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大符篆師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子衿之怒
    說起來這一幕真的很毀三觀。

    要說這是計,簡直就是在羞辱所有正在觀看這場戰斗的人的智商。

    當時鏡頭隨著那三個偷偷潛伏過來的神族,轉到姬彩衣和林子衿臉上的時候,彩衣臉上那有些低落的表情所有人全都看在眼里。

    但凡有點閱歷的人也都能看出彩衣是有心事的。

    可眨眼之間,風云突變!

    兩個超美的女孩就像是專門在那等著三個偷襲者似的。

    尤其林子衿這邊,簡直太恐怖了!

    眨眼之間,就把那兩個偷襲者給干掉了!

    再看姬彩衣這邊,同樣也是如此,幾乎沒什么分別。

    她的身影當時就連攝像機的鏡頭都無法捕捉,但還有全景鏡頭!

    在全景鏡頭之下,姬彩衣瞬間出現在第三名潛伏者身邊,隨手就是一刀!

    火星四濺!

    那名神族的身上,穿著強大的護體寶衣!

    彩衣那一刀沒能湊效。

    可彩衣隨后的一刀,卻太恐怖了!

    攻擊對方心臟的一刀……只是她掩護另外一刀的手段而已。

    真正兇殘的,是在火星四濺的瞬間,她狠狠抹向對方脖子的一刀!

    那名大宗師境界的神族甚至連一次像樣的還擊都沒能做出來,直接就被彩衣一刀抹了脖子。

    脖子上一道鮮紅的血線,在鏡頭中越來越大!

    嘭!

    彩衣一腳將這人的身體踹飛。

    與此同時,那邊傳來轟隆一聲,是林子衿用手鐲硬生生砸沒了半個山頭!

    正常戰斗,從開始到結束,一共也不到十秒鐘的時間。

    三個辛辛苦苦潛伏過來的神族,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上來送人頭的!

    所以,聊天怎么了?

    所以,談心不行么?

    所以,不能藐視你?

    直播間里,鳥哥微笑著,一臉淡定的道:“恭喜我們符龍戰隊的姑娘們,先下一城,干掉三個對手。”

    董栗很穩的推了推眼鏡,點點頭道:“這明顯是兩個姑娘事先商定好的計策,假裝聊天,讓對方放松警惕,關鍵時刻,給予對方致命一擊!獵物變成了獵手……這說明我們的兩位姑娘,已經從過去的莽,成長到了開始用計的階段!恭喜她們……”

    巨大的光幕上,顯得一片歡樂。

    現在也就看符龍戰隊的比賽,才能讓人們感受到那種輕松愉悅的氣氛了。

    今天還有另外兩組戰斗,他們……可就沒有那么輕松了。

    另外兩組,分別是李雄率領的皇家戰隊,以及于秀秀這群從三仙島出來的人組成的粉紅軍團戰隊。

    跟白牧野這場比賽一樣,他們的神族對手,幾乎都是在比賽開始瞬間,直接選擇了戰術。

    不再像之前那種大開大合正面剛的打法。

    李雄帶領的皇家子弟,在跟對方遭遇之后,有一人被刺,身受重傷。

    但卻被李雄第一時間救下,雙方展開了兇狠的纏斗。

    此刻戰斗正在激烈進行中。

    粉紅軍團這邊,于秀秀身上符篆紛飛,雖然只是高級符篆師,沒能突破到宗師那個領域中去,但于秀秀對符篆的操縱能力,以及對符篆術的理解,比過去要強太多倍。

    羅笑笑也早已經進階到頂級的大刺客,跟對方一個同樣擅長刺術的神族強者打的你來我往。

    蕭玥玥之前的比賽中,更多是偏向于符篆師的,但在這場比賽,卻突然施展出她驚人的武技,給對方造成極大的困擾。

    不僅僅只有人類會分析對手,神族那邊也沒閑著。

    比賽打到現在,就剩下三十二支隊伍,相互間都早已經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但各種意外還是不斷發生著。

    比如神族那邊的人,做夢也想不到蕭玥玥竟然是符武雙修。

    而蕭玥玥他們也沒想到那些神族實際上同樣也有擅長人類戰斗方式的年輕強者!

