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網游動漫 > 黃庭道主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蓬水府,故態復萌!
    斬了光明神王,再無人敢阻攔陸青峰。

    與兩個得意弟子,一同回轉山門。臨走時,玄寧子捎帶手將尸首兩分的光明神王尸身也收走。

    神王身軀。

    若是煉器,能煉仙器。

    若是煉化,也能煉出不少神髓、神血、神力,雖比不上神格與神性珍貴,但價值也是極大。

    玄寧子執掌偌大仙宗,看不得浪費。

    于是收走。

    而后便直奔山門。

    廣元仙宗不在天上,不在深淵,而是位于汪洋大海深處島嶼之上。

    海喚作‘長生海’,島喚作‘逍遙島’。

    取‘長生逍遙’之意。

    以長生海為核心,四面八方十多座大陸、七處大洋,全都是廣元仙宗輻射范圍。當中修行仙道者眾多。出了這個范圍,雖也有不少仙修,但大多不成氣候不成規模。

    這一日。

    陸青峰與玄寧、玄愚跨過大陸跟山川,越過一重重大洋,來到長生海。

    ……

    長生海。

    逍遙島。

    陸青峰高坐上首,下方數十人各自排開。一眼掃去,大多人陸青峰都認識。

    位列最前的,當然是玄寧跟玄愚二人。

    二人身后。

    又分作三列。

    其中五弟子玄正、記名弟子玄空、骷髏王費迪南德、二代首席靜云等四位地仙站作一列,三人身后是陸青峰當初收下的二十四名記名弟子中,如今僅剩的兩個大乘真仙。

    此外,以四弟子玄誠、六弟子玄心、記名弟子玄方、玄云、地獄三頭犬柏蘭特以及二代弟子靜真等六位真神為首,與二十四名記名弟子中,轉修蠻神之道的兩位半神、四位圣域站作一列。

    這兩列的人物,陸青峰都不陌生。

    但最后一列,一個個散發真神氣息,陸青峰看著眼生。細數一番,共有九人。

    不出所料。

    應當就是廣元仙宗那九個真神客卿了。

    一眾弟子、九位客卿,看向上首陸青峰,心緒各不同,但都有震驚。

    只不過。

    九位真神更顯得拘謹些,而以玄誠、玄正為首的弟子們,更多的則是驚喜。

    他們一個個都是陸青峰手把手教導出來,自是感情深厚。

    不是旁人能比。

    如那玄誠、玄正。

    都是陸青峰初至蠻神界時,在那庇護所中就被陸青峰收為弟子。

    玄誠本名‘西蒙’,出身牛頭人一族,黑乎乎的頭上頂著兩個牛角。

    臉上驚喜。

    忽的。

    身后玄心碰了碰他,拉著他,領著身后幾位真神、半神、圣域,沖著陸青峰拜下。

    “……”

    玄誠愣神。

    玄心更為通透,跪在地上,沉聲道:“弟子等棄仙道,修蠻神道,愧對老師!”

    一聲落下。

    玄誠這才反應過來,忙也磕頭,心中惶恐。

    這惶恐不是因為擔心老師責罰呵斥,只是怕離經叛道,被老師逐出師門。

    玄寧、玄愚等地仙見狀,也都眉頭皺起。

    轉修蠻神道,實在是情非得已。

    仙道艱難。

    在蠻神界中,他們又是開拓者,更是難上加難。

    修為困頓。

    若不轉修,就要身死輪回去。面臨生死,沒人能夠坦然。更別說還有蠻神之道在眼前,活生生一條生路,不是誰都能忍住誘惑的。

    蠻神之道。

    借助神性、神格,若是參悟,進境極快。若是煉化融合,更是頃刻能成就半神乃至是真神。

    這是長生捷徑。

    也是快速增強廣元仙宗實力的路子。

    以往并無問題。

    可當昔日傳授他們仙道的老師歸來,見著他們轉修的蠻神之道,會是什么態度,卻很難想象。

    眾弟子忐忑。

    那九位真神客卿更是不安。

    他們可不是新晉真神,當初眾神逼死陸青峰,他們中雖然沒人出力,但難保不被記恨。

    要是眼前這尊輕而易舉斬殺了光明神王的兇人連自家弟子轉修蠻神之道都難容忍,那他們這些客卿長老可就兇險了。

    殿上寂靜。

    氣氛凝重。

    陸青峰見狀,見著眾弟子、眾真神戰戰兢兢,不由笑了:“都起來吧。為師豈是食古不化之人。不論是哪條道路,修行所為的,不過都是長生久視不朽不滅。仙道難證,不修蠻神之道,豈不是要在一棵樹上吊死?”

    陸青峰向來開明。

    換做是他。

    在這種情況下,也定會轉修蠻神道,又怎會怪罪弟子。

    “謝老師!”

    玄誠、玄心聞言,這才松了口氣,站起身來。

    玄寧子此事揭過,順勢給陸青峰介紹一旁九位不朽真神。

    ……

    蠻神界中。

    陸青峰至,斬神王,一切都在掌握當中。只等三次講道完畢,修成天仙便可出蠻神界。

    而蠻神界外。

    陸青峰沒跟殷太歲、六瞳尊者過多糾纏。

    這兩位修行無數歲月,閑的發慌,在這蠻神界外能對峙爭斗一個元會之久,陸青峰自愧不如,也耽擱不起。

    而殷太歲、六瞳尊者則自忖斗不過這位新任天蓬,再者又被歸還了方才刷走的兵刃、法寶,也不好阻攔。

    陸青峰得以輕松離去。

    這一下。

    暢通無阻,徑直去到廣元界,將敖樂、陸逍陸瑤、章庶、林楓、文廣、張楊等親近之人全都接走。

    只留下敖俊執掌廣元界,統領百余位地仙。

    作為陸青峰掌控的一塊飛地。

    以他如今地位,占據小小廣元界,諒誰也不能多說半個不字。

    其他一眾人回轉天河時。

    陸青峰又順道去了蠻神界周邊尋摸了一圈,找到銀河界所在。

    時隔多年。

    銀河界中,當初陸青峰在水藍星上建立的萬法天門已經成為遍布銀河宇宙的超級勢力。

    萬法天門中,昔日‘萬法三神’——‘力神’錢雨、‘火神’張陽、‘地神’諸葛青也都各有成就,修成巫仙,能與地仙媲美。錢小雨、王禹、張進、孫軍軍、董運陽、王萌等人也都登臨巫仙之境。

