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貴
    他們上崗村的人在省城的時候,人家李家兩口子怎么行事的,村里人心里都有數。

    小四那婆家的人呀,沒嫌棄過他們鄉下人,有點什么事情求到人家頭上,能不能辦,人家都客客氣氣的跟著里里外外的招呼著。

    這份人情,那可不是朱小四或者田嘉志一個人的,那是他們上崗村的。

    田大隊長想到這里,為這事愁死了。朱家兩口子怎么就走到今天這步,連臉都不要了呢。

    李家兩口子隨便去誰家,田大隊長都能保證,把人當客人招待的熱乎乎的,可就這個朱家,田大隊長做不了這個保證呀。

    而作為親家,人家李家兩口子那是肯定要去朱家走一遭的。

    田大隊長就想了,回頭就得找朱會計商量商量,這事呀,不能就讓朱家兩口子那邊隨便折騰,這不是一家一道的事,那是上崗村的事。

    至少不能讓人說出來,他們鄉下人沒人情。

    田大隊長那是一心兩用一邊吃喝一邊琢磨著這點事。

    那邊李家兩口子同高家兩口子一點負擔都沒有,作為客人人家很高興的。

    高老太太都說:“要說風土人情,這地方最好。”

    李紅旗媽媽:“那肯定是,知道我要來村里,牛大娘可是把村里哪能走走,哪還能看看都給說清楚了,說的仔細著呢,我算是知道孫怡為什么那么推崇牛大娘了。”

    田野:“那是,本來牛大娘聽說你們過來,那是要陪著你們一塊回村子的,可就因為兩人放不下田蜜的親事,這不是連村子都不回了嗎。”

    說起來牛大娘這份精神,那可真是讓田野佩服,為了管閑事,自家的正經事都可以往后拖。

    李紅旗媽媽:“那可真是夠費心的。”

    高老太太笑而不語。這位牛大妹子,活的精彩,是少有不委屈自己的人呢。而且特別的有意思。

    田大隊長媳婦“哎呦,快別提了,這個攪事的婆娘呀,還不知道折騰成什么樣呢,到時候真有個好歹的,多對不起人家大姑娘呀,那個小伙子也不錯的。”

    田大隊長算是看出來了,自家媳婦那是個直的,有什么說什么,同這兩位在一起,那真是一點心眼都沒有呢。不懂得城里人,藏半句的心得。

    李紅旗媽媽:“誰說的清楚緣分在哪呀,沒準就讓牛家嫂子給折騰成了呢。”

    田大隊長媳婦:“哎,但愿一起都好吧,那個小伙子真的不錯的。要說牛家的眼光還是有的,就是這個攪事的本事,實在是讓人頭疼,別把好事變成壞事,我就念佛了。”

    田野:“嬸子,擔心也沒用。別多想了。”可不是那么回事嗎。

    兩老過來這邊挺高興,吃的不錯,喝的更好。熱熱鬧鬧的接風宴更是讓田大武媳婦特別的露臉,人都精神了好幾分呢。

    田大隊長家里這么熱鬧,大伙都看到了,朱家兩口子自然也看到了。

    朱大娘那一張臉都要耷拉到地上了,心里咒罵了不止一次了,除了上崗村就沒有別處可去了呀,怎么一個個的都往這邊跑呀。沒事閑的也不是吃飽了撐得。

    然后就咒罵田野同田嘉志,不會過日子,招唄那么一堆吃閑飯的,家里有錢呀,都是大風刮來的呀。

    可恨他們家好好地過日子,挨著這么一家子缺心眼的近,跟著都不消停。

    尤其是想到那兩人還是朱小四的公婆,朱大娘心里就不痛快。

    這村里住著講究的是人情,別看朱大娘不走人情,可心里明白著呢。

    這兩口子過來了,自己不招待又要被人嘀嘀咕咕的好些日子,招待吧,真心的不愿意,哪來的交情呀。哼。

    尤其是想到朱鐵柱現在對老二家的小子還不死心呢,朱大娘就鬧心,沒事就又找地方給朱小三打電話去了。

    這次不張羅著朱小三兩口子生孩子了,而是改為:“三兒呀,你們什么時候回家呀。”

    朱小三都愣了:“回家,媽家里有事呀。”不然這么遠的路,哪能說回去就回去呀。

    朱大娘:“人家都知道回家,家里熱熱鬧鬧的,你怎么就不知道回家呀,你不放假呀,還是你丈母娘,你媳婦攔著不讓你回來,我就知道那不是個好東西”

    朱小三有點尷尬,邊上就是老丈母娘同媳婦,都這哄他們家嬌嬌呢。

    跟著:“媽,你這是說什么,怎么扯那么遠呀,再說了,小會對你多好呀,但凡有點好東西都惦記你。你這么說小會,小會聽了多心寒呀。”

    朱大娘:“她要是真惦記我,不用給我好東西,讓她給我生個孫子。說的好聽,還不是離得遠,耍耍嘴皮子,少糊弄我。她心寒,我還心寒呢。”

    朱小三看著電話都有一分鐘了,她媽竟然還沒撂下呢,這是真的有事:“媽,是不是我爸身體不好呀,我給我二哥打電話。”

    朱大娘:“找他做什么,你爸好著呢,有事也不讓他看笑話。”這話說的多遠,多硬呀。

    倩倩奶奶在邊上搖搖頭,這親家兩口子可不算是明白人,那么有出息的兒子,非得這么折騰,把孩子折騰的離心了,他們能有什么好啊。

    朱小三不得不開口:“媽你越說越遠了。”不然朱大娘不定說出來多難聽的話呢。家丑雖然早就外揚了,可朱小三還是想要稍微的給父母留點臉的。

    朱大娘被兒子給打住話頭,心情更加的不好了:“你到底回不回來。”這是要給兒子下通牒呢。

    朱小三看看時間:“媽我才從家里回來的,你也知道,我這學校距離咱們家遠,倒騰不起,來回路費太貴了。”要說還是親兒子,掐朱大娘的軟肋一掐一個準。

    朱大娘一聽路費,立刻就不再提回來這個問題了:“誰讓你當初考大學的時候跑那么遠。早知道咱們就在進出上大學,省多少路費呀,媽也能過去看看你。”

    看看電話時間,朱大娘一陣的心疼肉疼的,說兩句話都要錢,可不敢多說的。

    說完就把電話放下了,掐著點呢,不夠二分鐘。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