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豪門天價前妻 > 第2698章 非要對我這樣殘忍嗎?
    褚洛凡一聽,心里又是難免失落。

    “那好吧……”褚洛凡聳聳肩,“還想著在國外遇到,很巧合呢,卻沒想到這兩天你這么忙,一起吃個飯的時間都沒有……”“有機會吧!”

    石墨晨淡淡說完,微微點頭示意了下,沒有再說什么的就直接跨步越過褚洛凡離開了。

    褚洛凡站在原地,好半響都反應不過來。

    一般來說,她剛剛的話,不管是禮貌上還是什么的,難道就算不能一起吃個飯,也能一起喝點兒東西什么的嗎?

    石墨晨竟然無視了她的潛意思不說,直接走了?

    !褚洛凡微微張嘴想要笑,卻發現笑不出。

    她回身,看著石墨晨已然走到了電梯處,微微攥了攥手,嬌媚的臉上,滿是憤憤。

    拿出手機,撥出幺幺的號碼。

    “怎么了?”

    幺幺聲音有些迷糊。

    “改下機票,今晚走。”

    褚洛凡說著,人已經往酒店側樓的電梯走去。

    “啊?”

    幺幺擰眉,“為什么?”

    “石墨晨今晚的飛機走。”

    褚洛凡說道,“你改個時間晚點兒的,我們早些去機場。”

    “好吧……”幺幺撇嘴了下,應了聲。

    褚洛凡掛了電話,回頭又看了眼主樓電梯處,“我就不信,我在你跟前多晃晃,你還能這樣漠視我。”

    “晨少,要改到晚上走嗎?”

    進了電梯后,大鬼疑惑的問道。

    “不用。”

    石墨晨淡淡開口。

    “那剛剛……”大鬼擰眉,“怕是明天機場有可能遇到。”

    “不會。”

    石墨晨依舊是兩個字。

    大鬼聽了,也沒有再問什么。

    電梯上升,電梯壁上倒映出兩個人的身影。

    石墨晨眸光微深,眼底閃過冷然。

    褚洛凡怕是會改簽,他自然還是按照原定計劃,明天飛洛城就好。

    思忖間,電梯抵達。

    就在電梯門打開的瞬間,石墨晨手機震動了下,收到信息。

    笙笙:有件事情我很為難,不管做不做都會傷害到別人,你覺得我應該如何選擇?

    石墨晨看著信息內容,幾乎不用想,他就能猜到唐笙指的是什么?

    龍楚恒!也只有龍楚恒,傷害他對于笙笙來說,會糾結的不知道如何抉擇。

    石墨晨邊走邊回復:如果都是傷害,那么早些的傷害,八成的幾率會比晚些傷害的力度要小。

    笙笙,人生很多抉擇,沒有做出選擇的時候,你永遠不知道你選擇后會給你什么答案,但我們不能因為害怕答案,而規避選擇。

    唐笙看著石墨晨的回復,微微擰眉了下,總覺得他好像知道她問的是什么?

    唐笙暗暗輕嘆一聲,發了消息:我想你了,想要抱著你,也想你抱著我……石墨晨只覺得身體里有什么東西迅速的抓住了他的神經,只見他好看的嘴角微揚,回復:我也想你。

    唐笙看到回復,嘴角也是不自覺的就揚了起來。

    這一刻,她發現很難的選擇,一下子變得不難起來。

    是,如果都是傷害,那么就讓傷害今早白熱化,這也才有更多的時間去撫平傷害。

    想著,唐笙撥了龍楚恒的電話。

    龍楚恒坐在龍家大宅一處休息亭里,看到來電,沒有當即接起,只是看著屏顯上的名字,好似心尖都在疼。

    就在來電快要斷的時候,龍楚恒接起,將手機置于耳邊,“笙笙……”“唐家年會完了,我找你有事。”

    唐笙開口。

    龍楚恒嘴角劃過一抹自嘲的冷笑,視線落在前方說道:“突然有事,明天要去澳海,唐家年會沒有辦法參加。”

    “嗯?”

    唐笙愣了愣,“怎么這么突然?”

    “嗯,緋夜突發了些事情。”

    龍楚恒說完,問道,“找我什么事?

    不著急的話,等我回來再說。”

    唐笙想著,這也不是電話里就能說的,應了聲,“等你回來再說吧!”

    “好……”龍楚恒應著聲,一個字里隱藏的全然都是酸澀下的痛苦。

    掛了電話,龍楚恒又是自嘲一笑,喃喃出聲,“笙笙,非要對我這樣殘忍嗎?”

    話落下,龍楚恒嘴角的自嘲越來越盛,透著酸澀下的痛苦。

    手機,再次因為來電震動起來。

    龍楚恒微微收斂了下心神,看了眼來電接起:“時光……”“楚恒,”時光喊了聲,心情沉重,不知道要說什么,卻又仿佛很多話要說,“有空嗎?

    喝一杯?”

    “你明天有秀,今天喝酒不好。”

    龍楚恒淡淡開口,縱然此刻也想喝一杯,卻依舊貼心的提醒。

    時光是公眾人物,喝酒太容易第二天浮腫,對于她來說,黑粉和對家營銷自然不會放過這個黑她的機會。

    “就是突然想喝一杯……”時光言語里明顯的情緒不太好,“人生嘛,總得有那么幾次不理智下的放縱。”

    龍楚恒沉默了,過了幾秒后,應了聲,“好。”

    頓了頓后說道,“老地方。”

    “嗯。”

    時光應了聲,隨即起身換了衣服,沒有坐保姆車,而是借了一個不被狗仔認知里和她有關的人的車離開。

    ……紐約。

    石墨晨回來后,和大鬼等人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將鬼殺的事情徹底交給他們,準備在難得的清閑時光里,回洛城,陪家人一些天。

    “我發現,”小鬼神秘兮兮的又蹭到喬雨身邊,“晨少最近有些不對勁。”

    喬雨冷漠看小鬼一眼,沒有接話。

    因為,她清楚,就算她是個空氣,小鬼也能一個人自說自話的將要說的說完……完全的話癆體質。

    “你看啊,”小鬼微微下巴朝著石墨晨的方向挑了下,“雖然平時晨少也會一個人獨自思考什么的,可最近,明顯看著不像是思考什么大事,還偶爾臉上有惆悵呢!”

    喬雨又看小鬼一眼,不理他。

    晨少為什么會這樣,她大概是清楚的。

    唐笙。

    除了唐笙,也不會再做第二人之想。

    小鬼還在小聲的在一旁絮叨著,喬雨雖然很煩,可這幾年了,也算是習慣了。

    隨著小鬼很單純的分析,喬雨暗暗輕嘆一聲。

    她不懂愛情,可也許因為不懂才能看得清……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唐笙以后會害了晨少。

    而這樣的擔心她越是覺得晨少能處理好,卻越覺得最后會一團糟……沒有為什么,完全是女人的第六感。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