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1458章 訂婚是不是太急了點?(2)
    “這么巧,我第一眼見白茶也特別喜歡。”

    林宜笑著說道,“好了,飯菜準備得差不多,我們去吃飯吧?”

    “好啊好啊。”

    江茜笑著站起來,和白朗彥的視線對上,兩人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一樣的眼神。

    白茶站起來正要跟著人群離開,手被人往后一攥,人被往一個方向拉走。

    “景時少爺,白小姐。”

    傭人走過,朝他們恭敬地低頭。

    “砰。”

    白茶被應景時一路拉進一個陌生的房間,門剛關上,應景時就抱住了她,雙臂牢牢地鎖住她的身體,像是怕她逃開似的。

    白茶怔了怔,抬起手拍拍他,低聲笑道,“這么黏,怎么了?”

    應景時將她按到門上,然后將她的手放到自己的掌心上,白茶指尖摸到一抹濕意,她愕然地看他深邃的眼,“你出手汗?”

    “嗯。”

    應景時盯著她頜首。

    “你很緊張?”

    白茶看著他,她還沒出汗呢。

    “不知道,我只是突然覺得很沒底。”

    應景時是個驕傲的人,和他相處,他從不會說什么不知道、我沒底的話,可現在,他說了。

    “……”白茶靠著門,看他這樣,仿佛又看到自己父母的局促,心思有些沉重。

    “你覺得你父母能接受么?

    他們都是隨和的人,既然不問我是否家貧,自然也不會在意我是否家富,對吧?”

    應景時看她的眼神有些緊迫,試圖從她身上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

    今天目前來看還算是挺和諧的吧。

    “應該能接受的吧,只是一時間有點適應不了而已。”

    白茶說道。

    “那今天回去,你好好和叔叔阿姨說一下,我們家規矩、階級真的都不重,我父母、長輩都是很好的人。”

    應景時叮囑她道,面色嚴肅。

    白茶能感覺到他有多在乎今天這場見面的結果,她點點頭,握了握他的手,“知道了。”

    應景時抽出自己的手,按住她的后腦就親了過去。

    等兩人到餐廳是好一會之后的事了,華麗而龐大的餐廳里,桌上已經圍坐一圈人。

    應景時拉著她的手在兩個空位上坐下,大家正討論著今天的菜,氣氛很好。

    “親家,我和你們說,今天也是借你們的光了,我們能吃到林宜親手下廚做的菜。”

    牧羨光坐在那里,沖著應寒年的方向揶揄道,“平時啊,我們這里有人可是往摳里藏著林宜的好手藝。”

    應寒年一記眼刀子飛過去,“我老婆的手藝自然不是誰都能吃的。”

    白朗彥一驚,要去夾菜的筷子不上不下,江茜則是聞言受寵若驚。

    “我做菜就是讓人吃的,只是平時做的不多而已。”

    林宜在桌下踢了踢應寒年的腳,笑著看向白朗彥,“白先生,您吃,別介意。

    這幾個大男人住一起的時間久了,還老跟年輕時候一樣,沒什么穩重的,讓您見笑了。”

    “沒有沒有。”

    白朗彥笑道。

    “我哪有,我很穩重的好不好!”

    牧羨光邊站起來夾菜邊道,夾的還盡是應寒年眼前的菜。

    應寒年要發作,被林宜按住,他便沒有出聲,只是坐在那里靜靜地看著牧羨光夾菜的動作,薄唇微勾,似笑非笑。

    白茶正喝著水看了這么一眼,差點被嗆住。

    好可怕的笑容。

    一直沒出聲的姜祈星坐在牧羨光的旁邊,適時地將人一把拉回來,他的力氣大,牧羨光完全是狼狽地跌坐回去。

    牧羨光瞪他,“你干嘛?”

    “集團正準備響應官方的號召,去幾個貧瘠國家開發一下,要派出去的主管名單剛到寒哥的手里,還能改。”

    姜祈星幽幽地道。

    “……”牧羨光一下子安靜了,白書雅頭疼地撫額,一年總是要作死幾次,她已經習慣了。

    白茶坐在那里安靜地聽著他們一來一往的交鋒,只覺還挺有趣的,和她想象中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不一樣,應家的氛圍確實和應景時說的一樣,沒有那么重的規矩。

    她轉眸看向江茜,只見江茜也是忍著笑意,比剛進來時放松不少。

    “像你們這樣兄妹幾個住在一起說說笑笑挺好的,哪像我們,都是關起門來過自己的日子,親兄弟也就過年時見一見。”

    白朗彥說這話很是由衷。

    應家這些人之間毫無猜忌,明明是個高不可攀的大家族,可坐在中間聽他們聊天只覺舒服,讓他們夫妻都卸下不少壓力。

    “那等師父嫁過來后,叔叔您和阿姨一起搬過來好了,我們家里可熱鬧了,人齊的時候每天都像過年。”

    林慕擱下筷子,語出驚人。

    白朗彥和江茜一驚,尷尬得不行,這種孩子話怎么能說出來,顯得他們像在暗示一樣。

    “這個主意不錯。”

    林宜接過話道,伸手去握江茜的手,“你不是說你最近喜歡上花藝嗎?

    你要是能常住帝城,我就找個花藝老師,我陪你一起學。”

    “你那么忙……”江茜尷尬地笑。

    “不忙,難得遇上你這么有趣的人,我想和你走得近一點。”

    林宜微笑道,她的眼神干凈,氣質溫婉,說出口的每個字都令人心中生出溫暖。

    江茜笑著應了幾句。

    白茶靜靜地看著,心下很是欽佩林宜的處世為人,要是表現出我兒子想娶你家女兒,我們男方家該恭維著點女方家,估計她媽媽會更緊張,可林宜不說這些,一直在說喜歡她媽媽的性格,想和她媽媽交個友,無形間就拉小了兩家人在背景上的差異,溫暖如風的做事手法讓人不知不覺地跟隨著她走。

    果然,不一會兒,江茜就答應了林宜過兩天一起去一個音樂會。

    雖然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從花藝跳到音樂會了,反正節奏都是林宜在帶。

    一頓飯吃得還是很其樂融融的,快到尾聲的時候,應寒年終于開口提到最重要的一件事——“關于訂婚典禮,你們是想要簡潔一些,還是隆重一些?”

    訂婚這個話題從白家進來開始就沒提過,這會突然就被拎了起來。

    白茶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的父母,白朗彥大概也是從進來起就盤想著這個事情,聞言沒有太耽擱,很直接地道,“其實我們今天來,也是想和你們再討論一下,這個訂婚是不是太急了點?”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