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相愛恨晚 > 26章
    晨曦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感覺到腰間有一些重力,她微微動了動身子,卻發現自己被擁的更緊了。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入眼就是陳湛北清雋的睡顏。

    她怔怔的看著他,他的眼下隱隱約約透著青色,昨晚上他幾乎都沒有睡。這是她第一次毫無顧忌的打量著他,在他印象里陳湛北一直是高大清冷的形象,她從來不敢想有一天他會成為自己的丈夫,甚至是兩人同床而眠。其實陳湛北和陳湛南長得并不像,陳湛北像陳母多些,陳母年輕時是個典型的江南美人,陳湛北完全襲成了陳母的優點。他天庭飽滿,鼻梁高挺,整個人看上去俊朗不凡。

    他下巴處的胡渣一夜之后也蓄勢待發,他的手臂緊緊的環著她,晨曦忍不住抬手觸碰他的胡渣,她有些好奇那到底是什么樣的感覺。

    她輕輕的碰上,感覺硬硬的,不疼,有些□。

    待她正準備收手時,陳湛北猛地一把拉住她的手,他閉著眼,嘴角微揚,“肚子不疼了?”他的聲音在清晨格外的富有磁性。

    晨曦欲要收回手,只是伴著她的扭動,兩人之間的姿勢越來越曖昧,等到她感到他驀然緊繃的身子時,她霎時一動不動,屏住了呼吸,像被點了穴道定在那兒。

    陳湛北懶懶的笑¤,..了笑,他慢慢睜開眼,與她對視著。

    晨曦望著他的眼睛,那雙眼漆黑的仿佛見不到底似的。

    “別動,我就這么抱抱。”陳湛北啞聲問道。

    晨曦兀自低下頭,她忽然感到一陣暖流從小腹竄下去,她立馬從床上跳下去,陳湛北一怔。

    晨曦赤著腳站在那兒,一時間不知所措,“這個那”見陳湛北的臉色越來越沉,她嘆了一口氣,“我把床單弄臟了。”她的臉就像火燒一樣。

    半晌,陳湛北掀開被子,慢慢的起身,淺藍的床單的硬幣大小的血跡清晰凸顯著。陳湛北嘴角不斷的上揚,晨曦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尷尬的立在那兒。

    “地上涼把鞋子套上。”他淡淡的說道。

    晨曦在穿上鞋子前又做了一件事,她傾身拉過被子,把那塊血跡給蓋住。自欺欺人不過如此。

    陳湛北定在那兒,眼底一閃而逝的笑意,注定他這一個上午的心情好極了。晨曦卻是囧的恨不得鉆進地洞里。

    吃過早飯,他開車送她去了中正,晨曦別扭了一個早上,這會兒還是不好意思。似乎她總是把自己最狼狽的一幕展現給了陳湛北。

    “不要吃辣,也不要吃冷的。”下車的時候陳湛北提醒道。“聽到沒有?”

    晨曦嘴角抽了抽,甕聲說道,“知道了。”陳湛北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哆嗦。

    “嫌我啰嗦?”他準確的猜到她的心中的想法,“這么大了還和個孩子似的。”

    他好像又想到什么,“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不要整天瞎想,本來就不聰明,想太多傷腦細胞。”

    晨曦抬眼,有些不滿,瞪了他一眼。

    到了公司,昨天那位同事果然來找她問話了。

    “晨曦,早上我看到你了。”

    晨曦正準備網購,翻了很多店,她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

    “送你來的是誰啊?”

    晨曦收回了視線,說道,“我老公。”她忽然之間想到陳湛北在向別人介紹自己時的心情了。

    那人笑道,“你們這些小姑娘比我們那時候放的開,都稱男朋友老公了。你這丫頭眼光就是好,早上那車和我們高總是同一款吧。”

    聽她這么一說,晨曦才想起來。陳湛北因為工作的關系,平時出行都有司機,他自己有車,只是很少開,今早送她來上班,才自己開車的。

    “他和朋友借的。”晨曦胡扯著。

    同事了然,覺得晨曦也不會騙人。

    “你男朋友做什么的?”

    晨曦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公務員。”

    “那感情好,政府衙門油水也多。”同事巴拉巴拉的說了一通,從福利到公積金說的熱火朝天。

    幸好一通電話解救了她。

    接到顧母的電話,她心里微微一瑟。

    顧母前些天住了醫院,倒是念起晨曦了。她細細問著晨曦最近的生活,身體怎么樣了。晨曦一一回答。最后晨曦說下班后去看她,顧母拒絕了,“我沒事,你不用來了。”

    掛了電話,晨曦心里有些難咽,胸口好像有一股子氣上不上下不下,她呼了一口氣慢慢平靜下來。

    下班后,她先去了青園街,買了顧母愛吃的青團。后來又買了一束康乃馨。

    到了醫院,問了護士,才找到顧母的病房。

    她敲了敲門,里面傳來顧母的聲音,“進來。”她推門而入,顧母見是她,原本寡淡的臉色頓時有了一絲暖意。

    “是晨曦啊。不是說不要來了嗎?你這孩子”顧母雖然抱怨,可是心里卻是止不住的開心。

    晨曦抿抿嘴角,嘴角有些干澀,“我買了青團。”

    “還是你有心。”顧母望著她,眼底滿是欣慰。晨曦替她剝好了遞給她,顧母伸手接時,動作微微一怔,她的目光稍稍掠過她的戒指,有些發怔。

    “很漂亮的戒指。”她淡淡的說道。

    晨曦一愣,她慢慢的收回手。

    “聽唯安說你結婚了。”顧母的語氣淡淡的,眉眼有些空曠。

    他說的嗎?是他主動提起自己的嗎?

