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網游動漫 > 黃庭道主 > 第六百一十一章 仙似云來
    十個時辰后。

    陸青峰走出洞府。

    大袖一揮,就有一座陣勢籠罩在洞府內外。

    隱約可見,陣勢當中,洞府內里,一個嬌小身影盤坐,陣陣玄妙涌現。靈氣匯聚,空中凝聚匯成靈雨。大地之下,朵朵金蓮紛涌上來。

    演繹重重異象。

    陸青峰招來云彩,盤坐洞府之外,不離寸步。

    時間流逝。

    山中異象越來越大。

    好在凄寒澗外杳無人煙,修士罕至。一時間倒也無人察覺。

    隨著道果凝聚,大乘參道氣機攀升至頂峰,散發出星火般純陽氣機。

    一日。

    兩日。

    三日。

    到了第五日,天地轟然一震。這純陽氣機似從大地當中生出的嫩芽,沖破了大地束縛。

    一瞬間,有大歡喜、大自在。

    純陽氣機再無束縛,無可阻擋,剎那間橫貫宇內。

    天地之間,但凡地仙,全都生出感應——

    “有人證道!”

    “凄寒澗?!”

    偌大四圣仙域,一道道氣機沖天而起。尋常修士不察,甚至大乘真仙都難感應到這些氣機。

    陸青峰盤坐祥云上,遙望四方。

    但見南北兩道氣機相距最近,忽的升起,小半日就當先趕到,落在山外蒼穹站定。

    一個是身穿八景道袍,手執一拂塵,身形挺拔如頂天立地一青松,乃是一位中年道人。

    另一個頭戴蓮子箍,似頭陀打扮,穿皂服,長相較為兇惡。

    二人到來。

    先是往山中一瞧,又看了眼不遠處凄寒澗,神色一動,“原來不是凄寒澗中妖人。”

    兩人鬆了口氣。

    這才望向山邊云彩上,站起身來的少年道人。

    陸青峰也不扮豬吃虎,身上氣息雖不外泄,但凝聚一股氣勢直沖頭頂三尺高。教人一瞧,就知不是凡俗,不敢招惹。

    率先趕來的二人望著陸青峰只覺面生,但覺不凡,不敢怠慢,那身著八景道袍的中年道人當先開口道,“貧道際涯山鐘丘,見過道友。”

    那頭陀也朗聲道,“春秋山盤季,見過道友。”

    際涯山。

    春秋山。

    陸青峰站起身來,見著二人風采不凡,具都是長生人物,早就證了地仙道果,當即笑應道,“貧道清凈,見過二位道友。”

    不用多說,這兩位定是四圣仙域當中地仙。又距離凄寒澗這么近,興許知曉這凄寒澗中底細。

    “原來是清凈道友。”

    鐘丘、盤季二仙對視一眼,眼中都有疑惑之色閃過,顯然從未聽聞過這號人物。盤季心直口快,忍不住問道,“道友看著面生,不知仙鄉何處?”

    四圣仙域地仙有數。

    冷不丁冒出個不知底細的地仙,由不得他們這些個地仙不好奇,不慎重。

    “貧道本是南瞻部洲黃風嶺練氣士,云游至此,特來接引幾個不成器的弟子回山。”陸青峰也不隱瞞,口中說道。

    “竟是地仙界人物!”

    鐘丘、盤季先是恍然。

    若是地仙界中南洲部洲修士,倒也難怪他們覺得面生。

    恍然過后,卻又是一驚。

    這飛升地仙界后,再想要下界可不是易事。

    除了天庭、靈山當中仙佛諸神,尋常地仙根本破不開地仙界空間壁壘。更別說在茫茫虛空當中云游歷練。

    二仙當即更加熱絡。

    鐘丘看了眼山中一尊純陽道果正在孕育,不由好奇道,“敢問道友,山中這位是——”

    仙道難修。

    長生難求。

    地仙可不是輕易就能修成。

    即便是四圣仙域,眾多仙門傳承,萬千修士齊頭并進,數十萬年也不見得能出一位地仙。如今冷不丁有人證道,實在令人驚奇。

    眼前這位清凈道人來自地仙界,云游至南華,總沒道理還帶著一位即將證道的大乘真仙一道吧?

    “讓二位道友見笑了,正是貧道那幾個不成器弟子當中的一個。”

    陸青峰謙虛道。

    心情卻是極好。

    長生何其難得?地仙豈是易得?

    洪荒當中,不知多少驚才絕艷的真仙,到頭來都逃不過一抔黃土的命運。即便是那些個天庭大神、天仙人物,想要助弟子成就地仙,都是千難萬難。

    最終無奈投入輪回,又泯然于輪回的,更是不知凡幾。

    如陸青峰當初在長青界、在蠻神界中遇到的那些個轉世真仙——在凡間當中說著威風,號稱‘謫仙’,實則不過是證不得長生的失敗者罷了。

    而陸青峰。

    早前就有弟子鄭叱證道地仙,從此逍遙長生。這次林葉又證道在即、長生在望。

    陸青峰心中自是歡喜。

    一來。

    這些弟子與他感情頗深,能幫他們證道,從此不受生死離別、輪回六道之苦,陸青峰也覺欣慰。

    二來。

    洪荒當中,幫著一個個弟子證道地仙,也是在積累經驗。將來現實中,青山、青雨也逃不過這一關。經驗越充分,準備越充足,才有足夠把握,讓青山、青雨也能長生久視。

    眼下林葉即將證道,兩重歡喜充斥心中。

    鐘丘、盤季二人發問,正問到陸青峰心坎里。

    “竟是道友弟子。”

    “好造化。”

    “好造化。”

    二仙一聽,忍不住又是一驚。

    能教出地仙弟子,這可是大能耐。他們二人修成地仙也有不少歲月,能入門墻的弟子,哪個不是各自門中乃至整個四圣仙域最頂尖的天才?

