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其他類型 > 我大概還能活五年 > 第377章 患得患失
    “呼!”

    蘇蘇也是長出了口氣,韋雯對自己的態度蘇蘇感覺的最明顯,然后喜悅一點點的浮上心頭,韋雯的態度轉變說明蘇蘇正式得到了郭銘言一家人的認可,這讓蘇蘇心底滿是激動。

    轉頭看向郭銘言,郭銘言的笑容讓蘇蘇笑容如花般絢爛,也有點想哭,然后一只手覆蓋到了蘇蘇頭頂,郭銘言的眼里充斥著愛意和歉疚,蘇蘇用腦袋蹭著郭銘言的手,笑容越發絢爛,一切苦難都已經過去了,未來,蘇蘇不再畏懼。

    隨著時間推移,郭茗歆那邊也逐漸冷卻下來,仍舊在昏睡中的郭茗歆被帶離了那間滿是醫療器械的房間,被安置回自己的臥室,韋雯沒有再出現,她現在全天候的守候在女兒身邊是不會離開了。

    不過到底是和之前的態度不一樣了,所以特意的有人過來告知了蘇蘇和郭銘言一下。

    蘇蘇有些感嘆,郭銘言這大兒子在韋雯那邊還真是和女兒的地位差了太多啊。

    知道沒自己什么事了之后蘇蘇回到了郭銘言的別墅,蘇家寶和蘇家寧早就等在這里,之前蘇蘇回來的時候他們并沒有和蘇蘇相處太長時間,因為那時候他們出去了。

    這次蘇蘇回來后第一時間也沒有回來別墅,兩個小家伙等蘇蘇等的都有些著急了。

    小豹子和小六子短短幾天已經成了好伙伴,此時正在一哥角落,別看小豹子個頭比小六子大多了,但此時的小六子非常霸道的趴在小豹子身上,而小豹子一點脾氣都沒有。

    郭曦也被抱了出來,十元和顧純也在這,屈文瑞也坐在角落,時不時眼睛還看一眼顧純那邊,等蘇蘇打開門和郭銘言一起走進來的時候很意外納蘭卉等人也在這里。

    郭銘言的別墅里很熱鬧,幾乎蘇蘇認識的除了沒進來郭家園的朱曉東之外全都在這里了。

    蘇蘇很驚訝,因為她回到港深后別墅里還沒有人這么齊的時候,郭銘言對別墅里的人到是沒什么意外,他的身體微微一晃,蘇蘇就看見郭銘言分出了一個分身,然后那分身一閃之后朱曉東也出現在別墅門口。

    “呦,好熱鬧啊。”朱曉東嘿嘿笑著和別墅里的人打招呼,第一個回應的是納蘭卉,她沖蘇蘇挑了挑眉,曖昧的眼神在蘇蘇左右一掃,蘇蘇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蘇蘇囧了下,這位腦洞太大她吃不消。

    趕緊進去,先是回應了弟弟妹妹的擁抱,然后過去將小郭曦從十元的懷里抱了過來,之后才招呼一眾人坐到沙發上后她才對納蘭卉無奈的笑,蘇蘇道:“我說,你這是什么眼神。”

    納蘭卉嫵媚的眼滿是揶揄,也不掩飾自己的意思,整個身體重心都在佘琳身上的她笑瞇瞇道:“其實這也沒什么,時代不同了,誰說只有那些臭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對吧?”

    說這句還不忘沖邊上的兩個男人擠眼睛,聲音毫不掩飾,然后毫不意外的收獲郭大少眼刀一枚和朱曉東的白眼一雙。

    蘇蘇無語:“你再亂說我可要報復了。”

    納蘭卉狐貍般的眸子瞇成一條線,整個人往佘琳的方向又靠了靠:“我好怕啊。”

    蘇蘇更無奈了,她對這妖精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索性不理她的胡說八道,反正她對付不了,到時候郭銘言會收拾她的。

    這一點不光蘇蘇不會懷疑,就是納蘭卉和佘琳都不會懷疑,此時佘琳的表情就非常無奈,自己這小嬌妻的性格還真是明知道要挨收拾也不會放棄機會,說是狐貍,其實更像只頑皮的貓兒。

    佘琳的目光中的寵溺幾乎要溢出來,然后就被熱情的納蘭卉給拉下腦袋,這一幕所有人都見怪不怪了,就算是最害羞的顧純都可以完全當自己沒看見。

    一群人熱熱鬧鬧的在一起,所有人都沒有主動問之前事情的結果,話題不是在蘇蘇這次出去,就是在小郭曦的身上,不少人還感嘆,出去的時候蘇蘇的肚子也才剛剛有鼓起,回來的時候這小家伙已經長得白白胖胖了。