    晨曦輕輕嗯了一聲,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說這件事。她和陳湛北的婚姻幾乎沒有人認同的。

    “好,也好。好孩子,不管怎么樣,你是不是我顧家的媳婦,我都當你是我的女兒。沒關系,是唯安不懂。”顧母嘆息一聲。

    晨曦聽著她的話心中五谷雜味。顧母伸過手來握住了她的手,喉嚨一片酸澀,“晨曦,是唯安對不起你”

    她什么都知道,可是卻什么都不能做。她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孩子的痛苦,最后生生的斬斷了一切。

    晨曦竭力的抑制住自己的哽咽,“我沒事的,都過去了。”這是她一直以來安慰自己的話。過往煙云,即使有痕跡,還是過去了。

    她和顧唯安終究是沒有緣分,所以走不到最后,怨不得別人。

    晨曦的眼角閃著盈盈淚光。

    一陣涼風吹過來,晨曦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只見顧唯安靜靜的立在門口,好像穿越了千年一般,她直直的望著他。

    顧唯安一步一步的走過來,他微微轉過目光,看著自己的母親,“媽,今天怎么樣了?”

    顧母表情已經恢復了往昔清淡的表情,“還好。”她嘆了口氣,“你怎么來了?不是說晚上有事嗎?”

    顧唯安抿著嘴角,“讓副總去了。”

    病房里一下子陷入了沉寂之間。顧唯安的視線又轉到一旁的花瓶,那是晨曦剛剛買的康乃馨,室內的空氣似乎也彌散著淡淡的馨香。

    晨曦站起了身,她咬了咬唇,“伯母”

    顧唯安的身子霎時一僵。許是因為不習慣吧,就像他第一次聽晨曦稱呼自己的母親“媽”時的心情。

    “我先回去了,下次再來看您。”她輕聲說道。

    顧母望著她,點了點頭,“唯安替我送送晨曦。”

    “不用了。”晨曦快速的說道。

    顧唯安卻是已經起身走到她的身邊,他側著臉,望著她的眉眼。

    晨曦蹙了蹙眉,朝著顧母扯了扯嘴角,“我走了。”

    走出了病房,這層樓安安靜靜的,晨曦停下腳步,“我自己回去吧。”

    顧唯安面無表情地看了著她,好一會兒,他才開口,“徐晨曦”

    晨曦微微低垂著頭,望著腳下的地磚。

    “怎么?你現在連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了?”顧唯安扯了扯領帶,臉色泛著煩躁。

    “徐晨曦”他的聲音莫名的大了幾分。

    晨曦咽了咽喉嚨,抬起眼對顧唯安的目光,她張了張嘴,聲音有些倦意,“你想說什么?”

    顧唯安冷冷地嗤笑一聲,突然扣住她的手臂,他的手不斷的下滑,最后落在她的指尖,在那個戒指上來來回回,指尖有些刺痛感,顧唯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或許是不甘心,還有那件事是不是如他猜測一般,是他弄錯了人。

    他眉宇間竟是絕望的無奈,“你告訴我,到底當年那個小女孩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他突然間加大力氣,她只覺手臂要被掐斷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前朦朧一片。顧唯安你到底在執著什么呢?無論是不是她都不重要了。

    走廊上安靜的讓人喘不氣來,她望著他近在眼前的面孔越來越模糊,那種無奈不斷翻騰著,晨曦咬著唇,“不,我不是。”

    “玻璃球是我從暖曦那邊拿來的。”她一字一字說道,“我覬覦她的幸福,所以我要得到她的所愛。”

    顧唯安的臉色越來越沉,他慢慢的松開他,“好,那就好。”他勾了勾嘴角,笑容凝滯,沉吟片刻,“晨曦,從今以后我們再無瓜葛了。”

    晨曦眨了眨眼,漸漸的鎮定下來,她慢慢的從包里拿出一個盒子,“當初走的急,忘了把這個玉鐲子留下,你替我還給伯母吧。”

    “好。”顧唯安接過。

    她轉身離去,半晌,他看著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走廊的盡頭。顧唯安只覺得眼角異常的干澀。

    作者有話要說:二更了~~~留言在哪??

    !

    推薦個不錯的女裝店鋪【de Amber岸卜】,衣服漂亮實惠,質量也很好!在淘寶網上搜索“岸卜”即可。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