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特種兵王 > 第二千四百四十一章 楊弘濟
    屠戰宗內域!

    這里同樣非常的遼闊,這段地域非常的遼闊,而且在這一段地域之外有天然的屏障,把屠戰宗外域與內域嚴格的劃分了開來。

    在屏障中間,則是無盡的毒氣,即便是戰斗神圓滿的高手,也別想從毒氣中通過。

    戰斗世界的大能人物從這一片地域開闊出來了一條通道,連接屠戰宗的內域與外域。

    想要從屠戰宗的外域經過內域,那就必須要經過這條通道。

    此時一位信使飛速的奔跑在通道之中,等跑到了通道的盡頭,大聲叫道:“報!”

    “什么事如此慌張?”

    此人剛跑過來,一位穿著白袍的白眉老者冷聲喝道。

    “楊長老,不好了,蕭容豐蕭隊長戰死在了外域!”信使顫聲回道。

    蕭容豐,是楊弘濟長老的得意弟子!

    楊弘濟,則是屠戰宗的內門的一位長老。

    本來楊弘濟把蕭容豐安排到屠戰宗的外域去,有自己的私心。

    因為現在裁決者陣營與反裁決者陣營勢如水火,他們屠戰宗與裁決者陣營交界處的外域根本就不會存在大型的戰火,他把蕭容豐派到這里去,只是想要增加蕭容豐的功勞,這樣有助于蕭容豐以后在宗門里面得到提升……

    可是,現在蕭容豐竟然死了!

    他的弟子死了,他最器重的弟子死了!

    “是誰干的?”

    楊弘濟牙齒幾乎都咬碎了,一張臉沉得如同死水,又如那即將要爆發的火山。

    “他們稱此人叫沈隊長……我們的人沒有打探到更多的消息。”信使回道。

    “沈隊長?他們負責外域的隊長,不是叫柳通嗎?怎么現在姓沈了?”楊弘濟疑惑問道。

    信使搖了搖頭,表示什么也不知道。

    楊弘濟這才繼續問道:“這姓沈的是帝意強者?”

    “他……他只有戰斗神后期的實力!”信使小聲說道,聲音之中有著難以置信。

    當他自己收集到情報之后,聽說沈楓只有戰斗神后期的實力,結果卻是殺了蕭容豐的時候,都非常難以置信。

    “戰斗神后期?裁決者陣營的絕世天才?”

    楊弘濟的目光望向了裁決者陣營所在的方向,他打破腦袋也想不通,為何裁決者陣營會派出如此天才的人物來到屠戰宗外域,這種天才人物,應該派過去與反裁決者陣營交手才對啊。

    就在他思考的時候,又是一位信使飛奔了過來,跑到了楊弘濟的面前,低聲說道:“楊長老,有裁決者陣營那邊傳出來的消息。”

    “哦,什么消息?”

    楊弘濟有些心不在焉的問道,現在他的全部心思都在這個姓沈的隊長身上了。

    “我把秦副宗主身邊的密使帶過來了,密使說這件事情要親口與你說。”信使回道。

    秦副宗主!

    楊弘濟的瞳孔狠狠一縮。

    信使嘴里的秦副宗主,正是秦長風,也就是裁決者陣營的大長老。

    恐怕任誰也想不到,裁決者陣營的大長老,也是屠戰宗的副宗主吧。

    秦長風是屠戰宗安插在裁決者陣營里面的最隱秘的一顆棋子,不到關鍵時刻,秦長風不可能暴露。

    現在秦長風竟然把自己的密使派過來

    了,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看來,裁決者陣營里面有著重要的事情發生。

    “快,把秦宗主的密使請過來。”楊弘濟考慮了片刻之后,迫不急待的說道。

    信使迅速應了一聲,離開了這里,不久后,帶著一位戴著面具的密使出現在了這里。

    楊弘濟來到密使面前,對著密使施了一禮,恭敬道:“不知上使喚有什么吩咐?”

    秦長風的密使出現,代表著秦長風親臨,楊弘濟不得不恭敬。

    “把他們都叫退。”

    密使揮了揮手,用陰陽怪氣的口氣向楊弘濟說道,那聲音就像古時候的太監一樣。

    “所有人給我退下。”

    楊弘濟向下面的人吩咐道,等到與面的人退了下去,他才繼續道:“上使大人,現在可以說了吧?”

    密使捏了一個蘭花指,說道:“傳秦副宗主的命令,派帝意高手消滅一位叫做沈楓的隊長,此人現在正在屠戰宗的外域!”

    楊弘濟聽到這話,簡直想一巴掌把這個密使給拍死。

    麻痹的,你就不能夠早點來傳話?自己的徒弟現在都死在了此人的手里。

    他現在很確定,絕對就是這個沈楓殺了自己的徒弟。

    不過,想拍死密使的話他可不敢說,他開口道:“上使大人,能不能透露一點消息,這個沈楓到底是什么來頭,秦副長老竟然敢冒著暴露的風險,也要讓你過來傳達他的旨意?”

