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528章 夸夜天絕
    第528章 夸夜天絕

    聽著夜天絕的話,溫雅并沒有直接回應,她只是目光灼灼的看著夜天絕。

    “王爺,若小女子說了,王爺可否答應小女子一件事?”

    “你在跟本王談條件?”

    夜天絕的聲音,驟然多了幾分冷意。

    他自來討厭要挾他的人,溫雅自以為手上有幾分夜天放的把柄,就想要拿捏他……

    這個算盤打錯了!

    之前,溫雅見過夜天絕對夏傾歌流露出來的溫柔。

    在這青樓里,溫雅見過太多的男人,也聽過太多男人的甜言蜜語,可是沒有一個人,能像夜天絕這般,對一個女人的愛意,濃的幾乎能從雙眼中溢出來。

    溫雅還想著,夜天絕會是個溫柔的人。

    可惜她錯了。

    夜天絕的溫柔,只是給夏傾歌一個人的,其他人根本不可能享受到半分,而且,一旦越界,夜天絕會毫不留情的翻臉。

    溫雅心里想著,不禁對夏傾歌,更多了幾分羨慕。

    女人,能像夏傾歌這般,有那么個一心一意對自己好的男人,何其幸福?

    不過,溫雅的羨慕也只是一瞬。

    現在不是想那些的時候。

    看向夜天絕,溫雅低聲道,“王爺,小女子并沒有借勢威脅王爺的意思,也沒有想跟王爺談條件,只是,這飛花閣小女子不想多待。若是王爺覺得小女子今日所說的事有用,那就請王爺幫小女子一把,帶小女子出飛花閣,小女子感激不盡。”

    帶一個女人出青樓……

    這于夜天絕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只是,他并不想和不相干的女人,有過多牽扯。

    看向夏傾歌,夜天絕索性將處理這件事的權利,交到了夏傾歌的手上。溫雅想要說的事,聽與不聽,以及是否帶溫雅出飛花閣……

    這些,都由夏傾歌做主。

    與夜天絕四目相對,感受到他的心意,夏傾歌不由勾唇。

    夜天絕倒是個細心的男人。

    心里想著,夏傾歌快速看向溫雅,“溫小姐起來吧,你的條件我答應了,我會帶你出飛花閣,另外再給你一筆銀子,讓你有生活的保障。之后你何去何從,我們絕不干涉。”

    “謝夏大小姐,謝戰王爺。”

    說著,溫雅快速起身。

    “夏大小姐稍候,小女子回房一趟,拿些東西,速速回來。”

    “去吧。”

    夏傾歌擺擺手,讓溫雅出去了。

    隨著溫雅離開,一直忍著沒開口的司徒浩月,終于忍不住開了口,他看向夏傾歌,興沖沖的道,“丫頭,本公子剛剛突然發現,王爺對你還是不錯的。”

    “呦,倒是難得聽見司徒公子你為夜天絕說話。”

    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

    聽著夏傾歌的調侃,司徒浩月也不回避,他輕輕的搖著玉骨扇,一臉的坦然之色。

    “本公子就事論事而已。”

    “是嗎?那你說說,王爺他如何對我不錯了?”

    “人都說:食色性也,大約在人們的眼中,男人好色已經成為一種本性了。不過,王爺在這方面的確不錯,人在花中過,片葉不沾身,面對著那么多的女人,能坐懷不亂,對著柔弱姑娘的含情脈脈,能絲毫不動心,反而眼里都是你,心里記掛著你……能做到這一點,的確不容易。”

    如今這世道,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過了,普通的富戶商賈尚且如此,更何況夜天絕如此尊貴的身份?

    一生一世,只守著夏傾歌一人……

    真不錯。

    司徒浩月說的話,一字一句的,都落到了夏傾歌的心上,她何嘗不慶幸,夜天絕是個重情的男人,一生一世一雙人,她何其有幸?

    心里想著,夏傾歌緩緩看向夜天絕。

    夜天絕眸子中帶著笑意,他緩緩牽住夏傾歌的手,“傾歌,我這一輩子,只會有你一個女人。其他人就是再好,也不是你。”

    不是夏傾歌,所以入不了他的眼。

    愛,就這么簡單。

    司徒浩月在一旁聽著,明明夜天絕說的,也不是什么肉麻的話,可他還是忍不住起了一聲的雞皮疙瘩。

    好酸……

    早知道這男人這么膩歪,他就不夸了。

    “喂喂喂,我說你們能不能注意點,現在你們是兩個男人好不好?在這青樓里,不叫姑娘伺候,反而兩個男人拉拉扯扯,你儂我儂,這要被別人看到了,指不定要怎么笑話呢。”

    “怕被笑話,你出去啊,省的連累你。”

    “喂,夜天絕,你這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剛剛本公子可是還在給你說好話呢。”

    “所以本王讓你出去,不想牽累你啊。”

    夜天絕理直氣壯,一時間,司徒浩月一點脾氣都沒有。

    氣呼呼的搖著玉骨扇,他恨不能這扇底風,能將夜天絕直接給扇樓下去。這男人,還真是只對夏傾歌好,其他人,在他手下都只有吃虧受委屈的份。

    司徒浩月心里正嘀咕著,房門就被敲響了,溫雅回來了。

    夏傾歌讓溫雅進來。

    溫雅快速進門,不同于出去時,回來的溫雅手上捧著一個不算大的木盒子。瞧那木盒子的木質,應該就是普通的柳木,上面的花紋雕刻也沒多精致,可偏偏溫雅上了一把小鎖,弄的神神秘秘的。

    “這是什么?”

    聽著夏傾歌的問話,溫雅沒有回應,她只是將木盒子打開。

    那盒子里放著的,是一本冊子。

    溫雅順手關了窗子,這才將冊子拿出來,交到夜天絕的手上,“這本冊子,是我爹在出事之前,親筆寫下的,他將東西埋到溫家宅子后面的老槐樹底下了。后來,家里出事,舉家受到牽連,我被人換出來,免于流放。換我出來的人特意告訴我,我爹說了,一定要想辦法將這冊子,交到戰王爺手上。”

    聽著這話,夜天絕眉頭緊蹙,他并沒有急著看冊子,而是看向溫雅。

    “你爹是太子爺的人,為何要將東西交給我?”

    “這……”

    溫雅聽問,微微搖頭,她嘆息著回應。

    “其實,我并不知道我爹為什么要讓我將東西交給戰王爺,我只是想,或許身在其位,有諸多的身不由己吧。我爹雖然是太子爺的人,他為太子爺辦了不少的事,可我知道他不是個壞人。他只是勢單力薄,不能忤逆太子爺,也不能扭轉乾坤,所以才……”

    “你倒是會為他開脫。”

    不等溫雅的話說完,夜天絕就將她打斷了。

    溫良是個什么樣的人,夜天絕心里很清楚,也許人在官場,是有那么幾分身不由己,可是,若是只因為身不由己,就放棄了自己的良心,放棄了為官之人應有的愛民之心,那這官不做也罷。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