    然后將神族特有的神通法術融合在人類的戰斗方式中,發揮出的威力令人感到震撼。

    鏡頭回到白牧野他們這邊。

    一共四個神族,眨眼間被干掉三個。

    按照如今的節奏,剩下那個,基本上會選擇認輸。

    這樣還能保全一下實力。

    可不知為什么,這一次,剩下這名神族,卻并未選擇認輸。

    而且這人已經完全消失在鏡頭中。

    最后一次捕捉到這名神族身影的地方,距離小白和問君大約三公里。

    從那之后,就連鏡頭都徹底找不到那神族的蹤跡了。

    聽見后面傳來的巨大動靜,問君忍不住笑道:“那幾個倒霉蛋,遇到了心情不好的彩衣。”

    白牧野笑著點點頭:“剩下這個,你來還是我來?”

    問君想了想:“咱倆一起,不要給他認輸的機會!”

    白牧野點點頭:“正合我意。”

    現在能在場上多干掉一個對手,將來的大亂斗中就能少面對一個神族的強者。

    即便符龍戰隊擁有碾壓對手的實力,可如果敵人太多,仗也不會多好打。

    下一刻,白牧野跟問君兩人,全都騰空而起,飛上了天空。

    白牧野身上還假假的拍了一張飛行符。

    問君面具之下,一雙極美的眸子瞥了一眼。

    隨后,兩人共同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就在這時——

    嗖!

    一支箭,猛然間射向白牧野!

    在神族看來,其實還是只有“高級”符篆師境界的白牧野最好對付。

    哐!

    問君隨手是就是一劍!

    狠狠斬在那支箭上,發出一聲驚天巨響。

    火星四濺中,那支箭被斬飛。

    問君微微一怔:“神級?”

    白牧野雖然人飛在天空,可實際上卻有兩張符篆,貼著地面……正在高速朝著對方接近中!

    就連那些攝像機,也沒能捕捉到這一幕!

    直到智能全景攝像機發出提醒,負責直播的人才發現原來白牧野早就出符了!

    人在天上飛,符在地上跑!

    小白用起這些小手段來,還真是陰險啊!

    他真是一個高級符篆師?

    當鏡頭捕捉到那兩張符篆的時候,兩張符已經到了那神族跟前。

    啪!

    其中一張符,輕描淡寫的拍在那神族腳面之上。

    那手持弓箭正準備射出第二支箭的神族當場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問君人在高天,朝著地面那被控制符控住的神族一劍斬去。

    一道極長的劍氣,直接將那神族一分為二,劈成兩半。

    戰斗結束。

    很多守在光幕前看這場比賽的人全都忍不住跳起來。

    盡情歡呼!

    盡管他們已經習慣了符龍戰隊的勝利,盡管這種干掉對手的畫面他們看了很多次,但他們依然喜歡!

    依然會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但鏡頭中,無論白牧野還是問君,全都沒有任何松懈。

    霍地!

    一道可怕的紅光,像是一道閃電,從另一個方向,往白牧野跟問君那邊射去!

    白牧野跟問君瞬間消失在那里。

    那道光打空!

    人們這才驚訝的發現,戰斗竟然并未結束!

    四個神族不是都已經死了嗎?

    為什么還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時候,從那個方向,又有大量紅色光芒朝著白牧野跟問君分別追過去。

    像是一臺激光發射器,已經牢牢鎖定白牧野跟問君,紅光射出的速度,快到令人絕望!

    很多正在收看的大宗師看了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他們自問,如果這會兒是他們在場上,面對這種可怕的攻擊,他們應該是擋不住的。

    嗡!

    嗡!

    兩聲嗡鳴。

    白牧野跟問君身上,各自亮起防御符形成的光罩。

    很多人這才突然發現,打了這么半天,這兩個膽大包天的家伙……竟然連防御符都沒開!

    當那些紅光打在兩人防御符形成的光罩上時,不斷發出一連串巨響。

    如同扔在走廊里的鞭炮,震耳欲聾!

    這時候,問君隨手一劍,斬向那邊。

    轟隆!

    那邊的大地上,頓時被這一道劍氣斬出一道巨大溝壑。

    一道身影,有些狼狽的被打出來,模樣竟跟剛剛被問君劈成兩半那人一模一樣!

    替死?傀儡?

    剛剛被劈死那個,同樣也是有血有肉的啊!

    人們正驚詫間,一張不知什么時候飛到那里的符……突然拍在那道身影腿上。

    轟!

    那道身影的一條腿直接被炸開!

    他的身子……也瞬間被一股爆發出來的烈焰給吞噬!

    竟然不是控制符!

    是火球符!

    只是白牧野放出的這張火球符……有點太恐怖了!

    誰見過一個火球直接變成一片火海的?

    那神族在火焰中瘋狂慘叫著,聲音凄厲無比!

