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網游動漫 > 黃庭道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刑滿釋放!
    司空青蓮冷面不語。

    陸青峰也不在意。

    兩人往禺山島趕,一路上陸青峰與司空青蓮相相談甚歡。

    及至禺山島,司空青蓮才第一次主動開口道,“閣主劍陣超群,不過與五陽劍不大相容,留下無用。不知可有意出手,貧道愿代為穿針引線,決不讓閣主吃虧了。”

    大庚劍陣,為金屬劍陣,以青竹峰云劍組成。

    五陽劍落入其中,屬性相沖,反而有損劍陣威能。

    司空青蓮說的不差。

    不過。

    “五陽劍?”

    陸青峰嘴角噙著一絲玩味笑意,也不應聲,只是盯著司空青蓮。

    司空青蓮面色不變,淡淡道,“火鴉道兄一直想尋一柄趁手飛劍,五陽劍為火屬,再合適不過。若是閣主愿意,一口五陽劍說不得能換取五百火鴉道兵。以閣主的陣法造詣,將火鴉道兵合煉戰陣,遠比五陽劍更加合用。”

    “火鴉道人。”

    “火鴉道兵。”

    陸青峰一聽,頓時有些心動。

    火鴉道人與司空青蓮一般,皆為禺山島十三真人之一。不知從何習得一手豢兵之術,能將火屬妖禽培育為火鴉,再以秘法取火鴉精魄,煉就火鴉道兵。

    耳聽傳聞,陸青峰猜測著火鴉道兵應不下于禾山道萬髑道人手中髑髏道兵。

    三千火鴉道兵在手,布下火鴉大陣,火鴉道人的實力和名頭還在司空青蓮之上。

    禺山島十三真人中,也是排名前列。

    若能得火鴉道兵,以《黃庭經》推衍解析出火鴉道兵煉制之法,以陸青峰的陣法造詣來說,確實可為另一手段。

    只是——

    “此事好說。”

    “不過卻要等竹山仙府開啟之后再說。”

    陸青峰沖司空青蓮笑道。

    “……”

    “原來閣主還惦念著竹山仙府。”

    司空青蓮一揮拂塵,面上也無尷尬。

    心中卻在疑惑:

    竹山仙府的消息頗為隱秘,除禺山島、五岳宗、百鬼門、空竹教四方勢力之外,竹山海域內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哪怕自家修士,修為不達結丹期,也斷無可能知曉。

    這雨山閣主從何知曉?

    陸青峰見司空青蓮面色不動,心頭冷笑。

    五陽劍與庚甲運化天芒神針一般,皆是竹山教七寶之一。而竹山七寶不但是六階法器,其中包括五陽劍在內的‘六寶’更是開啟竹山教遺留仙府的鑰匙。

    司空青蓮以為他不知,竟還想誆騙過去。

    若非陸青峰以‘大羅洞觀’洞悉五陽劍屬性,怕是真要被火鴉道兵吸引,將五陽劍換了去,失去進入竹山仙府的機會。

    司空青蓮無視陸青峰目光,口中道,“竹山七寶中,都天玄冥策在竹山仙府中,另外五寶皆有歸屬,只差最后一件五陽劍。既然閣主得到此劍,自然有資格進入竹山仙府。貧道這就召集禺山島其他真人,一同詳議竹山仙府之事。”

    “不知閣主意下如何?”

    既然騙不過,只能將陸青峰也拉入禺山島一方。否則少了五陽劍,竹山仙府無法開啟。

    “仙府之事稍后再議,待貧道先將五陽劍煉化。”

    陸青峰擺擺手。

    他時間極多,不著急進入竹山仙府。先將五陽劍煉化,再將修為提升一番,過個數十年進入竹山仙府也無妨。

    五陽劍在手,不愁司空青蓮等人甩開他先行進去。

    當然。

    更重要的是,從天巫界到五方界,轉眼一百三十六年。現實中也過去一年多,到了‘刑滿釋放’的時候。

    游戲中當真無閑暇探索竹山仙府。

    ……

    玄元宗。

    玄陰洞。

    陸青峰睜開眼,一眼就看到對面周素靠墻坐著。原先每日都是披頭散發模樣,今日卻將長發束在腦后,露出精致面龐。

    一雙眼始終在陸青峰身上,見陸青峰睜眼,嘴角劃過一絲弧度。

    玄陰洞中三年。

    陸青峰如尋常閉關,不受陰風襲擾。

    周素卻實打實的受了三年煎熬,陰風戮魂,陽火煉身,每到夜里子時更痛苦到瘋魔。

    若單是她一人也就罷了。

    偏偏見著陸青峰面色如常,不痛不癢,周素便心氣難平。

    好在。

    三年過去,今日便是出玄陰洞之期。

    “再有一刻鐘就要出玄陰洞,師弟怎不見半分欣喜激動?”

