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網游動漫 > 黃庭道主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林葉證道!
    那位名喚‘黃顧’的散人倒是沒有束縛。

    但他性子散漫,情愿待在南華界。陸青峰與眾仙聊起地仙界,這黃顧散人也只是聽個趣,不見心動。

    陸青峰原還想著,待多多了解之后,就將這散人招攬捉神將軍府中。

    見狀也熄了心思。

    眾仙相談。

    陸青峰也趁機詢問凄寒澗中的情況。

    上元宮跟劈地仙門相距凄寒澗最近,這凄寒澗更與劈地仙門祖師楊森大元帥息息相關,于是眾仙收聲,只聽盤季道,“凄寒澗雖然是因祖師而成,但祖師高居凌霄寶殿,我春秋山對凄寒澗的了解,也不比諸位道友多。”

    陸青峰聽著,微微點頭也不失望。

    這也是正理。

    想那四圣大元帥何等人物,尋常天仙恐怕都難入法眼。在四圣仙域隨手打出的凄寒澗,放在凡間雖是一等一的妙地絕地,但楊森大元帥怕是老早就忘在腦后。

    徒子徒孫更不敢用這點小事去打擾。

    否則。

    這凄寒澗就要在劈地仙門掌控當中,也不會成為藏汙納垢之地。

    “不過道友放心。”

    “凄寒澗中,雖然至少也有三位地仙。但祖師布下的陣勢連上古奇兇‘狻猊獸’都能困住,困住幾個地仙自然也不是難事。”

    盤季以為陸青峰是擔心弟子在突破時,從凄寒澗中沖出幾個地仙搗亂,故此解釋道。

    “至少三個地仙?”

    陸青峰倒不是擔心這個,但聽到盤季這話,心中頓時一動,“盤兄可知其中地仙的底細?”

    好賴也是地仙,陸青峰不敢小覷。

    能多了解一些情況,等進入凄寒澗中,安全係數也就越高,沒必要盲目自大。

    “道兄真是問著了。”

    盤季聞言大笑道,“這凄寒澗中,已知的地仙一共三個,其中兩個早前都曾活躍在四圣仙域,盤某跟當中一個還曾做過一場。”

    “不知手段如何?”

    陸青峰一聽,神色頓時一震,連忙追問。

    半晌后。

    才弄了清楚。

    原來。

    這么多年下來,凄寒澗中倒也出了一位人物,竟在這等貧瘠之地生生修成了長生地仙。

    據十三萬年前僥倖從凄寒澗中走出的修士透露,這位地仙號稱‘歸元仙尊’,是凄寒澗中‘三尊’之一。

    至于道行神通,受限于那位修士的修為,無法接觸,自是一概不知。

    而另兩位地仙人物,則是進入凄寒澗之前,就已經是地仙道行。

    其中一個還是正道人物,乃是黃顧散人之前,四圣仙域第一散人,喚作‘九天散人’。早在黃顧散人修成地仙之前,就已經進入凄寒澗。

    至今百萬年有余。

    九天散人道行一般,但寶物犀利,手上一枚‘九天寒魄珠’威力大的驚人。到了凄寒澗中,雖沒能出來,但也成了凄寒三尊之一,號稱‘九天仙尊’。

    而最后一位,就是盤季曾交過手的那一位。

    乃是大妖之身。

    傳聞是一條修行千萬年的‘烈火毛蟲’得道,心狠手辣,將子子孫孫萬條毛蟲煉成一寶,專攻人的七竅,歹毒異常。

    自稱‘烈火尊者’。

    這位在四圣仙域曾掀起腥風血雨,被盤季在內的四位地仙圍攻,最終逃無可逃,遁入凄寒澗中,從此再未出來。

    數十萬年過去。

    又在凄寒澗中鬧出好大聲勢,號稱‘烈火妖皇’,跟九天散人、歸元子并稱三尊。

    “歸元子。”

    “九天散人。”

    “烈火尊者。”

    陸青峰聽完,心中頓時有數。

    這三位地仙當中,若以年歲論,自然是烈火毛蟲得道的烈火尊者最大。但論最早得道,還要數九天散人。九天散人跟烈火尊者雖然都是在辟塵境進入凄寒澗。可前者早得道數十萬年,哪怕修為停滯不前,也絕不容小覷。

    至于歸元子。

    能夠在凄寒澗這種所在,修成地仙道果,想來也有幾把刷子。雖然修成地仙才四十萬年不到,但能跟九天散人、烈火尊者分庭抗禮,顯然也不是善茬。

    見陸青峰對凄寒澗感興趣,眾仙又聊了不少,又對所謂‘凄寒三尊’評頭論足一番,歡聲笑語不斷。

    林葉一番突破,料想中的不曾出現,反倒其樂融融一片祥和。

    無波無瀾。

    就已經到了尾聲。

    ……

    林葉閉關的第九日。

    陸青峰與盤季、鐘丘眾仙還在論道,談論種種見聞,就見林葉閉關所在,天上祥云匯聚,彩霞瀰漫仙樂奏響。當中又隱現仙童散花、仙女起舞,仙官神將齊來恭賀。

    好一番熱鬧。

    地下也有玄妙生出。

    地涌金蓮,花草樹木全都受了造化,啟發靈智,從此不再蒙昧。

    鐘丘等人見此異象,又感應天地氣機動蕩,全都知曉——

    “成了!”

