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狂暴逆襲 > 第一六一八章 都瘋了
    第一六一八章都瘋了

    轟咔!

    一道紫雷,剎那降臨,直接就將鮑集富,劈得慘叫。

    鮑集富翻到在地,所有鮑家人全部懵逼。

    “這是……遭天譴了嗎?”

    誰特么說這天地之間沒有神?

    此前一群群作惡的,集體遭了天譴。

    此時,鮑集富口蜜腹劍,賭咒發誓什么天打雷劈。

    結果直接就被雷電差點轟殺。

    “天道有感,報應不爽啊!

    連天道都敢欺騙,這鮑集富得有多大的膽子?”

    “也不怪他啊!

    此前我們信科學,誰信神學來著?

    也就是在這九沌大陸的囚籠里面,接觸到許多與道有關的知識,否則,我們還不是一樣對什么賭咒發誓,嗤之以鼻?”

    “我聽說,這些年生命科學院許多超級博士,有一個主張。

    說科學的盡頭是神學。

    連續天人感應的事情發生。

    我們的世界觀,是不是要變一下了?”

    “那是很遙遠的事情,也不是我們有資格研究的。

    就說這眼前吧。

    鮑集富跟他老子鮑春福,一個德行。

    嘴巴比蜜甜,心腸比蛇毒!

    這心中還不知道,將老祖殺了多少遍呢,嘴里卻說不背叛。

    這樣的人,要么攆走,要么奴役。

    絕對不能讓他們,輕易回歸家族。

    要不然,我們就是養了一群毒蛇,時刻擔心他們反噬!”

    鮑集富,此時藍色頭發都炸起來,全部焦黑。

    渾身雪白的皮肉,至少有半寸厚,都成了焦炭。

    他此時渾身顫抖,皮肉焦炭龜裂,有的斷裂墜落,露出深處鮮紅血肉,凄慘到了極點。

    這個時候,他真的是嚇壞了。

    再也不敢賭咒發誓,更是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一支的其他后人一看,真有天譴和報應啊!

    一個個都跟著鮑集富下跪,按捺心中的惡念,全都嚇得屁滾尿流。

    最終,林西將他們每一個人的靈魂,強行剝離一縷,封印在鮑老爹的腦海之中。

    一旦這些家伙反噬,鮑老爹一個念頭,精神力就能夠引爆他們的靈魂。

    至此,鮑集富以及他這一支的后人,真正的成了寶家酒坊的勞力工。

    被關在神國之中,不許出現在外,日夜勞作,跟囚犯也差不了多少了。

    鮑老爹慚愧,對著林西俯首。

    “水流大造師,這事情,本應是我堅決一些。

    但是老朽這心里,畢竟是……唉……”

    林西拍拍鮑老爹的肩膀,溫言撫慰。

    “老爹是性情中人,無妨……”

    ……

    第三日。

    百余個英雄血長生酒的加盟商,同時推出了大批的長生酒。

    這些加盟商,共同出資,請孫家老祖孫虎,前往生命科學院,進行了生理機能、細胞活性等等各方面的檢測。

    生命科學院給出的數據,立即在天機城刮起一場風暴。

    老孫頭喝了一罐子英雄血,本來已經垂死的肉身,換發青春,竟然再度擁有了三百七十五萬年的壽元。

    而且,不需要置換肉身。

    這樣的功效,簡直就是一個炸雷,直接就將所有人給炸得坐不住了。

    本來想要置換肉身的無數天機族人,此時皆都放棄了這個想法和打算。

    就像是瘋了一般,搶購英雄血。

    僅僅一個小時,所有的英雄血,就都斷貨了。

    每一罐子的上市價格,是三百億星幣。

    這比置換一具最便宜的肉身,都要便宜許多。

    但是,斷貨之后,一些搶到多余長生酒的黃牛,開始倒手轉賣。

    一個小時之后,黑市的價格,已經暴漲到了五六百億星幣一罐酒。

    加盟商樂得一個個合不攏嘴。

    蜂擁到了鮑家酒坊,強烈要求鮑家擴大產能,加班加點交貨。

    加盟商達成一致,第二批的長生酒,批發價都是四百億起步。

    零售價,直接蹦到了五百億。

    整個天機城,無數家族,傾家蕩產也要購買到更多的長生酒。

    一個是供應族人所需,另一個就是看到巨大的商機。

    屯酒!

    大量的英雄血屯起來,惡意減少流入市場的份額。

    使得長生酒的價格,再度暴漲。

    逼近八百億。

    僅僅是第二批酒上市,所有加盟商,就都賺了一個盆滿缽滿。

    而許多沒有買到足夠多長生酒的家族,日夜排隊,強烈要求鮑家直|銷。

    八百億一罐子酒,已經超出了許多家族的承受能力。

    此時水流西大造師站了出來,強力發聲。

    “所有屯酒抬市,惡意推高英雄血價格的人,將被鮑家酒坊,直接列進黑名單。

    從此一罐酒都不賣給他們。

    而加盟商膽敢出售給列入黑名單的屯酒者。加盟資格取消!”

    林西搜刮天機城的星幣不假。

    但是他要的并不僅僅是星幣,而是足夠多的天機族人,喝上英雄血。

    加盟商抬價,黃牛黨屯酒倒賣,這都不符合他的利益。

    所以,他給出了一個市場指導價。

    一罐英雄血,最高只能賣三百億。

    超出這個價格出售,將會遭遇鮑家斷貨。

    而為了使得英雄血,大面積快速度鋪開。

    林西竟然將批給加盟商的英雄血價格,直接腰斬。

    這讓鮑老爹懵逼。

    水流大造師,咱們是做生意賺錢的。

    不是做慈善的。

    但是這個話,他可不敢真的和林西說。

    林西能夠聽到鮑老爹的波語言。

    但是他能說,我這是要盡量多的,控制天機族人嗎?

    英雄血賣了十天,一天出貨百萬罐。

    但是這個數量,對于天機城億萬萬的人來說,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特別是那些流落街頭的流浪家族。

    他們哪來的星幣,購買長生酒?

    但是,他們看到了老孫家的輝煌。

    緊跟水流大造師,鮮衣怒馬,鳥槍換炮,每一個族人都喝到了一罐子英雄血,得以長生。

    更是大量購買各種最先進的裝備,日夜守護鮑家。

    還分出一部分子弟,請到建筑科學院的大造師,設計重建水流云的小院。

    據說神國,都買了六個之多。

    一個姓百里的流浪家族,什么都不求,主動將入建設水流云小院的隊伍,不求回報,只求干活。

    然后三天,這個百里家族的人,從上到下,男女老少,全部都喝到了一罐子英雄血。

    尼瑪啊!

    無數的流浪家族怒吼著,沖進了工地,要為水流家的小院,出工出力,奉獻汗水。

    整個工地,根本就沒辦法再干活了。

    每一寸地面,都被腳丫子占滿。

    氣得老孫頭,都要殺人了。

    但是趕不走啊!

    這個時候,不知道是誰,傳出來一個消息。

    說水流云和金邁大人,不久將會談婚論嫁。

    此時水流云大人,在斗獸場工地,和金邁大人在一起監工。

    你妹啊!

    水流云是水流西的姐,金邁那就是未來的姐夫啊!

    幫工斗獸場,就等于給水流云干活,就等于給水流西大造師干活。

    走啊!

    上斗獸場干活去啊!

    無數的流浪漢,上陣殺敵一般,沖到了斗獸場工地。

    將數以十萬計的退役老兵,全都擠到了一邊。

    “兵爺您歇著,這活我來!”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