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謀夫有道之邪醫萌妻 > 101 直接收尸算了
    唐淼整理了一下心中情緒,快步朝著葉仙走去,“多日不見,我家仙兒風采依舊啊!”

    葉仙第一次正兒八經的瞧么著唐淼著女裝,瞧著迎面而來的姑娘面上的笑意,心中的擔憂稍微小了些許。

    近來,摘星樓的兩個東家可真是哪位都得不了太平,君飛白這位久居帝位的老手自然不必他們擔心,可唐淼這往素里玩世不恭的世家子弟,也不是他們看輕,而是她平素的形象,叫他們如何都不能放心的下來。

    “你這什么眼神?”

    唐淼走近了葉仙,一手毫不客氣的落在他的肩上,“這世道,你們一個個的都造反啊,這么明目張膽的打量我,是掂量掂量,打算把我賣了?”

    “主子說笑了,借我們十個膽子,也不敢把您賣了不是?”葉仙笑著補充道,“要真賣了,怕是君上要追殺我們到天涯海角了。”

    “這么說,沒有君非白,你們還真打算把我賣了?”唐淼挑眉,慣常順桿爬,“世道不古,人心叵測啊!”

    葉仙溫和的將唐淼的手從自己的手中移開,頗有一種家中兄長見到劫后小妹的語重心長,“江大掌柜擔心主子撐不住,特意叫我瞧瞧您盡量是否安好。”

    “擔心我就說,扯江子成做什么。”唐淼用手肘抵了抵葉仙的胳膊,十分沒有一個做主子的自覺,儼然一副和他好兄弟的模樣。

    葉仙忍不住用余光去撇宮門口的守衛,果然,那些個人面上都有些驚異。

    葉仙原想著,他家主子恢復了女兒身,多少得收斂些,至少有點閨閣女子的模樣,到底是他低估了他家主子的性子,原是想給她留點好形象,那和這主子依舊自我的很,葉仙覺得,這樣不好,可轉念又一想,不這樣,還是他主子么,怎樣都好,她開心就好。

    提到了江子成,唐淼忍不住邊走邊發問,“對了,江子成在大夏如今混的怎么樣?”

    混?

    葉仙忍不住挑了挑眉頭,這樣說自家大掌柜,真的好么?

    “大掌柜不愧是做過市署令的人。”葉仙絲毫不掩藏自己對江子成的贊許之情。

    “噢?”唐淼來了興致,“江大掌柜到我家門前之前,是做官的,在我那烏七八糟的店面里,竟也呆的下去?”

    葉仙笑著搖頭,“大掌柜經商本事不錯,且,他在京中頗有人脈,許多事情,處理起來比我之前還有得心應手些,原來要煩勞靳家主的地方,大掌柜來了之后,也都變的少了許多,主子讓我做二掌柜,委實是給了我許多時間,去處理旁的事情。”

    “哼,麻煩靳大爺怎么了,這小子在我風冥澗地界上,麻煩我還少么,就應該去……”

    唐淼說的正歡的聲音,忽然間就矮了下去,正當葉仙想要上前寬慰的時候,她又開了口,“罷了,江大掌柜在成了我家大掌柜之后,就沒有對自家生意關注過?”

    “這個,屬下擅自做主了一次。”

    葉仙言語中帶著些歉意,似乎在等著唐淼的責罰。

    “做主就做主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家手下慣常喜歡給我做主,我都習慣了。”

    唐淼伸了個懶腰,絲毫不在意這般事情,從小到大,她身邊的手下都主意大的很,她也樂意,他們總也是為了自己好,她這把懶散的性格,手下要都是死板的人,估摸著,早就如凌媽說的那般,在風冥澗找了個由頭,直接逃出生天了。

    葉仙有瞬間的愣神,君非白曾跟他說,在唐淼面前當值,心里會舒坦很多,也會便利許多,他從未真正明白過來,只覺得,君上是說唐淼的性子懶散,卻是不想,唐淼這人心大,對手下人,也是給了極大的自由度。

    “主子當真不怪罪?”他依舊有些好奇。

    “怪你們做什么,你們這些個手下不靠譜,我怎么實現我做一個米蟲的宏愿?”