    “哼,不該你問的你別多問。”

    密使聽到這話,冷喝道。

    楊弘濟的嘴角一陣抽搐,隨即他拿出一枚空間戒指,遞給了密使,嘿嘿道:“上使大人,這是我的一點兒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上使拿過空間戒指,看了看里面的血晶,滿意的點了點頭,回道:“那我就給你透露一點吧,戰尊想把此人作為他的接班人培養,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吧?”

    “好,我知道了!”楊弘濟聞言,眼中有著一抹瘋狂之色。

    “知道就好了,這件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最好別說出去,不然的話,哼哼……”密使怪笑了兩聲,飄然而去。

    等到密使離開后,楊弘濟考慮了一陣,向宗門內部走去。

    這一次,他要打著為徒弟報仇的名義,親自對沈楓出手。

    既然沈楓是戰尊的接班人,那只要把沈楓給抓住了,到時候就是對付裁決者陣營非常重要的一枚棋子。

    而且,沈楓能夠被戰尊看重,那么必然有過人之處,如果他有機會把沈楓身上的機緣給剝奪了。

    “桀桀……”

    想到此處,楊弘濟忍不住怪笑了起來。

    ……

    “你們說這外域有血晶脈?”

    沈楓把柳通等人救了之后,重新帶著柳通等人進入到了雄原城,而后他在雄原城里面重新布置了防御型的陣法以及幻境,這才坐在了主位上面。

    至于柳通等人,被沈楓救了之后,視沈楓為天人,現在甘愿聽從沈楓的調遣。

    沈楓現在就坐在雄原城的城主之位上面,而柳通等人則是站在下面。

    “不錯,這屠戰宗的外域,是一片尚未完全開發的區域,在這一片區域之中,有著無數修煉的天才地寶,也有著無數的血晶脈的存在,這也是為何

    我們裁決者陣營與屠戰宗之間一直有摩擦的最重要的原因。”柳通向沈楓回道。

    屠戰宗的外域,現在對于裁決者陣營來說,是一塊肥地方,其實裁決者陣營很想把這里給開發出來。

    但是,因為有反裁決者陣營的存在,讓得裁決者陣營不敢全力對屠戰宗出手,以至于現在裁決者陣營與屠戰宗在屠戰宗的外域部位一直在小打小鬧,雙方纏斗得不可開膠,誰也沒有辦法安心去搜尋這些天材地寶和探測血晶脈。

    “想要把這片區域守住,難啊!”

    沈楓聽到柳通的話,陷入了沉默之中。

    如果讓下面的人都固守在雄原城之中,那么他憑借防御的陣法還有幻陣,應該可以擋住屠戰宗的攻擊。

    但是,他們不可能一直呆在城里面。

    如果他們龜縮在城里面不出去,那么屠戰宗的那些弟子說不定就會去尋找天材地寶,甚至于我是擦測血晶脈,開采血晶。

    沈楓要派人出去巡邏。

    一旦派人出去巡邏,那么巡邏之人就非常的危險,一旦遭遇到大股的敵方勢力,逃都逃不掉。

    屠戰宗的外域非常的廣袤,即便是以沈楓的實力全力飛行,也要飛十天十夜。

    如果真的發生大規模的打斗,他想要去救援自己的隊員都來不及。

    現在他就算是向裁決者陣營發出請求,要求增派人員來這里都實現不了,因為現在裁決者陣營的大部份強者,都在與反裁決者陣營之間對峙。

    總部,實在抽調不出來人了。

    沈楓想過把大惡魔給招出來守這片區域,而且完全守得住,可是如果大惡魔出現在了九重天,那么對整個戰斗世界到底是好還是壞?

    最終,沈楓忍了。

    這件事情,當真是扣腦袋啊。

    “隊長,屠戰宗的高手過來了。”

    在沈楓思考怎么守這片區域的時候,肖成從遠方飛了近來。

    這幾天時間肖成在與沈楓學習空間移動,現在肖成掌握了一些空間移動的要領,能夠把自己的身形很好的隱藏在虛空之中,同時還能夠短距離的移動。

    有了這種本領之后,沈楓很直接把肖成推了出去,然后做了自己的斥候,說得不好聽一點兒,就是放風的人。

    “嗯?來了多少人?”

    沈楓沒有再思考如何去計這一片區域的問題,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如何把這一群來找自己等人麻煩的人給消滅掉。

    “只有十五人,但是有一位老者,他身后的帝意……帝意已經凝固成花了。”肖成顫聲道。

    帝意凝聚成花!

    當大家聽到這話的時候,整個大廳都沉默了,落針可聞。

    三花聚頂,五氣朝元!

    這是帝意的一種表現,如果達到三花聚頂的狀態,就代表著帝意小成了,如果能夠達到五氣朝元的狀態,就代表帝意大成了。

    像大天督戰尊、大長老秦長風,都是五氣朝元的高手,這樣的人物,可以驚艷整個戰斗世界。

    而三花聚頂的強者,也不賴,這種人物至少都是大宗門的長老級別的人物。

    當然,在三花之下,還有一花兩花,不過能夠把帝意凝聚成花的強者,都是非常變態的人物。

    這一次,沈楓有麻煩了!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