    而對十元這個罪魁禍首所有人也都表現出了包容,沒有針對也不缺熱情,就仿佛之前的事沒有發生過一樣。

    少年的心情無疑是復雜的,平心而論,如果是他自己身處在那個位置,他絕對不會選擇原諒,只是,當真正身處在這個環境中,十元和曾經帶著欺騙時完全不一樣。

    不需要用異能制造假象,他收獲的也完全會是真誠,這個小小的圈子不光有蘇蘇在,也有其他人給少年帶來了不一樣的感覺。

    這是靠異能欺騙所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少年喜歡這個感覺,不過,更多的還是因為有蘇蘇在,有她在就夠了。

    少年眉眼乖順容貌清雋,在將自己當成集體一員后那份乖巧讓納蘭卉看著眼珠子都在冒光,對此佘琳還小小的吃醋了一下,笑笑鬧鬧中一天就這樣過去。

    當曲終人散,當房間中只剩下蘇蘇和郭銘言兩個人的時候蘇蘇終于露出了暈乎乎的表情,有些忐忑也有些后怕,蘇蘇靠在郭銘言身上兩人靜靜的靠在床頭,蘇蘇常常吐出一口氣,心有余悸的道:“銘言,我好怕!”

    郭銘言輕輕摟著蘇蘇,聞言笑道:“我以為你不怕的。”

    “我也以為我不怕。”蘇蘇將自己更加靠近郭銘言,一想到之前的一幕幕蘇蘇就覺得自己血液都仿佛停止了流動。

    她怎么不怕啊,她當然是怕的。

    小白菇是蘇蘇的希望,如果它不能有用,那對蘇蘇來說滅掉的可不光是一個希望而已。

    那樣的話郭母很可能會不再信任她有能力治療郭茗歆,郭家的其他人也會對蘇蘇改變態度,這都是蘇蘇害怕看到的,她的機會說多其實一點都不多,順利的找到小白菇是運氣,而如果不能達到想要的效果,蘇蘇的一切努力都將白費,而之后也會更加困難重重。

    這都是蘇蘇怕的,所以直到現在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在順著自己的希望走,她仍舊在靜下來后害怕的不行。

    郭銘言將蘇蘇牢牢護在懷里,蘇蘇的畏懼讓他心疼的同時也很自責,因為這應該都是他身為男人應該替蘇蘇扛起來的。

    只是,蘇蘇要想在這個家里真正的站穩腳跟,真正的擁有一名少奶奶的權利,這件事就必須她自己爭取才行,他的幫助是必須要有的,但更多的還需要蘇蘇自己,郭銘言會心疼蘇蘇的努力,卻不會阻止蘇蘇的努力。

    家世,這雖然不是郭銘言所愿,但也勢必是橫在兩個人身前的障礙,只有蘇蘇跨過她才能真正以平等的身份站在自己的身邊。

    郭銘言不希望蘇蘇成為自己的附庸,他也不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所以郭銘言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努力后就無條件的開始支持蘇蘇、幫助蘇蘇,如今是收獲的時候,他們收獲了最甜美的果實。

    “蘇蘇。”郭銘言灼熱的鼻息噴在蘇蘇脖頸,這讓還沉浸在之前后怕情緒中的蘇蘇肌膚上浮起一陣顫栗,抬頭對上郭銘言火熱的目光她臉瞬間紅了。

    “銘言,你......”

    ..............

    郭茗歆是在三日后的下午醒來的,醒來后的她在感受到雙腿后瞬間淚如雨下。

    多少次夢中她都懷想著自己可以和正常的女孩子一樣在陽光下蹦跳奔跑,幼年時候她甚至記不清多少次對著母親發脾氣只因為她不能站立。

    直到后來她不經意間看到母親在哄她睡著后在走廊盡頭無聲的哭她才瞬間懂了,懂得了自己的不同,懂得了母親的不易。

    之后的郭茗歆變得沉默文靜,再也不提想要站起來的事情,變得懂事和乖巧,可這樣的她讓母親偷偷哭泣的時候更多了。

    郭茗歆甚至想過死,只是,每一次都在看到母親韋雯的笑臉后打消了,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自己的家世是幾乎所有人都要羨慕的,她有愛她的父母,疼她的爺爺和哥哥,還有最好的生活條件,其實她應該滿足了。

