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誤惹總裁:二婚新妻不受寵 > 第1354章 談一談?
    小顏在拉面館空座了一天。

    因為她老是辦錯事,一會兒下錯東西,一會送錯客人,想幫忙卻總是幫倒忙。

    最后店里的員工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集體架著她到了二樓雅間,讓她休息去了。

    小顏坐下來以后,就一直在趴在桌子上發呆。

    她的手時不時地摸著自己的肚子,眼神空空的。

    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如果……如果她早點知道就好了,如今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糾結了。

    越想越難受,因為昨天晚上一夜沒睡,所以如今眼睛也是疲憊得不行,可是她毫無睡意,閉上眼睛前臺的話就會在腦海里響起來。

    許燕婉是韓清的未婚妻,她是第三者。

    所以她根本就不敢睡,可是懷了孕的身體,再加上前陣子她天天熬夜,她已經很困了。

    所以最后小顏還是趴在桌子上進入了夢鄉。

    只不過她做了噩夢。

    夢里許燕婉將她逼到墻邊,聲色嚴厲。

    “我才是應該站在他身邊的人,我是他的未婚妻,而你算什么東西?你一個第三者,也配跟我爭?”

    然后韓氏集團的員工們指著她各種嘲諷。

    “我的天呀,她好不要臉呀,居然做人家感情的插足者,小三就真的這么好當嗎?好好的一個女生干什么不好非得去當小三,真是沒臉沒皮喔。”

    “就是,還天天跑到公司里來給男方送湯,她是不是就靠這點贏得男方的喜愛啊?這種女人,一點優點都沒有,遲早要被拋棄的。”

    “所以只能當小三啊,小三不會有好下場的。”

    “惡心的小三,滾出韓氏集團好嗎?別再來我們公司,看到你就惡心啊。”

    夢里的那些人,見過的,沒見過的,一張張臉對她露出厭惡的表情,一張張嘴在控訴著她。

    小顏被這些撲天蓋地而來的罵聲逼得不斷往后退,退到最后,不知道撞到了誰的身上。

    她抬起頭一看,正好對上了韓清森冷的眼眸。

    他冷冰冰地看著他,嘴里說著很無情的話語。

    “你以后不要再纏著我了。”

    不,不是這樣的,她不是故意纏著他。

    如果她知道他有未婚妻的話,她又怎么可能會一直纏著她,她沒有。

    小顏不斷地搖頭,否認,往后退,緊接著腳后一懸,她一腳踩空從樓梯上滾了下去。

    “啊!”

    小顏尖叫著夢中醒來,手撫上自己的肚子,一顆心跳得幾乎要從喉嚨口竄出來。

    夢的最后,她摔下了樓梯,然后雙腿流出了鮮血,肚子痛得幾乎要死掉。

    也不知道是不是夢里的感受太真實,小顏竟然覺得肚子此刻也跟著隱隱作疼起來。

    冷汗大顆大顆地從額頭落下,滴到桌子上,小顏余悸未消,身后的門就被推開了。

    羅慧美緊張地跑過來在她身邊蹲下。

    “顏顏,怎么了?”

    看到羅慧美,小顏撫在肚子上的手馬上收了回來。

    她做了幾個深呼吸,然后搖頭:“媽,我沒事……”

    “叫得那么大聲還沒事呢?你看你這冷汗流得……”羅慧美心疼地拿著紙巾替她擦拭著額頭上的冷汗。

    “我真的沒事。”小顏推開他的手,懨懨地趴回桌子上,淡淡地道:“剛才只是做噩夢了,要不然我不會叫得那么大聲,讓你擔心了。”

    說完,小顏又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道:“媽,我想出去一趟。”

    羅慧美立馬接道:“去哪兒?媽陪你一塊去吧。”

    小顏搖頭:“不是去附近,我是想……自己一個人去外地散散心,走一走。”

    她不能再呆在這里了,這個城市和韓清有關,她要離開這里,去另外一個城市過一段時間,可能到時候就會好了。

    “外地?”羅慧美的臉色不太好看,“你現在這副狀態,讓你一個人去外地,媽怎么會放心?”

    “為什么不放心?”

    小顏扯了扯唇,笑容蒼白:“你女兒是成年人了,既不會尋死也不會被別人騙走,僅僅只是去散散心罷了,所以媽不用擔心,頂多我哪天不煩了就回來了。只不過……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店里的事情要麻煩你和爸了,如果覺得累的話,就暫時先把店關掉吧。”

    她如今是真的沒有多余的精力照顧店了。

    就算是辜負了林許正,小顏也覺得無所謂了,就當她言而無信,是個不負責任的人吧。

    小顏疲憊地閉起眼睛。

    她動作很快,決定的事情馬上就做。

    所以當天她回去以后便準備去收拾衣服,誰知道在自己家樓下看到了韓清的車和……人。

    看到他的時候,韓清不知道等了她多久了。

    不過趁著韓清沒有發現自己之前,小顏快步地朝前走,想要直接躲過韓清的視線直接上樓。

    她現在不想和韓清碰面,也不想和他說話。

    可盡管她走得再快,韓清的腿還是比她的長,很快就追上了她,攔住了她的去路。

    小顏:“讓開,我一個字都不想和你說。”

    韓清看著毛都炸開的小顏,心中萬般無奈地走上前,語氣淺淡,“就不能心平氣和地和我談一談?”

    談?

    談什么?

    小顏聽到這個問題,心里只想發笑。

    談她如何變成一個插足者嗎?小顏現在對這個話題特別敏,感,她一想到所有的人都知道許燕婉是韓清的未婚妻,而只有自己不知道,她就覺得頭暈腦脹。

    “這位先生,昨天晚上我應該已經和你說得很清楚了吧?我們已經分手了,我也不可能和你做朋友,現在我們就是陌生人,你攔著我的路想干什么?如果不想讓我報警的話,請你馬上離開。”

    韓清微蹙著的眉因為她的話而蹙得更深了幾分。

    沒想到小顏這次會做得這么絕,把話說到這種地步,他究竟是把她傷得多深?

    “昨天……”

    “夠了,我不想聽!”小顏捂住耳朵用力地搖頭退向后:“無論你說什么我都不想聽,你給我走,走!”

    她現在還是能想到夢里所有人對她的唾棄,那些厭惡的目光讓她備感壓力,她心理防線告訴她自己根本過不了這一關。

    一激動,小顏又覺得肚子又隱隱作疼起來,只能扶著墻靠在那里,臉色微白。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