    “認輸……我認輸……放了我!放了我!”

    那聲音透過鏡頭,傳遞到無數人面前。

    “呸!我認得這人,上一場比賽,他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假死,騙過我們的人,然后極為殘忍的殺了我們的同胞!”

    “小白不要放過他,燒死他,這畜生死有余辜!”

    “他之前在比賽中,一直在虐殺我們的同胞!”

    “小白好樣的!”

    從這神族咆哮著喊出認輸那一刻起,白牧野跟問君就沒有再對這人發起任何攻擊。

    是的,認輸之后,便受到規則保護,不能再被攻擊。

    但不攻擊歸不攻擊,可不代表要救人。

    那火燒在你身上,有本事你自己弄滅!

    按說對方一個神級強者,區區一道火球符化成的火海,想要把對方燒得哭爹喊娘凄慘無比甚至被燒死,正常情況下幾乎是不可能的。

    可惜小白那張火球符有點不一樣,他還在那張符紙上面,刻畫了幾個風屬性的小法陣。

    同時符篆術的等級和品質,都有點高。

    當火球劇烈燃燒的時候,風屬性的小法陣會瞬間給火球提供難以想象的大量靈氣!

    火焰的威力瞬間倍增!

    即便是一個神級強者,也完全無法承受。

    那名神族,眨眼之間就被燒成了一個火人。

    在火焰中變成一具骷髏,再化作虛無。

    徹底被燒成了灰。

    白牧野看了一眼問君。

    問君看了一眼白牧野。

    然后兩人沒有再多說什么,直接朝著林子衿跟姬彩衣那邊走去。

    殘忍,非我所愿。

    但以德報怨,更不可取!

    面對這些兇殘的敵人,就應該比他們更兇殘。

    一共十六場比賽,前兩天五場,最后一天六場。

    今天進行的五場比賽當中,有三場是人族陣營這邊的。

    還有兩場神族的內斗。

    神族內斗看上去也挺激烈的,打的很熱鬧,你來我往,而且看上去似乎都不怎么想贏的樣子。

    因為誰都知道,比賽越是打到后面,面對的對手越是強大恐怖。

    這場內斗能贏,下場如果面對的是人類陣營的強者,可就未必了。

    如果面對的是符龍戰隊……那很可能連命都得搭上。

    神族的年輕天驕們,也都不傻。

    在戰場上建功立業是一回事,主動送死,那就是智商問題了。

    另外那兩場,于秀秀他們那邊,同樣也出現了神級強者的身影,著實是打不過。

    在干掉對方兩人之后,傷勢嚴重的蕭玥玥已經無法繼續戰斗下去,于秀秀果斷認輸。

    可就在她提出認輸之后,那名神級的神族強者,依然朝著蕭玥玥發出了最后一擊!

    那一擊……絕對是朝著要蕭玥玥命去的!

    一瞬間,整個祖龍帝國的網絡上掀起了一陣憤怒的風暴。

    “無恥!”

    “犯規了!”

    “這人該死!”

    所有人都在瘋狂怒罵。

    但在戰場上的于秀秀和羅笑笑等人,只能拼了命的把蕭玥玥救出來。

    雙方戰力差太多,即便有防御符,也很難擋住那種可怕的法術攻擊。

    為了救人,于秀秀、羅笑笑和冷慧慧全都身負重傷。

    如果這個時候那神級的神族年輕天驕再補一擊,粉紅軍團場上四個姑娘,肯定全軍覆沒。

    那個神級的神族青年似乎也正準備這么做。

    就在這時,一聲怒喝由遠及近:“破壞規則……你找死嗎?”

    一尊準帝境界的人族強者,直接沖進場中,將于秀秀等人護住。

    所有收看的人,這才松了一口氣。

    那神級的神族青年,一臉悻悻,淡淡道:“我沒聽見她們認輸。”

    同時跟這準帝境界人族強者入場的,還有一名神族的準帝強者!

    也在第一時間護住自己這邊的人。

    這種情況下,一旦繼續將矛盾激化下去,那么雙方原本就很脆弱的約定,怕是會徹底崩潰。

    所以兩名準帝只是相互冷冷對視一眼,各自帶著自己這邊的人出來。

    粉紅軍團被淘汰,被那名準帝帶出來的于秀秀眼睛里卻閃過一抹欣慰之色。

    還好!

