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大符篆師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就那么肯定?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符龍繼續以這種橫掃的姿態縱橫在帝國聯賽的賽場上,先后橫掃了冷月戰隊、昆侖戰隊、凌霄閣戰隊……就這樣一路橫推過來。

    “零封!”

    “天吶,又是零封……符龍戰隊真的太可怕了。”

    “惹不起惹不起,先溜了。”

    “先溜為敬!符龍戰隊太牛逼了。”

    “這樣一路橫掃的隊伍,已經多少年都沒有出現過了?”

    “你們說會不會是符龍戰隊這邊的一群人全都是改了年齡的老靈魂?”

    “我聽說有上古時代的強者,可以將自己的精神體封印起來,然后奪舍,符龍戰隊這群人不會是這種情況吧?”

    網絡上,隨著符龍戰隊接連六場以零封的方式橫掃對手,徹底炸開了鍋。

    如今賽程接近尾聲,就剩下兩個對手,一個是霸王戰隊,一個是冷寒宮戰隊。

    但即便這兩支隊伍,面對強勢的符龍,估計也沒什么好說的。

    這一屆帝國聯賽,在各支隊伍還剩下兩場比賽的時候,基本上就已經徹底告別了懸念。

    如今符龍戰隊六場全勝,積五十四分,排名第一。

    后面的那些?后面那些不用看了,分數差得多了!

    即便是排名第二的天神戰隊,在積分榜上跟符龍之間的差距,也已經超過了十分。

    之前早早就買了符龍戰隊奪冠的那些人,全都興高采烈,不過也多少有些遺憾,早知符龍這么兇殘,當初為什么不多買一點?

    下一場比賽的對手是霸王戰隊,霸王戰隊如今同樣打了六場比賽,積四十二分,暫時排名第三。

    場均七分,其實這成績已經挺了不得。

    但霸王戰隊的一群人心里面都清楚的很,跟符龍這場比賽之后,他們的積分十有八九還是四十二分。

    霸王戰隊的隊長焦保俊看著房間里一群教練組成員,所有人幾乎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焦保俊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這是喊過過來開沉默大會嗎?

    他是一個超強的盾戰+劍客,一身境界,其實已經躋身高級宗師領域。

    之前哪怕是天神戰隊,這位強大的高級宗師隊長也都沒怎么放在眼里。

    雖然那時候天神的奪冠呼聲最高,但在心里面,焦保俊一直覺得自己的霸王戰隊才是最出色的!

    他達到高級宗師境界的消息,一直沒有放出去,始終壓制著實力在打。

    雖說對手也有可能跟他一樣,偷偷壓制了境界。但在經過這么多場比賽的觀察之后,除了符龍他看不透之外,其他那些隊伍,應該都不可能存在這種情況了。

    因為如果真有人像他一樣壓制了自身境界,在面對符龍的時候,怎么可能容忍被零封?

    高級宗師,至少干掉符龍幾個人,拿幾個人頭分還是沒問題的吧?

    事實上并沒有。

    只有符龍,他是真的看不透了。

    本以為那里面只有白牧野跟林子衿兩個人是最可怕的,其他人,不過爾爾。

    可在看過這么多場比賽之后,他就算再怎么有自信,也不敢說自己能勝過那些人。

    姬彩衣,超強的刺客,絕對有跟高級宗師一戰的實力;單谷,光是一個心靈啟示,這種接近精準預言的特殊能力就讓人無比頭疼;司音……那個超萌的大蘿莉明明個子很矮,可偏偏她的力氣跟個巨人似的,身懷特殊血脈……唉!

    資料最簡單,看上去也最神秘的顧英俊,更是讓人覺得惆悵。

    明明是一個弓箭手,偏偏精通劍術,最近這幾場比賽經常會拿出來秀一秀。

    真是日了狗,符龍里面怎么這么多變態啊?

    這群人不但來自偏遠星球飛仙,聽說他們還不是什么一級主城出來的隊伍,而是來自一座名為百花的三級主城!

    哦,對了,巨人城試煉場也在那。

    托鳥哥跟董栗這兩個為了賺老婆本,節操都不要的家伙的福,巨人城試煉場已經徹底出名了。

    祖龍十八星,包括巨人城試煉場所在的飛仙星本土在內,無數人正烏央烏央的往那邊去。

    能培養出帝國聯賽冠軍隊伍的試煉場,誰不想去看看?

