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相愛恨晚 > 第54章
    宋輕揚收拾好自己下樓的時候,碰到他爺爺宋高川,他爺爺今年98了,一頭白發,精神卻依舊矍鑠。一大清早就起床了,見到他,朗聲說道,“昨個什么時候回來的?”

    宋輕揚昨晚上和朋友玩的晚,凌晨三點才回了家,沒想到老爺子耳力那么好。

    老爺子見他沒有吱聲,“老大不小了,整日和你那狐朋狗友瞎混”

    宋輕揚嘴角抽了抽,他淡淡的理了理大衣的衣領。“爺爺,我那些狐朋狗友是您那些老戰友的孫子。”

    老爺子眼睛瞪過來。

    “好了,一大早的少說兩句。飛揚,來昨晚上熬得鴿子湯。”老太太和保姆盛了兩碗端到桌上。

    宋輕揚揚了揚嘴角,“奶奶,今天我就不喝了,真有事。”說完,他就走了。

    老爺子沒好氣的說道,“他能有什么事。瞎忙!”

    老太太抿嘴笑道,“飛揚那孩子表面桀驁不馴,但他什么事都有數。不然,你以為他那么大的公司怎么撐得下來的?”

    老爺子眉眼自然一番暗自驕傲,當然他不會夸那小子的。

    老爺子這一生有兩兒一女,女兒一生都沒有和他生活在一起,這么多年來,他從來不說,可心底對女兒的虧欠,~%,..讓他一直想要一個孫女。

    大兒子給他生了個孫子,二兒子更好,給他添了一對雙胞胎孫子。當他知道晨曦的存在時,那顆堅硬的心瞬間軟了,恨不得立馬就把外孫女給接回來。

    宋成渝自然沒敢把晨曦第一段婚姻破裂告訴老爺子,他擔心老爺子聽了身體吃不消。老爺子催了好幾次,讓他早點把晨曦接回來,甚至要親自去。

    宋成渝以晨曦有孕的事給勸了下來。可現在晨曦小產,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和老爺子開口了。原本老爺子就對他妹妹就飽含愧疚,晨曦這次出事,他只怕瞞不住。

    老爺子看著面前的鴿子湯,目光突然暗下來。陳嵐自然瞧見了,“是不是想馨渝了?”

    老爺子沉默了半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馨渝三個月的時候,沁蘭就把帶走了。她七歲的時候我悄悄去看她,小付在路上捉到一只鴿子,我把鴿子送給馨渝。”

    老爺子瞇著眼,慢慢回憶起那一幕。

    “真的送給我嗎?”宋馨渝不敢相信,小心翼翼地看著眼前這位開汽車的伯伯。

    “喜歡嗎?”宋高川柔聲問道。

    “喜歡!”宋馨渝滿臉的喜悅。宋高川看著她臉上掛著的天真笑容,也跟著笑了出來。

    “謝謝伯伯。”宋馨渝說道。宋高川的嘴角的笑容瞬間落了下去。

    “伯伯,我能放了它嗎?”她竊竊的問道。

    “為什么想放了它?”

    她眨了眨眼,“媽媽告訴我鴿子是和平的象征,我希望世界一直和平。”

    “你媽媽告訴你的?”宋高川下意識的問道。

    “嗯。”馨渝重重的點了點頭,“我爸爸也是為了和平去打仗了”她沒有再說下去。

    “后來呢?”

    “我爸爸再也沒有回來了。”

    那時候宋高川很想告訴馨渝,爸爸回來了,他就是她爸爸,可是他沒有那勇氣。

    “這些年,我以為她們會的還不錯,哪想到馨渝和她早就去了”

    陳嵐抿著嘴角,眸光暗了暗。

    “當年是我對不起沁蘭”老爺子滿臉的哀傷與無奈。

    “不要想那么多,都過去了,幸好馨渝還留下一個女兒。”陳嵐沉聲說道,“趕緊把湯喝了,不然都涼了。”

    老爺子看了眼,推開了碗,“不喝了。”

    陳嵐沒再說什么,這輩子他們走的差不多,再糾結過往也沒有了意義。她和他能攜手度過大幾十年,她還有什么看不開的。

    即使這么多年來,老爺子心里想的還是溫沁蘭,她也沒了計較。她和溫沁蘭的性子不一樣,追求的也不一樣。她只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那便足以。

    ***

    晨曦醒過來的時候,意識還很模糊。她微微一動,就感覺到身上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她感覺她的手被握住了,那力量很輕很柔可是卻帶著說不出的堅定。

    “晨曦”是陳湛北的聲音。

    她轉過頭,慢慢對上他的臉。這才多久,他的下巴上的胡渣都冒了出來,一臉的滄桑。她吃力的想要坐起來。

    “不要亂動。”陳湛北沙啞的說道。

    晨曦想到肚子的孩子,立馬不動了。她扯了扯嘴角,“陳先生,你什么時候走滄桑路線了?”她說完一句話,就喘了一口氣。

    陳湛北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臉上,沉痛的移不開眼。

    “孩子怎么樣?”晨曦的手慢慢的覆到小腹上,“我做了一個夢,你知道嗎?我又夢到上一次”