    唐淼依舊如往日那般的恬不知恥,絲毫不覺得這是什么丟臉的事情,以至于,她時時刻刻都這般提醒著自己周遭的人,到了如今,葉仙在聽到這說辭,竟然絲毫不適的感覺都沒有了。

    “能者多勞嘛!”唐淼笑嘻嘻的回頭補充道,“不許嫌棄我這個主子沒出息。”

    她眼中露出一絲兇光,卻一點兒其實都沒有,像極了一個同自家兄長撒嬌示威的小妹妹。

    葉仙不是第一天知道自家主子沒架子,從來不端著,但唐淼似乎總也有本事叫人忘了與她之前身份上的差異。

    他微笑著扶唐淼踏上馬車,“大掌柜說,他對江湖事不敢興趣,對那些個暗地里的營生也沒興趣,只在官場憋悶的久了,想著在主子這里可以盡情施展,保管不會叫店里缺了銀錢。”

    “所以,咱這位大掌柜的興趣愛好是賺錢么,還是賺錢給旁人花么?”

    唐淼忍不住笑,她是不知道江子成受了什么刺激,但他跑到她這里來,就他當初的那般言論,她能相信才有鬼,可如今人家到底是幫著她賺錢,她自也說不了什么,反而樂見其成的很,只是……

    想起阿離的父皇,唐淼忽然想著,其實,江子成忽然轉投她的名下,一定有很多人想把她拆了,唐淼忽然覺得,如果她不是仗著有姬若離這個靠山,順帝當真會拆了她在大夏經營的委實算不得很好的營生和分舵!

    葉仙對唐淼的這番話不予置評,甚至于覺得,他要是再說些什么,按照他主子那性子,估摸著又要順桿爬,不知如何編排那位兢兢業業經營店面的大掌柜了。

    “你們說江子成啊。”薄言伸手拉了葉仙,“江子成可是天縱奇才,尤其經商方面,聽說,上京城中的小倌館都快讓他包圓了。”

    “仙兒花魁,您和主子一道兒吧,免得那俊俏的臉蛋被風刮了,某些人又要抱怨了。”

    “薄少爺拿我尋什么開心?”

    葉仙身子剛探進馬車,唐淼便是從一邊探出了自己的腦袋,言語中有些驚奇,“我說,薄大少,你的意思是,江大掌柜一人吃三家,上京獨大啊?”

    “嗯。”薄言點頭,“聽說,上京城中有不少紅樓楚館如今十分關注江子成,就怕這兄弟什么時候想不開,跑去和他們搶生意。”

    “這人當官的時候一本正經,做這營生竟然一點都不覺得害臊,還越發壯大!”唐淼禁不住感嘆,“真真是個斯文敗類!”

    “江大掌柜知道你這般,估摸著會把你從車上踹下去!”

    薄言毫不客氣的沖著唐淼打趣,葉仙在一旁忍著笑,等到唐淼沖著薄言甩了兩個眼刀子后,問道,“主子,您是回府,還是……”

    他話未說完,唐淼便已陷入了沉默,只瞬間便從方才的氛圍中抽離出來,嚴肅的叫人跟著一道變得緊張了起來。

    好一會兒之后,唐淼再一次抬頭,似乎下定了某個決心一般,“薄大爺,找個地方用膳吧,我餓了。”

    薄言應了聲好,趕著馬車直接繞到了綺湘居的后門,一行人下了馬車,自有店家小廝牽了馬車安置。

    “這家的三套鴨不錯,你上次不說想吃么。”

    薄言在前頭帶路,吩咐了店家在三樓尋了個僻靜靠窗的雅間,葉仙瞧著薄言輕車熟路的模樣,覺得這是家他常來的店。

    薄言儼然一副熟客的模樣,叫葉仙以為,他真的只是帶著唐淼尋了一家店,如同他開始說的那一半,他是帶著唐淼來吃她想嘗試的吃食來了。

    落座之后,葉仙瞧了一眼不遠處的天牢,這雅間的視野很好,清楚的可以看到天牢外的發生的一切。

    彼時,薄言拿主意的菜食已經一一擺上了桌,他動手盛了給每人都盛了一碗,“嘗嘗,你先前在病中的時候,不是總吵著要吃么,這家該是盛都城做的最好的,吃過了之后,不許再和我們鬧!”

    “宋喬,你看薄大少這人,真不愧是姓薄的,刻薄的很!”

    唐淼端起碗就沖著宋喬抱怨,但對葉仙就十分的和善,“仙兒,薄大少刻薄,但他的胃和他的嘴一樣的刻薄,他說好吃的就一定好吃!”