    甭管真假,沾沾喜氣也行啊!

    是的,已經過去無數年,人們的這個習慣并沒有多大的變化。

    去個寺廟,依然到處扔硬幣,看見個水池子,繼續扔硬幣,水池子里如果再養兩個王八就更好了。

    吸金利器!

    “我們還有希望嗎?”終究還是年輕,有點受不了屋子里一堆老煙槍的吞云吐霧,也有點受不了這種沉重的氣氛。

    焦保俊忍不住開口。

    “看我們的訴求是什么了。”一個教練組成員,忍不住站起身來,走到窗邊,把窗子打開,讓外面的風吹進來,吹吹一屋子的濃煙。

    “冠軍……怕是有點難。”另一個教練組成員將手中的煙頭在煙灰缸里面按滅,抬起頭,看了一眼焦保俊,“所以我們喊你過來,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下場比賽面對符龍,要四打一,不惜一切代價干掉一個!打斷他們的零封之路!”

    霸王戰隊的分析師看了一眼焦保俊:“你覺得怎么樣?”

    焦保俊滿嘴苦澀,沉聲道:“你們都決定了,我還能覺得怎么樣?”

    分析師看了他一眼:“難道你覺得我們還有獲勝的機會?”

    焦保俊搖搖頭:“沒有,即便我徹底將封印解開,以高級宗師的境界,也保證不了勝利。白牧野那個符篆師,還有林子衿……都太可怕了。他們完全不能用境界去衡量戰力。”

    “所以,我們制定了這個四打一的計劃,到時候,首發由你、曲晨、曹府以及顏可萱上場。”主教練在一旁說道。

    焦保俊微微愣了一下,看著主教練,嘴角抽了抽:“全攻?”

    這四個人,他是盾戰+劍客,曲晨是棍法師,曹府是刀客,顏可萱是刺客。

    剩下還有兩個,秋學彤和章瑞君,一個是弓箭手,一個是符篆師。

    如果按照教練組的這種安排方式,那么霸王戰隊這邊,首發登場的四個全攻靈戰士,除了他的盾牌可以提供一點可憐的防御之外,其他人……根本談不上有任何防御可言。

    “高科技裝備沒用,符篆師的符……對別人有用,對符龍戰隊,同樣沒用。”主教練又點著一根煙,用力抽了一口,然后伸手扯了扯自己有些花白的頭發,“既然如此,那還要防御做什么?”

    這話說的……不要防御,不是更容易被人家打成篩子嗎?

    但這話焦保俊沒說出口,因為在內心深處,他也是有些認同主教練這番話的。

    什么高科技裝備,什么防御符,包括他一直覺得堅不可摧的盾牌,這些在符龍戰隊那些人面前,就跟紙糊的沒區別。

    那群人修煉的功法太特么變態了!

    不管是弓箭手還是刺客,射出來的箭,刺出來的刀,全都自帶恐怖的破防效果。

    林子衿跟司音就更不用說了,一把大刀一柄錘子,幾乎就沒有她們打不破的盾。

    很多分析師甚至說就算是大宋家制作出來的盾牌,恐怕也禁不住那兩人的瘋狂攻擊。

    最終,焦保俊點點頭,嘆息一聲。

    決賽圈,倒數第二場比賽。

    符龍對霸王。

    首先是坐落在皇城的比賽中心里面,觀眾人數超過了五百萬!

    而這,也已經是比賽中心所能容納的極限了。

    虛擬現場的觀眾,超過了一千億。

    這個數字,就更讓人無語了。

    這個觀眾人數,已經打破了帝國聯賽有史以來的所有記錄。

    不是說這場比賽有多經典,純粹是如今的符龍,名氣太大了!

    賽前,老劉坐在休息室里,關掉了直播信號。

    他看著眾人:“霸王戰隊,這場比賽首發盾戰隊長焦保俊,這個人,資料顯示是中級巔峰的修為,同時他還是一個劍客,劍術非常高明。一手持劍,一手持盾,單人賽上,也一直有著相當出色的發揮。”

    “另外三人,是棍法師曲晨,刀客曹府以及刺客顏可萱,他們才用了全攻首發,將遠程攻擊的弓箭手秋學彤以及符篆師章瑞君,全部都按在了替補席上。”

    老劉露出笑容:“你們看出這意味著什么了嗎?”

