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謀夫有道之邪醫萌妻 > 100 志不在此
    唐淼進宮的時間算不得早也算不得晚,薄言這人對踩點這個技術活兒,一向都得心應手的厲害,唐淼一腳踏進的天子寢殿的時候,卻是瞧見了早已擱置在小桌上的吃食。

    不是皇家御用的金器,也沒有繁雜的龍紋,那餐具平常的好似平頭百姓家的瓷器一般,甚至連釉面都不是十分的光彩。

    唐淼掃了一眼菜色,雖普通,但卻都是她愛吃的亦或是陰潯愛吃的,唐淼不由的挑眉,這倒是叫人驚奇了,她皇帝姑父轉性了,竟然傳了膳來等自己,這菜色,這碗筷,竟叫她生出一種普通叔侄一道吃飯的錯覺來。

    “皇......”

    她還未開口,天子便是沖著她頭來慈祥的笑容,“來了,快坐,坐到朕身邊來。”

    所以,今天皇帝姑父是吃錯藥了?

    唐淼瞧著天子笑容可掬的模樣,心中竟然有些瘆得慌,她剛一坐下,天子便溫和道,“這些菜色我也不知道你愛不愛吃,有些都是潯兒在宮中常讓人做的,你嘗嘗,要是不愛吃,朕讓人給你做些別的你想吃的。”

    天子態度十分溫和,溫和的就如同自家長輩一般,可唐淼如何都不覺得,以往和唐家爭鋒相對的天子,能對她這個唐家的子孫展現出多少的善意來。

    在天子與往日不同的慈祥下,唐淼滿心疑惑的拿起了桌上的碗筷,今日里的天子當真是將身為一個天子的身段全數放下,在他幫唐淼夾了第三次菜,眼看著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下,唐淼終于忍不住擱下了手中的碗筷。

    “怎么,是不合胃口?”天子依舊溫和。

    唐淼的心中已經有些發毛,事出反常必有妖,何況,唐淼覺得,如今已經不是事出反常,而是事出妖異的很,唐淼甚至有種眼前這人是旁人帶著****假裝的錯覺。

    她搖了搖頭,笑著沖天子看去,“皇上,有什么話您直說吧。”

    “你看看你這話說的,朕與唐家本身就帶著些姻親關系,你我是君臣,更是親人。”

    天子說的情真意切,唐淼卻是心中明鏡,感情這好半天,這才是正題,“您別和我開玩笑,若真論起來,阿潯算是我徒弟,您和我之前的關系怕是要亂了,和我爹之間的關系也便要亂了,這般行徑,我唐家可是不敢遑論。”

    天子溫和,唐淼亦溫和,可那些掩藏在溫和中的銳利,卻還是被對方瞧摸了清楚,唐淼率先開口,依舊重復著之前的問題,“您直說吧,彎彎繞繞的,怪誰累人的。”

    “朕只是想說,天家和唐家......”

    “當年之事我聽家兄提及過,唐家的尊榮與您的待遇,貴妃有一半的原因,還有一半......”她瞧了天子一眼,繼而道,“古來君臣有別么,您沒錯,錯的是我父親,可他也已賦閑在家,難道您還不放心?”

    天子瞧著正輕聲說道的姑娘,小小的年紀,卻是沒有絲毫的怯場,可到底已經是生疏了,多年前,唐淼年少的時候,他與唐慕的關系還算不得如斯緊張,對唐家最小的那對雙胞胎孩子,他是真心歡喜的,他們也曾在他懷中嬉鬧過,是他曾真心相待的孩子。

    眼面前的小姑娘,一身柔柔和和的淺紫色衣裙,清秀的很,可卻也是淡漠的很,與他疏離的很,絲毫都沒有了當年的模樣。

    細想來,這些,可不是他自己招來的么?

    “這些年來,朕任性了。”

    天子嘆了口氣,感慨的話語叫唐淼聽得愣神,這,又是什么話?

    不待唐淼反應過來,天子復又開口,“朕任性了,因為朕甚至唐慕的性子,他覺得當年之事對我有愧,且他是個忠君之人,饒是我如何任性,他都會由著我的性子胡鬧,卻并不會真的背棄朕。”

    “可您知道,我爹退下來之后,我們這些個和您沒有深厚情誼的晚輩,卻是沒有我爹這般的性子。”

    唐淼還奇怪怎么他爹退下來之后,也沒瞧見天子有什么過激的反應,該請是一直在忍著?

    “所以,這是場鴻門宴不成?”