    “我謝謝你啊!”

    薄言狠狠的瞪了一眼唐淼,自然直接別讓當成了空氣,宋喬習以為常的默不作聲。

    葉仙在大夏的時候和唐淼他們一起吃過西瓜,可同桌吃飯的機會也是不多,如今坐在了一起,他委實不自在的很,總有一種想要站起來的沖動。

    說來也是好笑,葉仙一直標榜江湖中人灑脫,可到了唐淼這里的時候,他竟也有局促拘謹的時候,他忽然覺得,這有時候,太過自有散漫也不是一件好事兒!

    宋喬以前瞧出了坐在唐淼邊兒上的葉仙局促的很,在唐淼和薄言相互抬杠的時候,自己有一搭沒一搭的和葉仙說著話,一來一往間,他也是慢慢的放松了下來,至少吃飯的時候,沒有再不知道往哪兒下筷子了。

    葉仙原本往接受良好的方向發展了,可唐淼這薄言兩人為了最后一碗湯起爭執,在桌上用筷箸動起武來的時候,宋喬明顯的看到葉仙那英俊的臉龐不自覺的抽搐了幾下。

    其實,碰上這么個沒有尊卑概念的主子,宋喬覺得,也不怪葉仙難以接受,所有跟唐淼走得近的手下,都是曾經這么過來的,尤其如今和唐淼用筷箸斗法的薄言,哪怕他是曾經在江湖赫赫有名的他,在剛剛進風冥澗的時候,還是十分的尊卑分明的,在和唐淼同桌吃飯的時候,還曾一本正經的說過唐淼沒有一個主子的模樣。

    當年的畫面歷歷在目,可那些話早就被薄言自己當成了耳旁風,在葉仙的眼角忍不住的再一次扯動的時候,宋喬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卻是放棄了寬慰,直接道,“沒事兒,時間長了就習慣了。”

    時間再長一點,膽子在大點如薄言這般的,就能和唐淼爭搶了,剽悍如流星護法這樣的人,還能收拾主子呢!

    唐淼棋差半招,再失了要到手的湯后,咬著筷箸憤懣的朝薄言甩了一個眼刀子,而薄言卻十分歡愉的將湯挪到了自己的面前,眼中甚至帶著些挑釁的神情。

    按照唐淼原先的性子,一定還要再說上兩三句話,企圖來膈應他,可今兒,他碗里的湯都去了小半,這人還是沒什么反應。

    他抬頭,順著唐淼的余光瞥了一眼,天牢外的那人,可不就是靳家主么。

    “小二,把這桌撤了,上些點心。”

    小二應聲帶著人進來收拾,待糕點和茶水重新擺放好之后,薄言瞧著唐淼依然沒有要收回視線的意思。

    “主子,這家的天絲雪線聽說是特意從燁國來的點心師傅,說是和您最鐘意的那一家有并駕齊驅的架勢,您嘗嘗?”

    宋喬夾了塊糕點擱在唐淼面前的白瓷碟中,唐淼的視線依舊沒有收回,可筷箸卻是精準的很。

    唐淼咀嚼的慢,薄言三人瞧著她,卻絲毫瞧不出她現在心中是什么境況,畢竟這妮子不顯山不露水的時候,和往素里鬧騰的人,也真是大相徑庭的兩個模樣。

    她吃完了糕點,雙手抱著手中的茶盞,瞧著外頭出神,宋喬幾人跟著瞧了過去,唐淼專注的很,宛如欣賞折子戲一般,彼時,靳方言攙著慕容楓,一副要離開的模樣,這一幕戲眼看著就要謝幕。

    “宋喬!”她喚了一聲,手中的茶盞已經涼透,微涼的觸感透過指尖傳到心中,叫她有一瞬的不悅,“去請了靳大爺上來,仙兒護了他一路,他就不打算來謝謝人家么?”

    薄言趁著宋喬去請人的間隙,喚了小二重新上了盞新茶,他伸手取了唐淼手中的茶盞,換了小二送來的新茶。

    微微發燙的瓷器叫唐淼回過神來,她瞧了薄言一般,對方只溫和的看著她,“沒事兒,是你的還是你的,這小子要是敢背叛你這個兄弟,我幫你揍他!”

    “呵呵!”唐淼被薄言認真的模樣惹得笑出聲來,“得了吧,您這赤血劍劈下去,我看我直接幫他收尸算了!”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