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顫抖吧,渣爹 > 第七百三十章 旺夫
    被四皇子所承認,顧珊本來悲傷的情緒好轉許多。

    “其實我在顧家并非外面所傳說中過得不堪。”

    顧珊仿佛為加重四皇子對自己的重視,輕聲道:“這些年來,我一直都是父親的嫡長女,在幾個姐妹中,地位最高,否則我也無法被選作六公主伴讀,更不會入宮,遇見四殿下。”

    四皇子不如陸錚昳麗俊美,但他身上有股特殊內斂的氣質,特別成熟,很是吸引在夢中經歷過一生的顧珊。

    “李夫人的確有意把我遠嫁,可我……我不愿意的話,顧家也不會逼迫我。”

    顧珊羞澀般垂下頭,四皇子的手握著她的小手更緊,“珊兒,爺想娶你過門。”

    總算是等到四皇子這句話了。

    只要她能嫁給四皇子,以后誰人再瞧不起她?

    她輔佐四皇子坐在至高無上的位置后,為四皇子生兒育女,成為最貴重的女人!

    哪怕前期吃點虧,受點委屈,為以后的好日子也是值得的。

    現在嘲諷她的人,以后都會跪在她腳邊搖尾乞憐。

    “四殿下。”顧珊向四皇子懷里靠了靠,四皇子不動聲色擁抱住她。

    本能他不喜歡太主動的女孩子。

    尤其是他們尚定親時,牽手已是四皇子的極限了。

    但是顧珊在夢中有過幾段感情的經歷,比起保守的少女,她難免更為外向。

    四皇子想著也許顧珊是受了生母的影響。

    顧珊滿心歡喜,很難看穿內斂的四皇子真正心思,手臂環住四皇子的腰,輕聲說道:“上次我同您說得事兒,您可有考慮清楚?”

    “你是說出繼為皇貴妃子嗣的事?”四皇子聲音沉穩,“此事恐怕很難,爺畢竟是有生母的……”

    “可她對您并不好,我知曉您孝順她,但是她不值得您付出啊。”

    顧珊溫柔心疼的眸光宛若一只無形且溫暖大手,輕輕撫摸四皇子的臉龐。

    “別人不心疼您,我為您委屈難過。難不成就因為她是您生母,她為了另外一個兒子害您性命,傷害您身邊的人,害您子嗣,您也不得反抗?”

    四皇子眸子鋒利幾分。

    顧珊哽咽道:“我同四殿下都是父母緣淺的可憐之人,父親對我不聞不問,生母又……四殿下,這世上只有我最能體會您的委屈,您的痛處。”

    “因為當年的事兒,四皇子妃不理解您,怨恨您,可她卻不知您是最痛苦的一人,一邊是生母,一邊是愛子。”

    晶瑩的淚珠從顧珊臉頰滾落,四皇子微垂著眼瞼,好似極為是難過,強忍悲傷。

    顧珊撲到四皇子懷里,嗚咽了好一陣子,溪姨娘說起這些事,顧珊就很傷心了,當著四皇子的面,她哭得跟自己受了很大委屈一般。

    甚至比哭自己更悲悲切切。

    總要讓四皇子明白,她才是最愛慕四皇子的女人。

    畢竟顧珊是做不了皇子正妃的。

    不過李氏能從妾成為夫人,她為何就不成?

    入了四皇子府,就是皇家媳婦了,在皇家中正妃和側妃并不似勛貴重臣之家分得那么清楚。

    誰得寵,誰就有面子!

    在皇家最看重得就是兒子,母以子貴是常態。

    最近的例子就是當今太后娘娘,當時在后宮中,她不是最為得寵的妃嬪,很多妃嬪都看她不起。

    她出身又低,沒有娘家做靠山,默默無聞。

    但是她現在卻是最為尊貴的女人。

    “四殿下有著鯤鵬之志,何必為不值得人束縛住自己的手腳?”

    顧珊哽咽勸說道:“父母不慈,兒女總不能憋屈著,任由父母欺凌,何況眼下……德妃娘娘只看重八皇子,為了他,德妃娘娘連您也會犧牲的。”

    “并不是出繼后,您就不孝順德妃娘娘了,不管如何,她總是生養了您一場,只是以后您再同八殿下起爭執,不至于再因為她的偏心而受委屈。”

    四皇子的手輕輕拍著顧珊的后背,眸色復雜,“皇貴妃未必肯答應,她若是想抱養皇子也不至于等到今日。”

    顧珊抿了抿嘴唇,輕聲道:“我知曉皇貴妃命中有一劫難,若是四殿下有心,解救了皇貴妃的話,她就會明白沒有兒子,在后宮中到底有多艱難。”

    “你知道?”

    四皇子目光深沉,捏起顧珊下顎,“你不是哄騙爺?”

    顧珊含淚淺笑,“我欺騙誰都不會欺騙您,您是我全部的希望,是我傾心相戀的人,除了您以外,旁人對我只有侮辱輕蔑,只有您把我當做珍寶。”

    不知是不是老天憐愛她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和委屈,顧珊最近做夢雖然次數不多,但夢中也不再是姜世子和她的愛恨情仇。

    反而同她有牽連的人多了起來。

    比如四皇子,昨兒她就夢到同四皇子有關的事情。

    顧珊在四皇子耳邊輕聲說道:“有一件事情,我從未同人說起過,在我降生時,有道長給我推算過命格兒,說我是旺夫命。”

    “不是六妹妹那樣被李夫人吹捧起來的旺夫旺子的命格。”

    “而是真真的好命格兒。”

    顧珊有幾分自傲,她比顧珈和顧璐厲害多了。

    如今她也看出顧珈和顧璐都有特殊的機緣。

    顧珊始終認為沒人比得上自己的機緣。

    至于顧瑤外面的好命格,不過都是李氏花銀子胡吹出來的。

    四皇子緊緊扣著顧珊的腰,審視的目光一寸寸劃過顧珊周身。

    顧珊莫名胸口一緊。

    四皇子扯起嘴角,”旺夫命?好,爺想到怎么能盡快娶你過門了。”

    顧珊眨了眨眼眸,“您是說真的?”

    “江南白家少爺配不上你,爺一會兒使人給他遞個話,他自然不敢再糾纏于你。”

    “謝謝四殿下。”

    顧珊卸掉了心頭的大石頭,預期靠神神叨叨的顧珈,還不如依靠四皇子呢。

    “爺的女人不是一個商賈少爺能碰的。”

    四皇子難得顯得很霸道,顧珊將臉龐埋入他胸口,激動和欣喜令她身體柔軟,且微微顫抖著。

    因此顧珊錯過了四皇子眼底劃過的戒心。

    旺夫命?!

    可以提前預知危險?

    顧珊這樣的女子決不能落在他兄弟手上!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