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羅馬尼亞雄鷹 > 第521章 土地改革(三)
    羅馬尼亞的土地改革不僅影響到那些地主和農民,還影響到工業方面。作為羅馬尼亞最大的農用機械和坦克的生廠商,普羅耶什蒂機械廠這段時間就比較繁忙,連作為副廠長的索達瓦爾也是一樣忙著腳不沾地。

    今天又是非常晚才回家,還好他家離工廠不遠。當他拖著疲憊的身體推開家門的時候,妻子赫斯蒂娜依然還在等他回家。

    “親愛的,今天又這么晚。”

    妻子赫斯蒂娜有些抱怨他回家太晚。

    “沒辦法,你也知道最近廠子里都快忙翻天了。多爾勒睡了么?”

    接過他的外套掛在衣架上后,妻子才回頭答復到。“小聲點,剛剛才哄睡著。要是把他鬧醒了,又要折騰半晚。”

    接著赫斯蒂娜關心的問道他。“你吃過晚飯了么,家里還有熏腸和魚,晚餐的蘑菇土豆濃湯我還給你留了點。”

    妻子的話讓索達瓦爾充滿了暖意。過著這些年兩人依然恩愛如初,而且自己當上副廠長也有岳父(第一任廠長波多斯里庫)的助力,雖然自己當上副廠長是在岳父退休之后。

    作為小人物勵志的標桿,索達瓦爾完全就是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的經典案例,為此他還有什么不滿足呢?

    心滿意足索達瓦爾,忍不住將一個好消息告知了妻子。“你知道我們廠要在利沃夫建立分廠吧。”

    “這我哪會不知道,聽說分廠的設計產能比老廠更高,而且全部使用新技術。”

    索達瓦爾很滿意妻子的回答,他摟著妻子的腰笑著說道。“沒錯。之前關于新廠廠長人選一直沒有確定,現在有消息了。”

    看到丈夫的笑容,赫斯蒂娜恍然大悟一般的說道。“難道這個人選是你?”

    “沒錯,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要搬到利沃夫去了。”

    “這真是一個好消息,值得慶祝一下。”

    赫斯蒂娜說著,拿出一瓶紅酒倒了兩杯,遞了一杯給丈夫。

    “來,為這個好消息,干杯。”

    “叮”

    喝下紅酒的索達瓦爾拉過妻子說道。“新廠建設以及設備調控人員整合等工作,都需要我這個做廠長的來處理。所以我打算請父親幫忙,你看怎么樣?”

    索達瓦爾所說的自然是退休在家的岳父波多斯里庫,而妻子很明顯也聽懂了他的話。“這個應該不成問題,父親自從退休之后,就沒有事做,相信這次你請他出山一定非常高興。”

    赫斯蒂娜不愧是妻子,賣起父親來也是毫不猶豫。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索達瓦爾剛趕到機械廠就遇到一個難題。

    “為什么名單被改了,上面許多名字都是才進廠一到兩年,他們怎么能作為新廠的骨干。”

    在廠長辦公室內,索達瓦爾正拿著一份名單在對著廠長尤利爾質詢著。說起來讓他非常不爽,本來準備新廠的人員是早就商議好的,但是沒想到今天一上班就發現,名單的人好多都被替換掉了。那些干了十來年的骨干精英,被換成才入廠一兩年的新手,這讓他怎么帶到新廠盡快展開工作。

    面對索達瓦爾的質詢,尤利爾廠長也不生氣,只見他安撫的說道。“你也別生氣。我知道你對于替換掉名單上不少人有些不滿,不過你也要為廠子考慮一下。目前生產任務那么重,我要是將這些老手都抽調給你了,完不成任務該怎么辦。你可以到新廠上任,但是我們就會被上級問責。而且不是說過了嗎,等到任務完成,我在將這些人調給你。保證不會讓你的新廠出問題的。”

    面對面對廠長安撫的話,索達瓦爾可是不樂意。“可是生產任務那么多,這要讓窮等到什么時候。目前政府的補提讓我們任務大增,廠子里都快忙著腳不沾地了。總不能讓我等個三五年吧,那樣的話我人員都培訓好了。”

    “不會。”

    對于尤利爾的話,廠長尤利爾搖著頭回答。“最多一年時間可以了吧,這可是我們最后的底線。不能在低了。都是為了國家嘛。”

    尤利爾的話讓索達瓦爾知道這是最后的條件,不可能繼續降低了。而且為了從廠里抽人,他也不敢和他們鬧翻。所以他只能無奈的接受這個結果,灰溜溜的離開了。

    等到索達瓦爾走遠之后,尤利爾才冷哼一聲。

    “這還不簡單,自然是他提出的人選被上面否決了,所以才做這些小動作。當年我就看出這個人有些小肚雞腸,不過沒想到會做這樣沒品味的事。”

    退休在家的岳父,對索達瓦爾說出他遭遇問題的原因。

    “父親,我也知道原因。不過他這么做完全是增加我接手新工廠的難度。只是為了一點意氣之爭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面對岳父的話,依然還有些憤憤不平的索達瓦爾怒氣難消。

    “這算什么難度,想當年我擔任廠長的時候,才那是難啊。手上除了大眾支援的你們那批人手之外,其他全是新招收的人,不還是一樣將廠子發展壯大了么。”

    “那不一樣啊,當時廠子的規模才多大。現在新廠設計的生產能力比老廠高出太多了,要不是我能力還說得過去,加上父親你的幫助,我還競爭不上這個位置。”

    索達瓦爾在指出岳父時代不同的前提下,依然不忘拍一下他的馬屁、

    “怎么不一樣了,是生產步驟改了,還是重新建立了新的工藝流程。”

    很明顯波多斯里庫不滿意女婿的話。

    “這倒是沒有,不過……”

    “不過什么,不是一樣的生產履帶式車輛么。你就是太過于慎重,怕什么拿出你的男子漢氣概,不就是熟手少了么,到了新廠加緊培訓,一帶一不行,就一帶二帶三,沒有一個男人能被困難所擊倒,除非他自己心生畏懼。”

    看著丈夫被自己父親說的有些抬不起頭,赫斯蒂娜連忙幫腔道。“父親,這次索達瓦爾真的很難,作為新廠長要是做的不好說不定會被撤職,這次你一定要幫幫他。”

    面對女兒的話,波多斯里庫意味深長的問道。“你要我怎么辦?”

    “當然最好是跟我們一起去利沃夫,手把手教他怎么做啦。”

    女兒的話引得波多斯里庫哈哈大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你是我唯一的孩子,索達瓦爾是我唯一的女婿,我不幫他誰幫他。”

    父親的回答讓赫斯蒂娜樂呵呵抱著他的肩膀。“我就知道父親對我最好了。”

    索達瓦爾看著其樂融融的一家,松了一口氣。讓岳父幫忙這件事成了。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