    周素臉上露出絕美笑容,看向陸青峰的雙眸更是靈動的能泛出水來,顯然心情極好。

    “師姐心魔未消,莫要太過歡喜。心緒波動,牽引心魔,方一出了玄陰洞,便又被打回來,恐大喜生大悲。”

    陸青峰隨口說著,站起身來,舒展一番筋骨,又將身上衣袍、散亂長發整理一番。

    馬上就要出去,若是被青雨見著狼狽,免不得又要心疼。

    至于周素。

    無非是覺得出了玄陰洞后,能在他身上扳回一城。這三年間,肚子里不知道醞釀了多少主意。

    “希望出去之后,師弟還能這般口齒伶俐。”

    周素也不在意,只是歡喜笑著,玄陰洞中三年當真從未這般笑過。笑容輕松,難得顯露小女兒姿態。

    陸青峰瞥了一眼,心中有些不忍。

    見陸青峰眼神,周素面上笑容愈發燦爛,看著陸青峰,似自言自語道,“宗中十三種刑罰,玄陰洞排名最末。排名第一的刀山、第二的火海、第三的囚水各有精彩,師弟可千萬不要錯過了。”

    “……”

    陸青峰收回目光,心頭不忍拋卻。

    周素見狀,抿嘴笑著,只看著陸青峰,也不再說話。

    一刻鐘后。

    玄陰洞外兩道靈光襲來,分別落在陸青峰、周素身上,轟然炸開,有煌煌大音響徹玄陰洞——

    “玉柱峰周素,刑滿。”

    “合丹殿陸青峰,刑滿。”

    緊接著。

    靈光籠罩,落在手腳鎖鏈上。四副所料化作黑光掠出洞穴,消失不見。

    “師弟,請。”

    周素朗聲笑著,大步走出玄陰洞。

    陸青峰搖搖頭,也跟著走出。

    ……

    玄陰洞外。

    執律殿真傳晏平殊、玉柱峰真傳向朝、合丹殿真傳狄釗并肩立著。

    晏平殊依舊是身著玄黑袍飾,頭戴玉冠,手握一條鎖鏈,如同凡間刑獄官一般。三年過去,全無變化。

    向朝乃是玉柱峰首座周花雨二弟子,周素嫡親師兄。生的俊朗,雙手背負,淡然立著。

    狄釗則稍顯隨意,面上有胡渣,看上去大約三四十歲模樣。盯著玄陰洞,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什么。尋常人見了,絕不想到這人竟是合丹殿第一真傳、合丹殿主首席大弟子。

    三人并立,也不說話。

    氣氛有些沉默。

    好在不多時,兩道身影自玄陰洞中走出。

    “師妹。”

    見曼妙身影出現,向朝最先動了,一步跨出,就來到周素跟前,面上帶著笑意。配合一張俊朗面容,當真能令萬千凡俗少女心動。

    “二師兄。”

    周素卻僅是點頭示意,便轉過身看向跟在身后出來的陸青峰,指著天上道,“師弟可要好好看看這玄陰洞外的天。白云清澈,艷陽高照。刀山、火海中,可無這般景致。”

    陸青峰抬頭看天。

    今日天公不作美,陰沉沉的,太陽被烏云遮住,顯得有些壓抑。

    遠不如五方界碎星海中景致。

    “這位就是合丹殿陸師弟?”

    陸青峰并未理會周素,向朝卻將目光從周素挪到陸青峰身上,皺眉問道。

    陸青峰瞥了眼向朝,搖搖頭道,“不是。”

    旋即。

    往立在不遠處的晏平殊、狄釗走去,口中朗聲道,“晏師兄、大師兄。”

    這向朝擺明了是想在周素面前表現,本身就對陸青峰帶有惡意,陸青峰豈會搭理。

    “陸師弟。”

    “師弟。”

    晏平殊迎上前來,臉上笑道,“祝賀師弟。”

    “多謝晏師兄。”

    陸青峰拱手道。

    狄釗來到陸青峰跟前,淡淡笑道,“師弟出關,可喜可賀。師尊特意讓我來接師弟回殘陽峰。”

    “勞煩大師兄跑一趟,只是我還要先去聚仙島一堂,請大師兄代我向師尊請罪。”

    陸青峰沖狄釗抱拳道。

    他入合丹殿不久,就被打入玄陰洞,與合丹殿中師兄弟都不熟,不過道聽途說皆有幾分了解。這位大師兄性子最緩,不喜爭不喜搶,整日除了修煉便是鉆研煉丹之術。

    雖煉丹天賦不怎樣,煉丹造詣卡在三階許久,但在合丹殿中的人緣和威望卻是僅次于古不言。

    陸青峰對他也頗為尊重。

    “無妨。”

    “師弟忙完,再回便是,只是莫要讓師尊久等。”

    狄釗擺擺手,看向陸青峰,臉上有些猶豫,不過片刻后還是沒有再說,轉身離去。

    陸青峰留意到狄釗神色,不知狄釗有什么難言之事。

    不過眼下也顧不上這些。

    目送狄釗離去,陸青峰看向晏平殊,眼中有忐忑之色,“晏師兄,不知舍妹這三年如何?”

    三年太久。

    陸青峰雖有感應,知曉青雨并無危險。但從小到大,這還是青雨第一次跟他分開這么久。陸青峰在玄陰洞中,看似沉迷《洪荒》,心中卻一直在擔心青雨。

    此時出來,百萬念頭涌來,一時竟有些情怯。

    “這個——”

    晏平殊有些遲疑。

    陸青峰心中一個咯噔,聯想到方才狄釗神色,心中有不妙之感。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