    她唇角上揚,笑著看向天子,天子眼中一窒,這姑娘當真是自成一派,和誰都不像。

    他搖了搖頭,“鴻門宴,朕若對你做了什么,估摸著,明天皇城就要被你唐家軍拆了吧。”

    唐淼挑眉,并未言語,可她知道,若要成了真,天子的話倒也不是危言聳聽,她家里那些個兄姐長輩,當真做的出來這種事兒。

    “我聽說,你并未見她。”天子話鋒一轉,視線卻是牢牢的釘在唐淼的臉上。

    唐淼眼中有一瞬的遲疑,她下意識的撥弄手中的筷箸,天子沒有點名是誰,可他們都心知肚明,陳國那位沒有離開的皇后,她在盛都,還真是叫什么都不得安寧。

    “您對我還當真是關注。”唐淼順手夾了自己手邊的綠葉菜,再去瞧天子,竟是帶上了些玩味,“陳年舊事,我不是當事人,自然不清楚,可您這般,是不是在暗示我,她當真是您的故人,您不愿示人的過往中,那些個鮮紅的往事中,不愿提及的故人?”

    唐淼的話說的有些放肆,可天子卻沒有如同往昔般發作,而是大度的很,“阿潯和朕說,他師傅待他極好。”

    “您還真會避開話題。”她失了興味,擱下手中的筷箸,“您這究竟是想和唐家冰釋前嫌,還是在試探我?”

    “朕與你爹之間,估摸著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小輩來說道,可朕亦只朝中人心潰散,蓄兒他對皇位虎視眈眈,可他性子陰狠,并不是儲君人選。”

    唐淼靜靜的聽著天子的話,竟是覺得,怎么繞了一圈,唐家最后,竟然變成了她皇帝姑父的托孤之人了,那這么些年,他打壓個什么勁兒啊,這未免過于可笑了些。

    “朕自不奢望你們這些小的能忠于朕,朕只望你們能忠于阿潯,他于你們而言,并無過錯,且你不會真想唐家背上弒君的罪名吧。”

    雖說天子這些話,唐淼方才就猜著了八分,可真的聽了,卻如何都感覺,心中不快的厲害,“阿潯是我徒弟,我自會相幫,可陛下,您如何有自信,您威脅我,我一定受用呢?”

    這話說到這份上,怕也是吃不去了,唐淼站起了身,“您若還記得兒時我在宮中小住的那些時日,您該要知道,平生,我最恨人威脅我,哪怕是您都不行。”

    “阿潯于我情分,不用您說,我也會相幫,我欠他的,我會還清,可您欠我爹的那聲抱歉,真是一句任性就可以解決的,還是,您當真高高在上,掌握生殺大權太久,已然忘了當年的結拜之意?”

    唐家人護短在整個天麟出了名,到了如今,這孩子,竟還在為她爹討要一個說法,天子不知,唐家人這脾性,究竟是該叫人嘆一聲真性情,還是叫人無法不感到討厭。

    他忽然想起了陰潯的母后,若然她還在,他們一家三口是不是也如同唐家人一般,所以,唐慕一家和樂的模樣,才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眸。

    “陛下,如今的天麟滿目瘡痍,您覺得,若然沒有阿潯,您覺得,您有資格和我談條件么?”

    “你......”

    天子一時語塞,唐家那些個小的,對他不滿,可絕也不會若唐淼這般,這般猖狂,可她說的卻是最為可悲的事實。

    “陛下,不要再派人看著我了,下次,我的手下不定有那么好心,能任由他們在自己的跟前那般的囂張。”

    她已轉了身,踏出高高的門檻之前,她回頭瞧了一眼天子,阿潯如今下落不明,他卻是還有心在這里編排著這些,究竟該要說他是慈父,替兒子鋪路,還是該要說,他只是不想要擔上**君主的罵名,才要選了阿潯來,桎梏著她,好讓他百年之后,走的安詳些?

    她嘆了口氣,“我志不在此。”

    這感慨,帶著十分的無奈,天子瞧了一眼已經走遠的唐淼,那抹紫色的身影越行越遠,直至最后消失在他的眼底。

    這孩子,她清楚的知道他擔憂的是什么,嘴上冷漠的很,卻是在最后還是安慰了他,轉瞬即逝的這貼心之舉,怕是因為阿潯的緣故吧。

    “阿潯說的不錯,當年叫他去尋陰庭,卻是不想,你們竟有如此淵源,若然沒有當年的事情,若然她還在,朕不會荒唐致斯,也不會叫這大好河山和曾經的兄弟都一一......”

    天子心中感慨非常,想起唐淼的話,他招了人來,“擺駕,去唐府。”

    唐淼一路走到宮門,她最后那句話,自己都有些弄不清楚,她是想要跟天子說,還是想要和自己說,若是有可能,她倒還真是有點想見見人們口中那個神算,堯朔其人如何,她不清楚,可她如今這境遇,可十成十是拜他所賜。

    如今的她,在這緊張的局勢中,竟難得的松了口氣。

    “主子。”

    她尋聲望去,葉仙退去了往日里鮮艷的衣衫,如今一身墨藍色長袍,英氣的很,可瞧見了他,便是代表......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