    這銀河界沉寂無數歲月。

    一經爆發。

    雖還沒有堪比金仙的大吳大巫成就,但地仙層次的巫仙卻如雨后春筍,一個個不斷涌現。

    堪稱機緣大世。

    只可惜。

    銀河界有毒龍尊者坐鎮,毒龍尊者背后站著的又是天道教九黎大尊。

    陸青峰也不敢招惹,不敢染指。

    只能悄么么將一眾門人接走,一同帶回天河。

    自天河出發,除了一艘戰艦萬余水兵天軍之外,獨陸青峰一人。

    但時隔幾天。

    回來時,卻是拖家帶口一大家子。這還是因為蠻神界有未竟之事,不然帶上蠻神界的弟子們,隊伍還要壯大。

    ……

    天河。

    天蓬水府。

    陸青峰喚來天罡大圣、九天殺童大將、高刁北翁神將軍、長顱巨獸大將軍、威劍神王大將軍等一眾天河上將,將一眾弟子門人或是安置到軍中,或是安置在水府任職。

    章庶、林楓、錢雨、諸葛青等人,多是地仙層次。

    放在凡俗當中,乃是祖師一級的了不得的人物,但放在坐擁六百萬水兵天軍的蓬萊水府當中,卻只是平平,最多只能擔任神將之位,統領五千、一萬水兵罷了。

    有些不通軍陣、不通水性的,甚至更加不堪。

    還須從頭來過。

    倒也急不得。

    將這些人安置妥當,只留下敖樂、陸逍陸瑤三人。

    陸逍木訥,傻乎乎的。

    但陸瑤自打來了天河,卻一直都是喜滋滋的,瞧瞧這看看那,見父親揮斥方遒,執掌天河,又聽父親麾下有六百萬水兵天軍,其中單單地仙都有成千上萬,只覺心神激蕩。

    原先以為廣元仙庭就已經很厲害。

    現在才知這是坐井觀天了。

    見父親將那些弟子門人全都安置,各自授了職位,陸瑤閑不下來,央求道:“爹,我在青云部洲也有練兵領兵的經驗,您也賜我個神將當當唄!”

    天河神將。

    這可比小小廣元仙庭中所謂‘帝君’威風多了。

    可惜她修為不夠。

    不然討一個‘長顱巨獸大將軍’,或是‘混元一氣都統大將’這等天河上將職位,日后行走三界,都能叫響名號。

    那才是真正威風。

    陸瑤仰頭,看向父親。

    陸青峰搖搖頭,道:“玉帝讓我執掌天河,定不會安生。軍中為將四方征戰太過兇險,我封你個水府文吏職位,在我重整天河之前,你就安心在水府中積攢法力、修行神通吧。”

    他可就這一個寶貝女兒。

    在廣元界,那是小打小鬧,封她個帝君當當,讓她執掌一座部洲,領兵作戰,都不算什么。

    但這里是天河,是地仙界。

    強者無數。

    更是兵家重地。

    一旦大戰起來,就算是有陸青峰照看,也難在百萬、千萬軍中,將陸瑤照顧周全。

    與其提心吊膽。

    倒不如讓陸逍先在水府中好生修行,待法力強大、神通嫻熟之后,有了自保之力,再去外任為將。

    “好吧。”

    陸瑤有些失望。

    但是一想到父親初掌天河,而她又僅是新晉地仙,也不敢再央求,給父親添麻煩。

    陸青峰見女兒喪氣模樣,笑著斥道:“我這天蓬水府有日月星辰照耀,日月精華、星辰精氣近乎成了實質。又處在天河中心,匯聚天河靈氣、水行精粹,乃是多少地仙、天仙乃至金仙求都求不來的修行寶地,可不要入寶山而不覺!”

    他這話可不是哄女兒。

    天蓬水府此前無主也就罷了。

    陸青峰上任之后,玉帝法旨一到,斗部立刻就打開周天星斗,將日月星辰照耀水府,日精月華猶如不要錢一般,傾灑而下。

    按理說。

    這些日精月華星辰精華,不獨是水府享用,還用由水府調撥,用以訓練水兵,供天軍修行。

    但陸青峰初上任。

    故作不知。

    先緊著自己與家人弟子享用再說。

    眼下當務之急,可不是訓練水軍,而是要增進自身修為。

    不但如此,陸青峰還在這水府當中,將府庫當中藏著的不少神兵熔煉,又取來原本用來打造兵刃盔甲的材料。

    甚至還派天河上將領兵去到天河底找尋珍寶。

    用以煉制周天星辰幡。

    借著漫天的日月星辰之力,不斷祭煉。

    時常日久。

    這些星辰幡的威力就越大。日后對敵,灑出旗幡,布下周天星斗大陣,便可無懼群攻。

    也算是一重強力手段。

    至于旁人私下非議,陸青峰充耳不聞,只當做沒聽見。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