    可即便如此。

    數十萬年、百余萬年,一個個弟子修成元神、真仙,只有極少數能修成真仙巔峰。這極少數真仙巔峰當中,更是一個都沒能證道地仙。

    全都被擋在長生仙門之外。

    見著陸青峰竟有弟子要證地仙,二仙既是驚訝又是羨慕。

    陸青峰見二仙羨艷神色,心中當即升起好感,與二人攀談起來。

    這一談,頓時升起一陣古怪來。

    盤季沒什么好說的。

    這位頭陀打扮的地仙,乃是劈地仙門地仙老祖。

    四圣仙域當中,以凌霄寶殿四圣大元帥留下的四圣仙門最為昌盛。

    四圣仙域也是因此得名。

    而劈地仙門就是四圣仙門之一,乃是楊森大元帥傳下的道統,頗為不俗。

    但跟陸青峰卻沒什么交集。

    而這另一位鐘丘道人,可就關係不小。

    “上元宮?”

    陸青峰看向鐘丘道人,心中不由泛起嘀咕。

    鐘丘道人見狀,不由笑道,“道友出身地仙界,興許不知,我上元宮不比四圣仙門在洪荒響亮。不過在南華界中,倒也傳承了兩百多萬年。道友倘若有暇,不妨去際涯山坐坐。”

    “一定一定。”

    陸青峰笑著應道。

    心中又不由回想:“這次回了楓月星,倒是沒想起來問問昔日楓月星三宗什么情況。”

    當初,陸青峰在黑星界修行,楓月星中崛起無敵。

    將包括上元宮在內的楓月星三大霸主宗門壓的抬不起頭,驚的三派連連獻上門中至寶。

    早在他尚未離開楓月星時,三宗就在廣元仙宗若有似無的壓迫當中,逐漸沒落。

    時長日久。

    這次回了楓月星,陸青峰壓根沒想起來這茬。卻沒想到,竟在四圣仙域又遇著上元宮。

    “也不知這南華上元宮,跟黑星界大破滅之前的上元宮是何關係。”

    有可能是兩者都是上元宮在地仙界的祖師傳下的道統。

    也有可能,此地上元宮乃是當初黑星界中上元宮修士飛升仙界之后,又在南華界留下的傳承。

    或者。

    南華上元壓根就是黑星界上元宮遷徙過來,就如同五方界當中的金蠶仙宗之于天巫界金蠶仙宗一般。

    陸青峰一心三用。

    一面替林葉hu fǎ。

    一面跟鐘丘、盤季攀談。

    同時,心里還在嘀咕上元宮。

    不過到了他這個層次,倒是不怎么在意此事。

    且不說那楓月星中上元宮只是在大破滅之后,得了上元宮傳承才重建起來,跟大破滅之前的上元宮僅是一脈相承,實則沒有半點聯繫。

    單說楓月星上。

    他只不過是跟上元宮有些小摩擦,又沒下狠手滅絕道統。

    算不得什么。

    倒是從上元宮得來的至寶‘上元八景樓’有些尷尬。

    不過想來也不是大事。

    上元八景樓如今在林楓手上,等林葉成仙,再從凄寒澗中救出林楓,陸青峰也不在四圣仙域多待。

    碰不著。

    也就不會尷尬了。

    三人交談。

    又過了幾日,接連又有幾位地仙到來,全都是四圣仙域頂尖人物。包括四圣仙門當中其他三圣傳承的地仙。

    此外還有兩位地仙,一個出身紫極仙宗,跟上元宮地位相仿。另一個是四圣仙域唯一的地仙散人,無門無派無拘無束。

    這就是整個四圣仙域所有正道地仙。

    至少是明面上的。

    再算上邪道、妖魔,四圣仙域的地仙也不過兩掌之數。但終究正道彰顯,邪魔匿藏,尋常難以瞧見。

    這次正道地仙匯聚,妖魔更不敢犯險。

    陸青峰與眾位地仙交談論道,眾位地仙知曉這少年道人來自地仙界,也頗為熱情,言語間多有打聽仙界事跡。

    陸青峰隨意說了說黃風嶺、蒼龍山的景緻、修行氛圍,又聊了些地仙界中名頭響亮的人物,引得鐘丘、盤季等人眼中都露出嚮往神色。

    只可惜。

    偌大仙門須得有地仙坐鎮,他們在四圣仙域中,風光的確風光,地位尊崇。可倘若想要飛升仙界,去見識四大部洲的精彩,非得門中再修出一位地仙來才可。

    地仙難證。

    鐘丘眾仙飛升也就遙遙無期。

    黃庭道主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