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856章 可憐的唐九
    風錦皺眉,看向唏兒。

    唏兒開口,“赤焰,唏園這邊的事情,還是和以前一樣,由織錦負責,她一個姑娘家我不太放心,如果你不想留下,那我就另選一名暗衛配合她。”

    赤焰臉色大變,猶豫起來,他喜歡織錦是真,可他明明是暗衛,卻讓他留下來守著一座唏園,他是真的沒用武之地啊!

    “世子妃,屬下年前留在京城的時間,一次都沒和人動過手,身子都要呆生銹了。”

    唏兒想了想,道,“那就換赤練留下。”

    赤焰臉上一喜,就聽唏兒又道,“正好赤練也沒成家,他留下來也可以好好選選。”

    “還不下去?”風錦不滿的趕人。

    赤焰只好狠心出去,到了外面立刻去叫赤練。

    “赤練,你過來我跟你說點事。”

    “什么事?”赤焰一臉懵,“說吧,到底什么事?”

    “世子妃說讓你留守唏園,但是你要記住,織錦是我的女人!”赤焰說的時候,臉上早就飛滿了紅霞。

    赤練笑出了豬叫,立刻勾住他肩膀,神神秘秘的道,“你的女人?你們……”

    他邊說邊對著赤焰擠眉弄眼,一臉的色樣兒。

    “沒有,”赤焰憋了半天,才道,“反正我不在的時候,你不準打她主意。”

    赤練嘿嘿笑了幾聲,然后一拳打重赤焰胸口,“論年紀你是我們所有人當中最大的,是我們的大哥,我怎么可能去搶大嫂?赤焰,你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赤焰聽后,立刻激動的回了他一拳,“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赤練忽然反應過來,拉住他道,“你剛剛說什么?世子妃要帶你走,把我留下?”

    “嗯,她是這么說的。”

    “憑什么?明明是你急著找女人成親,怎么是我留下來保護你的女人?”赤練一臉不滿,邁開步子就往錦唏閣走。他得去找世子妃,他的目標是跟著主子,見識更多的世面。

    赤焰從后面追上來,“站住,你不準去!當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后你要是看上了哪個女人,我幫你去追!”

    赤焰切了一聲,揮手讓他趕緊走,免得一會,他控制不住打人。

    唏兒這邊,又讓人去叫織錦朱砂還有王婆子,把家里的事情全部安排好,第二日,他們就起程往碎金去了。

    走在路上,正好碰到被暗衛押回來的唐無絕,風錦看了一眼,道,“帶上去碎金!”

    晚上,在客棧休息時,唏兒問他,“我們把唐無絕帶過去,也不知道唐遺風會不會生氣。那姑娘連過年都沒回唐門,也沒往回傳消息,擺明了不想跟家里聯系。”

    “別人的想法,關我們什么事!我只知道她爺爺背叛了唐門,她和唐無絕都是被懷疑的對象!”風錦冷著臉,“唏兒,我們有時候,不能太善良了。就像此時的唐無絕,讓人撲朔迷離,分不清是敵是友!”

    “我一會去見見他。”唏兒道。

    “不用,等到了碎金再說,讓他在路上好好反醒一下,他的做法到底對不對,又值不值得。”風錦指著地上的浴桶,“趕了一天路,快點去洗澡睡覺。”

    十天之后,他們一行人進了碎金境內。又往前走了三天,已經到了碎金都城。

    他們到城門口時,碰到了早就等候多時的唐九。

    “師父,大小姐。”唐九歡快的向兩人揮手。

    風錦沉著臉,不悅的冷哼,“那么大的人了,也沒一點樣子!站在這里丟人!”

    唐九臉上的表情垮掉,他怎么了?

    他不就是打了聲招呼,師父真是莫名其妙。

    一旁的唏兒自然知道是因為什么,他憋著笑,對著唐九道,“小九,走吧,你師父累了。”

    唐九臉上立刻恢復了笑容,跟在后面喜滋滋的回了客棧。

    等唏兒和風錦洗漱之后,風錦冷著臉,叫來唐九。

    “把這邊的情況說說。”

    唐九立刻道,“北冥漠明日大婚,北冥瞳遠說,等他大婚之后,再讓我和董劍秋一較高下。”

    “他們北冥家倒是看得起自己!”風錦的臉色更冷,“唐九,我問你,若是你打輸了,你會不會把北冥魅拱手相讓?”

    唐九愣了一下,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他疑惑的道,“師父是覺得我會打不過那個董劍秋?”

    “沒比過,我怎么知道。”風錦橫了他一眼,“你過來這么久了,難道就沒打聽一下董劍秋的功夫如何?”

    唐九立刻來了精神,“據北冥漠說,董劍秋不是我的對手,他說董劍秋擅長的是排兵布陣。”

    風錦越聽臉色越沉,唏兒打了個手勢,讓唐九出去。

    “怎么這么生氣?”她倒了杯茶給風錦,讓他消消氣。

    風錦道,“北冥瞳遠這是什么意思?

    “不管什么意思,我們來都來了,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唏兒臉上的笑容有些冷。

    赤烈從外面進來,“主子,北冥漠求見。”

    “把人讓進來吧!”唏兒開口。

    北冥漠進來的時候,就感覺風錦的臉色不太好,一番客套之后,他在房里坐了下來。

    “聽說你們來了,我也沒時間去接,不過你們來得正好,明日還能喝上一杯我的喜酒。”

    “我還沒恭喜太子殿下新婚之喜呢!喜酒肯定要去喝的。”風錦開口。

    唏兒道,“你今天不忙嗎?怎么會有時間過來?”

    “我不忙,再說就算是忙,你們都到了家門口,我也應該親自來邀請,”北冥漠道,“明日,我在府上恭候兩位大駕。”

    “放心,我們一定過去。”風錦道。

    北冥漠起身要走,唏兒問道,“魅兒呢?怎么沒看到她?”

    北冥漠身子一頓,“她在宮里呢,明日你們就能看到她了。”

    送走了北冥漠,風錦哼了一聲。

    “怎么了?”唏兒一臉不解。

    “沒事,”風錦搖頭。“你看哪一個要當新郎的人,還一臉愁苦,連點笑容都沒有的?要我說,他未必是真心喜歡他的太子妃。”

    唏兒愣了一下,嘲弄的輕笑。

    這就是當權者的苦惱,有時候為了穩固自己的利益,不得不犧牲自己的幸福。

    太子如是,以后他當了君王更會如是。

    可是世子殿下,你生什么氣?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