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1339章 交往,不過是以心換心
    第1339章 交往,不過是以心換心

    “傾歌,還是那句話,娘雖懦弱,可到底還是能做些事的,你若有什么需要娘的,直說便是。另外,你也不用那么小心翼翼的護著我,我經歷了一世風雨,還撐得住。你這樣處處為我考慮,太累了。”

    有女兒關心,岳婉蓉自然是高興的,可她也心疼夏傾歌。

    同樣的年紀……

    遠的不說,就說云思思和上官嫣兒。

    家世上,安樂侯府雖說并沒有實權,可到底有個侯爵撐著,比之定陽王府和上官府,也差不了太多。

    可云思思是小郡主,被定陽王夫妻寵大,無憂無慮,滿心的天真。就算如今只身在外,有了些許憂慮,也不過是兒女情長罷了,不是什么大問題。至于上官嫣兒,出身書香門第,她整日與書為伴,學得了一身淡然。若不是上官義那桃李滿天下的名聲被皇子們看中,想要拉她入局,成為身后倚仗,她大可以萬事不擾心,只讀圣賢書。

    她們的日子,都過得恣意,過得隨性灑脫。

    可偏偏夏傾歌是個例外。

    侯府內的亂子,她來擺平,皇家的不滿,她來承擔,皇子的裹挾,她得應對,連帶著那些莫名其妙的家國亂事,她也要費費心力。到如今,她懷著身孕,還要去和暗處里的人斗……皇甫家、賀蘭家、惡人谷、單家、還有那什么蘇憐惜……

    她這日子,哪有半分的舒坦可言?

    夏傾歌承擔的太多了。

    這當娘的,如何不心疼自己的女兒?岳婉蓉高興自己有這么個能干的女兒,可更多的時候,她寧可夏傾歌不那么能干,就乖乖的待在夜天絕的身后,受他庇佑,也能少幾分辛苦,少幾分危險。

    可她知道,夏傾歌不是那樣的人。

    她這當娘的,什么都幫不上她,就只能希望上她添麻煩,不拖后腿大約就是幫忙了。

    岳婉蓉心里,如何好受?

    這些話,岳婉蓉一個字都不會說,不過聰慧如夏傾歌,又如何看不出來?

    回握住岳婉蓉的手,夏傾歌緩緩用力,“娘,我不累,你不知道,剛剛我和天絕在外面,看著你和爹下棋,你們的影子映在窗子上,很安寧,很幸福。那一刻我覺得,真的就算做再多都是值得的,因為不管外面風雨多大,我都有一個溫暖的家。家里有你,有爹,有長赫,有天絕,還會有我的孩子……娘,我真的很幸福。”

    體會過孤苦伶仃的一世,夏傾歌才更明白,一個溫暖的家于她而言,有多珍貴。

    現在,她真的很滿足了。

    夏傾歌的話,讓岳婉蓉不由的又紅了眼眶,可她心里暖暖的。

    “你這孩子,就會說好聽的話來哄我,我已經好久不流淚了,連你爹都說我厲害了,你還招引我落淚,小心我收拾你。”

    “只要爹不因為心疼你而收拾我就好。”

    “你這丫頭,都是要當娘的人了,怎么還什么話都渾說。”

    “我說的是事實。”

    說著,夏傾歌沖著岳婉蓉笑了出來,她的笑很燦爛,很真誠,很美。哪怕是許多年以后,岳婉蓉依舊記得那一夜夏傾歌的笑容。

    她在夏傾歌的笑里,看到了家的力量。

    夏傾歌在岳婉蓉這并沒有久留,又說了一會兒話之后,她便出了屋子。夜天絕在院子外等著,他們兩個便一起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直到屋里,夏傾歌才將卷軸打開。

    只見一副妙手丹青,清晰的呈現在紙上,畫上有岳婉蓉,還有一個老者,另外還有一個和岳婉蓉年歲差不多的男子。這畫雖是新作,可畫上的人卻都要年輕許多,許是岳婉蓉比著當年的記憶,一點點描摹下來的。

    對于那個從未見過面的外祖父,夏傾歌心里,總歸是有些親近的。

    不過,她更在意的是岳瀾庭。

    “天絕,你看可像?”

    夜天絕就在夏傾歌的身邊,夏傾歌拿了這畫回來想要做什么,他又如何不知?一直就在夏傾歌身邊守著,夏傾歌看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聽著夏傾歌的問話,夜天絕沉沉的嘆息。

    “根據畫像來看,小羽的臉型和眉眼,的確與小舅舅有幾分相似,可是傾歌你也要知道,這并不能說明什么。”

    大千世界,相似的人何其多。

    單憑一張臉,就斷定兩個人的關系,這未免太不牢靠了些。

    雖然他心里,也是這么設想的。

    夏傾歌聽著夜天絕的話,勾唇笑笑,“這世界上相似的人的確多,單憑這幅畫說明不了什么,可是,有一點卻是印證。賀蘭云萍給小羽的解藥,給小舅舅吃是無礙的,也就是說,他的血液與藥物相溶。”

    而偏巧是這份相溶,能夠讓小羽安然無恙。

    這,就是奇怪之處。

    夏傾歌所說的,夜天絕也懂,只是,就算知道又能如何?

    將畫從夏傾歌的手中拿出來,夜天絕勾唇笑笑,“你本就有放過小羽的心思,九轉黃泉的解藥也已經調配好了,也就是說,你為她治療這件事,不會因為她的身份而有所改變。所以,她是不是小舅舅的孩子,又有什么區別?”

    “當然有。”

    對上夜天絕的眸子,夏傾歌也不瞞著。

    “雖說她與軒轅有情,現在也算是在盡心幫著我們,我可以不計前嫌,但是我未必會對她很好。可若她是小舅舅的孩子……”

    從未見過面的岳瀾庭,那也是她的家人。

    夏傾歌對家人,有一股子從骨子里散發出來愛,她會盡力維護。

    這點,夜天絕知曉。

    勾唇笑笑,他抬手捏了捏夏傾歌的小鼻子。

    “我知道,若是她是小舅舅的孩子,你就算看在小舅舅的面子上,也會對她更好幾分的。”

    “嗯。”

    “傾歌,我理解你的心情,若她是小舅舅的孩子,咱們護著自是應該的。可是,相較而言,我更相信人與人的相處,要以心換心。冥九是怎么死的,你我都沒有忘,可是在之后的那段時間里,我們還不是和司徒新月走的很近?人都會犯錯,但是,只要有心,就算是心上的裂痕,也可能被一點點修復。所以,小羽是什么身份,這與我們未來對她的態度,并不造成決定性的影響,不是嗎?”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