    不能站起來又怎么樣呢,她一樣開心的活下去,哪怕是為了家人。

    曾經郭茗歆絕望過,也為了家人振作過,當災變時代降臨她也曾痛恨過自己沒能力最自己的家人做事,所以,在某一次光塵雨的時候,她趁著所有人不注意自己操作著輪椅去到了天空下。

    那一次,她經歷了終生難忘的痛苦,也得到了讓她重新燃起希望的能力。

    但是沒什么用。

    異能的作用太弱了,弱到郭茗歆看不到一點希望。

    然后,就在她徹底失去希望的時候蘇蘇出現了,那份信任和期盼就算是莊敏璐出現的時候都無法比擬,事實證明蘇蘇并沒有辜負她的期盼,郭茗歆摸著自己已經有了知覺,甚至可以輕微動腳趾的雙腿淚水怎么都止不住,她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雙腿,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是個正常的人。

    “感覺怎么樣?”

    韋雯端著一碗香濃的雞湯進來,看著淚流滿面的女兒她也有想哭的沖動,但韋雯從不會在女兒面前露出軟弱的一面,強壓下心頭的情緒,她輕輕坐在女兒床頭愛戀的幫她擦掉淚痕。

    “你看你,哭得跟只小貓似得。”

    “媽。”郭茗歆托著長長的尾音跟自己母親撒嬌,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從母親手里搶過手帕擦干凈臉上的淚痕。

    眼淚是擦眼睛了,但通紅的眼睛一時半刻沒辦法緩解,韋雯心疼的在心中輕嘆了一聲,她知道這些年女兒心中背負的苦楚比自己要多的多,也正是因為如此,韋雯才在之前作出那樣的決定,甚至不惜犧牲兒子的一部分婚姻。

    對兒子郭銘言她就不愧疚嗎?當然也是愧疚的,但和女兒比起來,韋雯寧可自己兒子恨自己,而另一方面,韋雯也覺得自己兒子能理解自己。

    事實上她承認自己低估了那個叫蘇蘇女孩在自己兒子心中的位置,哪怕兒子沒有明說,但從郭銘言的一舉一動中韋雯能察覺到,如果蘇蘇真的不能得到自己的認可,她的兒子就要忤逆自己,甚至做出自己不愿看到的選擇了。

    雖然這一幕沒有發生,但韋雯能感覺到,憤怒?不,她只感覺到自責,身為母親,不管是對兒子還是對女兒,她都是沒有盡到責任的。

    “媽?”郭茗歆有些奇怪自己母親的走神,韋雯回過神看向一臉詫異的女兒,笑問:“歆歆,你怪不怪媽媽?”

    郭茗歆一愣,隨后明白過來,她雖然年紀小,卻特殊的經歷卻讓她要比一般的小女孩要成熟的多,可以說她很早就懂得了母親的不容易,就因為懂,長到現在連叛逆期都沒有出現過。

    明白過來的郭茗歆撒嬌的偎進母親懷里,她都懂的,所以這個時候她難得露出嬌憨表情,在韋雯懷里拱啊拱的,聲線軟糯:“媽,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擁有像您這樣的母親,擁有如此疼愛我的家人,我永遠都是您的小棉襖,您可不要嫌棄歆歆煩人哦。”

    韋雯強忍著才沒有讓自己失態,母女倆之后的幾分鐘內誰都沒有說話,享受這溫馨的時刻,然后在韋雯的幫助下,郭茗歆一點點的熟悉了自己雙腿的變化。

    三天的昏睡讓郭茗歆的雙腿有了非常大的好轉,最大變化就是她的腳趾能動了,雖然動的很勉強,幅度也很小,但對雙腿從來都沒任何知覺的郭茗歆來說,這不亞于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莊敏璐給她治療了幾個月,最大的收獲也只是讓她能隱約感知到雙腿罷了,而每當莊敏璐給她治療之后,郭茗歆都會感覺到虛弱和要不舒服很長時間。

    而這次郭茗歆沒有感覺到絲毫不舒服的地方,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情變好,她只覺得渾身通泰,那份清晰可查的向健康邁進的舒適簡直讓她有上癮的感覺。

    這就是健康的感覺嗎?郭茗歆感覺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那份本能的欣喜讓郭茗歆真的感覺自己要上癮了。

    可,也僅此而已了,并沒有能夠站立起來這讓郭茗歆有些失望,之前的她告訴自己不要抱太大希望,因為她知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她失望了太多次,已經害怕失望了。

    不過,當真的取得了非常大的進展,郭茗歆又患得患失起來,不會她的恢復就只能是這個程度了吧?

    :。: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