    “想要孤注一擲?破罐子破摔?覺得反正防御也沒用,莫不如干脆用全攻的陣型,能干掉我們幾個算幾個?”單谷看著老劉。

    老劉點點頭:“很顯然,他們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單谷笑笑:“那他們可是真的打錯算盤了,這種全攻陣型,我跟小顧兩個弓箭手基本上就可以壓制得他們連頭都抬不起來。”

    老劉嗯了一聲,道:“正常情況下是這樣。”

    單谷看著他:“還有不正常的情況?”

    姬彩衣在一旁笑道:“不正常的情況,就是對方如果也有人壓制了境界的話,比如他們當中隱藏著一個高級宗師……要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的話,說不定真有機會打破我們的零封記錄。”

    單谷恍然大悟,哦了一聲,點點頭:“可是我們也有高級啊!你,小顧,子衿……不都是嗎?”

    姬彩衣笑笑:“可問題是,他們不知道。”

    老劉在一旁:“所以,這場比賽,你們幾個首發的,也要小心一點。”

    眾人點點頭。

    直播間里,鳥哥看見對方的首發名單之后,也有點懵,忍不住道:“這是打算孤注一擲了嗎?”

    董栗看著名單,也忍不住苦笑道:“想不到如今的符龍,已經給對手造成如此大的心理壓力……”

    城市地形中。

    雙方的首發全部登場。

    霸王戰隊這邊,焦保俊、曲晨、曹府和顏可萱四人一出來,直接進入到小巷當中,沿著小巷,開始繞起了圈子!

    他們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想要將符龍戰隊的陣型給打亂。

    但符龍這邊,首發的白牧野、林子衿、彩衣和單谷四人,卻并沒有分開。

    白牧野直接往眾人身上拍了幾張飛行符,然后一個個就全都飛上了半空。

    休息室里面,霸王戰隊的教練組:Σ(⊙▽⊙“a

    之前的比賽中,符龍這邊很少會用到飛行符。

    大多數時候都是地面的戰斗。

    用鳥哥跟董栗這兩個沒有節操的白吹的說法,這是小白在練兵!

    那么這場比賽,你們倒是繼續練兵啊!

    一上來就飛上天是什么情況啊?

    這不明擺著欺負我們沒有派弓箭手上場嗎?

    單谷飛上天之后,白牧野直接往他身上奶了幾張符,將單谷的狀態瞬間刷滿。

    然后——

    嗖嗖嗖嗖嗖!

    狀態滿滿的單谷直接就開干了。

    大片的箭雨,蠻不講理的射向那群正在兜圈子繞彎的霸王戰隊成員。

    靠!

    霸王隊長焦保俊瞬間撐開大盾,心里面忍不住狂罵:這特么也太過分了吧?

    真看我們沒有遠程,你們就這樣大搖大擺的一邊往我們頭頂飛,一邊用弓箭射我們?

    單谷的箭雖然也夠狠,但這么遠的距離,想要擊穿焦保俊手中的盾牌也并不容易。

    他只是在壓制,在干擾!

    因為這會兒,另外三個人,白牧野、林子衿跟姬彩衣……已經光明正大的朝他們飛過來了。

    得,也別繞圈子了,都被人家飛起來發現了。

    焦保俊默默運行功法,直接沖開身體中的封印。

    剎那間,他恢復到了正常的高級宗師狀態!

    而且是靈力值滿值的高級巔峰!

    手持大盾,另一只手上,長劍劍尖指地,瞇著眼,看著那邊飛過來的幾個人。

    正常情況下,這種時候通常是林子衿拎著大刀直接沖上來,然后姬彩衣身形一閃,施展潛行術尋找機會。

    但這一次,白牧野竟然也跟著飛了過來。

    他不但飛過來,而且居然還特么出手了!

    本身就帥,大量符篆在他身邊環繞著,上下翻飛,將他整個人的氣質襯托得更加出塵脫俗。

    眼看著那鋪天蓋地的符篆打過來,焦保俊暗叫一聲不好,聲音低沉的吼了一句:“散!”

    不得不散,不然白牧野那些符無孔不入,根本不是他的大盾能擋住的。

    除非將大盾徹底延展開,可那樣一來,他們跟一群甕中的鱉還有什么區別?

    棍法師曲晨,刀客曹府以及刺客顏可萱,瞬間朝著另外三個方向而去。

    嗖!