    陳湛北轉聲到了一杯溫水,“先喝點熱水。”

    晨曦怔怔的望著杯子,搖了搖頭,慢慢的對上他的眼睛,見他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她的手還停留在小腹上,來來回回,“原來那并不是我做的夢”

    “啊”她倏地一聲驚叫,掙扎著坐起來。

    “晨曦”杯子瞬間落地,陳湛北立馬抓住她的手,“你冷靜點,聽我說”

    晨曦瘋了一般揮舞著手臂,“為什么會這樣?她明明在我的肚子好好的”

    “我不要我不要”淚水一滴一滴的落下來。

    陳湛北用力的禁錮著她,又怕傷了她,他抱著她,緊緊的抱著,他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脊,一下一下的,像對待一件易碎的寶貝似的,“晨曦,你有我”他的聲音嘶啞。

    沒有了全世界,你還有我。

    陳湛北的眼眶熱熱的。

    她死死的抓著他,身子一直發顫,“我要我的孩子。為什么一次又一次我都不能留住我自己的孩子?我到底做錯了什么?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陳湛北心頭絞著疼,他幾乎說不出話來,他的眼圈紅紅的。

    “陳湛北,我要我的孩子”晨曦喃喃的說著。

    她有多疼,他就有多疼。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陳湛北見她慢慢的平靜下來,小心翼翼的扶著她,猛地看著她死死的咬著唇,唇角早已被她咬破,血珠慢慢的流下來。

    “松口,晨曦,聽話”陳湛北臉色沉的駭人。他捏著她的下巴,想要她松開牙齒。晨曦空洞的望著他,眼底似乎根本就沒有他。

    陳湛北神情著急,他知道他這是變相的轉移疼痛。

    晨曦依舊不為所動,那血順流染紅了她的衣角,打濕了混亂的被褥。陳湛北額上的青筋暴起,他閉了閉眼,右手捏著她的下巴猛地一扭,左手快速的探進她的口中。

    終于他呼了一口氣,晨曦滿臉濕漉漉的。

    門口傳來篤篤篤的敲門聲,一下一下,越來越急。

    陳湛北沒有理會,晨曦咬著他的手,他抬起另一只手替她理著發絲,動作輕柔,眼神輕柔地望著她。

    宋輕揚進來時就看著這一幕,他驚愕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心跳驀地加快,他暗吸一口氣,“你這是做什么?”說著要拉開她。

    陳湛北冷聲說道,“讓她咬。”

    宋輕揚愕然,“你瘋了。”他不可置信的望著他,也沒理會他,隨即對身后的隨性醫護人員說道,“趕緊拉開。”

    “誰都不要上來。”陳湛北那語氣霎時讓那群人不知所措,誰也不敢上前了。

    宋輕揚略皺了皺眉,望著陳湛北不由的多了幾分鄭重。

    晨曦的眸子微微動了動,那雙眸子失去光彩,只是定定地看著他的眉,他的眼,終于一點一點的松開了,失聲痛哭了起來。陳湛北擁住她,緊緊的,生怕她會消失一般。

    醫護人員看著宋輕揚,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宋輕揚一臉冰霜立在那兒一言不發。

    晨曦那哭聲,悲傷而絕望。讓這個冷冽的寒冬更加的寒骨。

    晨曦是哭暈過去了。瞬間又是急死了一群人。

    隨行的醫生給做個全面的檢查,臉色都有些沉。“宋少,這里醫療條件有限,我建議等病人情況穩定后,回D市吧。”

    宋輕揚沒回話。

    待眾人離去之后。

    “你的手讓醫生處理一下。”宋輕揚淡淡的說道。他瞥了一眼,他這個小表妹咬的還真不輕,肉都要咬掉了一塊。陳湛北他已經就聽過他的名字,他父親贊許的人物。沒想到他們第一次見面,狀況這么的慘烈。

    “不用了。”陳湛北蹙了蹙眉。

    宋輕揚的心情挺復雜的,來的路上,他想著見了面非得把陳湛北給揍一頓。那會子,他是滿腔的怒意。心疼這個未曾謀面的小表妹,可是現在,他的表情慢慢的緩和下來。

    “那啥,你們還年輕,孩子以后還會有的。”他不會安慰人。

    陳湛北喉嚨發緊。

    “那個,我是你大舅子。”宋輕揚咳了一聲,介紹道。雖然年紀比他小,可輩分在這呢。

    推薦個不錯的女裝店鋪【de Amber岸卜】,衣服漂亮實惠,質量也很好!在淘寶網上搜索“岸卜”即可。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