    大家都還活著。

    我們還有小白。

    白牧野等人也是剛從戰區出來,看見這一幕之后,所有人臉上都露出極度冰冷之色。

    他們迅速趕到于秀秀那里。

    于秀秀看見白牧野,頓時忍不住流出委屈的淚水:“對不起小白,我們讓你失望了……”

    白牧野走過去,蹲在于秀秀身旁,拿出幾張治療符,奶在幾個傷勢嚴重的人身上,輕聲說道:“交給我們。”

    這些治療符,只能暫時控制住于秀秀等人的傷情,她們必須要經過系統治療,更要恢復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很快就被送走了。

    林子衿眼睛里閃爍著無比憤怒的火焰。

    這世上,能讓她如此在乎的人,除了白牧野和林采薇以及符龍戰隊這幾個人之外,也就只有三仙島逃出來的這些人了。

    尤其她跟于秀秀從小感情就特別好。

    眼圈紅紅的目送于秀秀被帶走救治,她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哥哥,如果遇到那個神族,把他交給我!”

    這時候,神族那名準帝正好帶著那神族從戰區中出來,他們不知在里面說了些什么,耽擱了一會時間。

    林子衿頓時拎出大刀,就要過去剁了那雜碎。

    那名準帝頓時一瞪眼:“你想干什么?”

    林子衿冷冷道:“垃圾!”

    那名準帝瞇著眼,冷冷注視著林子衿,但卻出奇地沒有還嘴。

    這件事,畢竟是他們理虧。

    更重要的是,林子衿、白牧野和問君這幾個人的兇名如今已經在神族中徹底傳開了。

    之前在皇城那一戰,著實嚇到了不少神族的年輕天驕。

    即便是這名準帝,同時面對怒火熊然的林子衿,面無表情的白牧野和帶著面具渾身散發冰冷氣息的問君三人,也是有點沒譜的。

    更別說這是人族的地盤。

    “事情已經過去,都是一場誤會。”這名神族準帝語氣有點服軟。

    被他帶出來這名神族的神級年輕天驕嘴角卻帶著一抹嘲諷的笑容,看著林子衿、白牧野和問君等一群人,淡淡開口:“誰是垃圾,回頭戰場遇到就知道了!”

    林子衿抬手就是一刀!

    她現在的攻擊速度太快了!

    絕巔大宗師!

    戰力恐怖到無以復加。

    神族那名準帝怒吼著派出一掌,但這一掌……依然還是在防御。

    刷!

    林子衿這一刀,在神族那名準帝的手掌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

    頓時鮮血橫流。

    那名神族準帝臉色大變,接連向后退去。

    咆哮道:“你們想要破壞約定嗎?”

    林子衿冷冷看著他,看著躲在那名準帝身后,臉色多少有些蒼白的神族青年。

    白牧野來到林子衿身邊:“回頭戰場殺他。”

    如果真在這徹底打起來,祖龍這邊的年輕天驕之前付出的一切努力,就全都付之東流了。

    林子衿心里面也明白這道理,但實在是氣不過。

    這時候,今天另外一場人族陣營的戰斗,也結束了。

    兩個皇族李氏子弟,跟對方兩名神族強者同歸于盡。

    剩下兩個,包括李雄在內,也要跟對方拼命,嚇得那兩個神族年輕天驕……果斷投降認輸了。

    李雄渾身染血,出來之后,看見休息區的白牧野一群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后小心翼翼的看向林子衿。

    林子衿都被氣樂了。

    這個家伙在戰場上簡直就像個瘋子,能把兩個占據一定優勢的神族硬生生嚇到認輸,結果出來看見她,頓時像是老鼠看見貓。

    不過也不能說是李雄太慫,林子衿此刻一身殺氣,手里還拎著刀呢。

    雖然那神族準帝已經帶著那神族青年離開,但林子衿氣兒還沒順過來呢。

    “喂,李老三!”林子衿看著那邊喊道。

    李雄嘴角抽了抽,苦著臉看著這邊。

    “表現不錯,以后不揍你了。”林子衿道。

    李雄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眼中露出驚喜之色,可轉眼瞥見兩個已經戰死的皇族子弟,那一抹驚喜,直接化成無盡的悲痛。默默蹲在那兩個尸體都已經僵硬的同族兄弟身邊,無聲落淚。

    林子衿沉默了一下,收起大刀,拉起白牧野的手,緩緩走到李雄身邊,對著那兩個戰死的皇族子弟,默默鞠了個躬。

    然后對李雄說道:“你們家的人,也都不能認輸是不?”

    李雄沒抬頭,輕輕點點頭。

    “下場比賽,我把法寶借你一件,記得活下來,你是我的小弟,只有我能欺負。”

    林子衿道。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