    自此。

    這世間又多一位長生人物,證了一尊地仙道果。

    “總算成了!”

    陸青峰歡喜不盡。

    往那山中洞府望去,只見洞府中施施然走出一位嬌小女子,舉手投足滿是仙靈氣息。

    漫天神圣為她祝福,萬物生靈向她膜拜。

    如從仙境中走出的女子,眉開眼笑飄然而至,落在陸青峰跟前。

    雙膝一彎,跪倒在地,口中高呼道:“弟子林葉,拜見老師!”

    相隔九日。

    師徒再相聚時,恍如隔世般,林葉終成地仙!

    “好好好!”

    “快起來吧。”

    陸青峰連連稱好,當真歡喜不盡,一面讓林葉起身,一面又沖鐘丘、盤季等介紹道,“這就是貧道弟子,喚作林葉。”

    又沖林葉介紹鐘丘等人。

    “恭喜林道友。”

    “恭喜清凈道友。”

    眾仙恭賀。

    同為地仙,林葉雖是陸青峰弟子,但眾仙也不拿大,以道友相稱。恭賀之后,鐘丘等人又來相邀,邀請陸、林師徒二人去山門做客。

    陸青峰還有要事,尋了借口推辭。

    眾仙這才退去。

    “不錯。”

    “不錯。”

    師徒獨處,兩人走進洞府,陸青峰打量林葉,見后者滿面紅光、天庭飽滿,一派仙真模樣,不由連聲贊道。

    歷經苦難。

    自今日,林葉算是脫離苦海,再與凡俗不同。

    “多賴老師dà fǎ玄奇,又不吝珍寶,葉兒這次才能證道。”林葉語氣誠懇至極,充斥著濃濃感激、孺慕。

    她知道。

    若沒有老師施展妙法,助她將這些年來的領悟、積累全都梳理一遍,徹底升華,憑她自己,根本休想證道。

    更不要說。

    在施法過程中,林葉分明感受到,心神神魂數十次陷入枯竭,全靠老師以珍寶一次次幫她恢復。

    耗費不知多少寶物。

    與其說她這個地仙是自己修成的,不如說是老師手把手將她扶著、推著,生生送進了仙門當中。

    林葉不知道其他地仙是如何證道的。

    但她——

    “太輕鬆了!”

    “也太難了!”

    林葉想到這些年的經歷,想到七寶山中沖擊地仙最終功敗垂成險些喪命,又想到九天前第二次沖擊地仙的忐忑難安與證道之后的恍惚驚喜。

    強烈反差,令她愈發感恩。

    “哪里來的這些感慨。”

    陸青峰心中欣慰,面上不耐道,“快些鞏固修為,一個月后,進凄寒澗。”

    林葉一聽,這才從證道地仙的驚喜中驚醒過來,想起她那位大哥還在凄寒澗中苦哈哈的等著她去解救。

    頓時收心,正色應道,“是,老師。”

    ……

    一個月后。

    二人踏入凄寒澗。

    ……

    嗚

    嗚嗚

    凄寒澗中,一百零八小洞天,各有日月星辰高懸。但從洞外,蓋因寒風倒灌,常有嗚咽呼嘯之聲,聽者悚然。又因‘狻猊獸’曾盤踞于此,故而又有煙火藏于四處,時而瀰漫,在凄寒澗中生出一處處迷境險地。

    煙火瀰漫處,尋常真仙都不敢貿然踏入。

    這一日。

    一處煙塵當中,伸手不見五指。一名三角眼、鷹鉤鼻的陰霾青年,神色戒備,行走如飛。在他心口,一團火焰忽閃忽閃。不時往左,不時往右。陰霾青年隨著指引,不斷改變方位。

    約莫兩三個時辰后。

    “找到了!”

    青年神色一震,見著前方七八丈外,一團青熒熒的火焰上下沉浮,連忙快趕幾步,將心口那團火焰鋪陳開來化為匹練,就向著青色火焰席捲過去。

    忽此時。

    砰!

    青年猛然一頓,腳下狠狠一踩沖天而起。就在他竄起的當口,那大地之下,不知何時竟有一道劍氣炸裂出來。不依不饒,直奔青年而去。

    “禿鷲!”

    “又是你!”

    青年怒極,爆喝一聲,先將匹練般的火焰招回,護住周身與劍氣糾纏。同時將手上早就準備好的四枚黑色珠子往青色火焰四方擲去。

    “黑煞珠?”

    煙塵當中,一道聲音兀的響起。

    “哼!”

    “等候多時了!”

    陰霾青年聽著聲音飄忽,不知來人身在何處,卻冷哼一聲,沖著四方道,“還請四位兄長出手!”

    聲音落下。

    “道友莫慌。”

    就有‘桀桀’怪笑響起,散在四方,令人毛骨悚然。旋即,四道身影就落在四方。定睛一看,但見四道身影全都身高丈二,面如鍋底、上下獠牙,端的兇狠。

    四人定住方位。

    氣機匯聚猛地一沖,就見東方煙塵忽的一卷,似有身形顯露,欲要逃遁。

    黃庭道主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