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855章 屬下是暗衛
    明非楚看向他,“朕不需要這些口頭上的承諾,你記或不記我的恩情,以后我在大周,殿下在南余,就算是永世不忘,朕也沒得到一點好處!”

    南宮淺眠道,“皇上應當比我還要清楚,南宮余傲的是什么樣的人,實不相瞞,淺眠只是想利用這個機會除去他!”

    “然后呢?”明非楚問。

    “我要南余的天下!”既然話說到這個份上,南宮淺眠干脆直說。

    明非楚道,“好,不管是為了大周,不是為了這天下的百姓,朕都不希望南宮余傲坐上那個位置。既然二殿下開口,朕答應你便是!”

    話落,他就對青玦道,“去把二公主帶過來。”

    “是,皇上!”青玦出去。

    半個時辰之后,南宮淺眠已經帶著南宮楚楚回到行館。他命人好好照顧公主之后,立刻到唏園求見唏兒。

    唏兒和風錦一同過來見他,分賓主落座后,風錦問他,“不知二殿下來見世子妃,可是有事?”

    “世子殿下,淺眠是有事相求世子妃。”

    “何事?”風錦面色肅穆。

    “世子妃手里,可有能阻礙傷口愈合的藥?給我一包,我有用。”南宮淺眠話一出口,唏兒和風錦立刻猜到了他求藥的用途。

    風錦眸色深了深,“二殿下,你可想好了?”

    “我想好了!”南宮淺眠神色一正,“我只求讓她的傷口拖延到回到南余,讓大家都看到就可以。”

    話落,他站起身來,對著唏兒拱手一禮,“世子妃能不能在藥方上面,斟酌一二,楚楚畢竟是個女孩子……”

    “二殿下,既然知道她是女孩子,容顏上容不得破損,為何又要如此狠心?”唏兒冷眼看過來。

    南宮淺眠臉色一滯,還是道,“淺眠自知這樣做,對不起二皇妹,但是淺眠別無他法。唯望世子妃這邊,能夠配點好藥。”

    “我盡量吧!”唏兒道,“二殿下也應當知道,為了不讓傷口愈合,肯定要用上一些破壞皮膚的藥物。”

    “多謝世子妃!”南宮淺眠重新坐下。

    “我現在去配藥,也就半個時辰,殿下不著急的話,不如在這里等著。”唏兒走了出去。

    風錦陪著南宮淺眠喝了一盞茶,又跟著他聊了聊南余的形勢。從談話中,風錦知道南余皇上的身子已經大不如前。而皇后又只有南宮余傲這一個兒子,這次救回南宮余傲后,十有八九會繼承皇位。

    “二殿下身后若是有什么得用的勢力,回去之前,就應該發動起來了。”風錦道。

    南宮淺眠一愣,立刻會意,“多謝世子提醒,我回去后,馬上飛鴿傳書。”

    既然他想取代南宮余傲,就要趁著這段時間爭分奪秒干點什么。

    成敗在此一舉,他得精心籌謀,步步為營。

    唏兒拿著配好的藥過來,南宮淺眠接過之后,便告辭離開。

    明日是封后大典,唏兒前兩天便住到了魏家。

    她拿著同織錦和朱砂一同研究出來的禮單,給青魚添妝。青魚接過后,感激得眼睛都紅了,這些日子,魏家和唏兒都為她做了什么,她心里清清楚楚。

    她聲音沙啞,對著唏兒一禮,“青魚謝謝唏兒姐姐。”

    “你是舅舅的女兒,跟我還客氣什么。”唏兒扶起她。

    接下來一整天,后院都非常熱鬧。

    幾乎京城里,所有的官家夫人全都來了,光添妝的東西,就足足裝了三大車。

    第二日,因為入宮之后,還有很多儀式要舉行,所以天剛蒙蒙亮,青魚已經坐上宮里的十六抬大轎進宮去了。

    送走了青魚,唏兒便來和元杉衣告別。

    “唏兒,你這么快就要走?”元杉衣眼中透著不舍。

    “嗯,我們要去一趟碎金,碎金的太子即將大婚,給我們送了請柬。”唏兒喝了口茶,“舅母,不管我在哪,等到瀟逸表哥成親,我都會趕回來的。”

    元杉衣看著她,輕笑道,“我有時候還在想,等小依糖長大了,讓她跟著你習武,以后免得被人欺負,可是看你現在的樣子,我又拿不定主意了。”

    唏兒對著她伸了下舌頭,一臉嬌俏,“小依糖還小,等以后再說。實在不行,舅母可以問她自己啊,她想學,我們再教也不遲。”

    元杉衣眼中帶著擔憂,目光又落到唏兒肚子上。

    唏兒面露窘迫,已經猜到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果然,元杉衣又道,“唏兒,你也成親不少日子,肚子怎么一直沒動靜?”

    唏兒嘻嘻笑了幾聲,“舅母,這個要順其自然啊!我才多大,要孩子趕趟。”

    元杉衣也不好再勸,只是叮囑她在外面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又問了問她,從沙域回來之后,會不會回京城。

    “短時間之內,應該沒時間回來,唐門那邊還有點事,等處理完了,我就和風錦回來看你們。”她還要替外祖報仇,但這件事不能告訴魏家,免得他們擔心!

    回到唏園,見風錦正在等她。

    “你沒去宮里?”她問。

    “沒有,和我相比,那些官員更喜歡那樣的場合。”風錦道,“唏兒,這些天你也忙壞了,要不要多在京城留些日子?碎金那邊我一個人去就行。”

    “嗯,行,那你自己去。”唏兒沉思了一下,立馬答應。

    風錦聽完,忽然拉住她的手,“你是想一個人去追查風毒揚?”

    “我不一定去找他,我留下來先審問唐無絕。”唏兒道。

    “那也不行,你跟我一起去。”風錦道,“反正留下來,你也閑不住,不如跟我一起去碎金。北冥魅是你的朋友,如果你不去,萬一他們有緣無份,我回來沒法和你交代!”

    風錦說完,立刻對著外面道,“赤烈,去把赤焰叫進來。”

    很快,赤焰就從外面進來。

    “世子,您找我?”赤焰徑直看向風錦。

    風錦道,“我和世子妃要去碎金一趟,京城這邊就交給你了,好好看家。”

    赤焰一聽就急了,“世子,我……屬下想跟著世子妃。屬下是暗衛!”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