隼道。

    他也曾想過這些,可復活王就是他們活著的唯一使命,從左手手背上出現囚印的那一刻起。

    “嗯。”鶯輕輕應了一聲,神色恢復,依舊是拒人千里冷若冰霜。

    兩人再無言語,等待著‘王’的出現。

    當鴉傳來王出現的消息后,隼第一時間派他前去核查魔法陣,果不其然,魔法陣不見了。

    魔法陣被死靈法師整個席卷帶走,而在魔法陣中,有鸮專門留下的稀世魔法珍材,雙生魔眼。

    這究竟是魔法原材料還是成品的魔法造物,沒人知道,全世界恐怕就只有這么兩顆。它們的效果是,兩顆魔眼分離,只需對其中一顆輸入魔力,便可以得知另一顆的方位。

    魔法陣中一顆,他們留存一顆。

    得知魔法陣不見,他們立刻決定放棄跟蹤何翊,并借助手中的魔眼,一路尋覓,最終找到了這里。

    是一間臨近小溪的低矮土坯房,上面蓋著厚厚茅草。

    這里環境優雅,溪水潺潺鳥語花香,不遠處是一座小山坡,漫山遍野的翠綠樹叢。

    光是看著周圍的環境就讓人心曠神怡,依山傍水說是人間仙境都毫不夸張。

    不得不贊嘆,‘王’真的很會找地方,只是這種情景和他們腦海中王的威嚴形象有些違背。

    魔法陣的所有東西都在房子里,可人卻不在此,不知去了何處。

    鶯和隼兩人潛藏在附近,靜靜等待王的歸來。

    一天,兩天......

    一直等待數天,‘王’從未回來過。

    鴉已經來了好多趟,專門潛伏來為他們運送食物。

    “會有結果嗎?”鴉身著一襲黑衣與他們躲在一起,不解的問道。

    隼平靜的回答道:“繼續等。”

    “好。”

    黑色減淡,鴉的身影竟然漸漸憑空消失了,如同魔法消散一般,只留下鶯和隼兩人,而他們對此已經習以為常,目光繼續望著房子方向。

    一連又是數天過去,始終不見蹤影。

    直到這天,一團黑色霧氣從遠方迅速飛來,他們頓時驚覺,同時朝黑霧方向看去。

    “來了!”

    黑霧停在房前,然后漸漸散去,一位瘦小的男子從黑霧中走出,相貌尋常,沒有絲毫王者氣概,甚至看起來有些陰邪,皮膚慘白,似有死氣環繞。

    “王......?”鶯有些難以置信,王居然是這副模樣?

    隼皺眉抬起左手,而那手背上的三角標志,沒有任何反應。

    要知道,當初何翊獲得王的傳承之時,這囚印可是發出了極為明顯的紅光,而現如今,面對王本人,囚印卻沒有任何反應。

    那么只有一種可能,這個人,不是王!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