    一支箭,追著刀客曹府而去。

    哐!

    曹府回身用刀劈落。

    但這時候,他突然間感覺到身體周圍空氣中有一絲意動,當下心中大駭,將手中刀舞動得密不透風!

    叮叮叮!

    接連幾聲清脆的聲響。

    他又磕飛了單谷射過來的幾支箭。

    他這邊的情況,被棍法師曲晨和刺客顏可萱認定是有刺客在身邊。

    雖然個子退走,但這些人都還在關注著彼此那邊的情況。

    所以,無論是曲晨,還是同為刺客的顏可萱,都將更多精力放在了從天而降的林子衿身上。

    曲晨手中拎著一條金屬長棍,一臉戒備的往后退著。

    霍地,身邊突然間傳來一股波動。

    “啊!”

    曲晨發出一聲驚呼,剎那間宗師場域全開,同時手中大棍一掃……

    不得不說,他的反應已經很快了。

    從發現不對勁,到開啟場域做出反擊,也不過是須臾之間的事情。

    但對一個刺客來說,這須臾之間,也已經夠多了。

    噗!

    曲晨感覺自己渾身力量一空。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他的肋下,被一把刀狠狠刺入。

    接下來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身形化作光雨。

    那邊顏可萱身形一閃,直接進入了潛行術狀態。

    可無論她怎么躲藏,單谷的箭總能精準的找到她。

    他們這邊因為沒有弓箭手,簡直被動到極致,只能不斷閃避著單谷的箭。

    刀客曹府,也終于被林子衿追上,他退無可退。

    沒有任何退路了!

    曹府咬著牙,揮動著手中的刀,沖向林子衿。

    哐!

    一聲。

    刀斷。

    人亡。

    眨眼之間,全攻陣型被破。

    棍法師曲晨死亡出局,刀客曹府死亡出局。

    兩個替補,弓箭手秋學彤和符篆師章瑞君,自動進入到比賽場地當中。

    這時候,一身境界全開的霸王隊長焦保俊,心中一片悲涼。

    他這一身高級宗師的實力,竟然無用武之地!

    因為他被控了。

    他甚至沒看見那張控制符到底從哪個角度拍到他身上的。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無奈了。

    就像一個學習成績不錯的人,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最頂級的大學,正顧盼生輝覺得自己睥睨天下的時候,突然間發現身邊一群同學全都是學霸,還是那種爆肝都追不上的……

    那是一種很無力的絕望。

    如果說這三十六支參加帝國聯賽的隊伍,每一支隊伍都是一個優秀的“天才”,那符龍戰隊,就是他們永遠都追不上的超級學霸。

    符龍里面的小白,是學霸中的學霸,那一身可怕的符篆本領,讓人無比絕望。

    替補入場的弓箭手秋學彤和符篆師章瑞君上場之后,臉上盡是茫然之色。

    還有什么是我們能做的嗎?

    看著拎著刀大步流星,幾個縱躍就快要到她們近前的林子衿,章瑞君拼命往秋學彤身上打輔助系的符篆,然后又祭出幾張攻擊型符篆,試圖做最后的抵抗。

    這時候,那邊的刺客顏可萱終于被單谷一箭釘在地上,發出一聲不甘的慘叫,化成點點光雨,消散在空氣中。

    弓箭手秋學彤一連串箭矢射向林子衿。

    叮叮叮……

    這些箭全部被磕飛。

    那些符篆也根本無法接近場域全開的林子衿。

    絕望,剩下的只有絕望!

    之前還笑話天神和符神那些戰隊,現在想來,早一點面對符龍戰隊,那種痛苦就早一點結束啊!

    相比場上隊員的這種絕望,所有正在收看這場比賽的人,全都有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勢均力敵的打斗固然精彩,但這種蠻不講理的碾壓才更爽啊!

    虛擬觀眾席位置最好的區域,是一排隱私性特別好的包廂。

    出入在這里的人,外面的人完全看不到。

    齊王安靜的坐在那,包廂里除了他,還有那個不算很漂亮,但氣質特別溫婉的女人。

    “有意思嗎?”女人問他。

    “還行,跟我想象中差不多,”齊王淡淡道,“白家這小子,幸虧壓制了他六年,不然非成為一個史無前例的年輕宗師不可!”

    “你就那么肯定,他不是年輕宗師?”女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齊王愣住。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