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相愛恨晚 > 1414 修錯字
    作者有話要說:二更了,累死了╮(╯▽╰)╭

    陳大叔的愛好難寫

    修個錯字,大概晚上更新晨曦足足昏睡了兩個小時,她迷迷糊糊的醒過來,輕輕一動,就感到到額角一陣抽痛。她暗吸一口氣,慢慢的挪下床。

    這是酒店的房間,干干凈凈的,金色暗紋的窗簾遮的嚴嚴實實的。她慢吞吞的走到洗手間,對著偌大的鏡子,看到額角已經貼了一塊紗布。她有些恍惚的盯著那塊紗布。

    先前發生的事就像一場暴風雨一般,毫無預兆,晨曦沉了沉眼,她依稀記得她倒下前被一個溫暖的懷抱擁住了。

    她扯了扯笑,也許那時他的幻覺吧。

    洗了一把臉從洗手間出來,房間里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身影。暈黃的燈影籠罩他坐在那兒,一身剪裁合體的西裝,晨曦不著痕跡的蹙了蹙眉。

    她的喉嚨像被什么卡住了,許久找不出聲音來。

    “醒了?傷口還疼不疼?”陳湛北抬首望著她。

    晨曦咽了咽喉嚨,“沒什么感覺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房間里空氣不流通的緣故,她的嗓子像被灌了沙一般,沙啞無力。“你送我上來的啊?”

    陳湛北一貫的從容,『≠,..他交疊得手慢慢的松開,左手食指輕動了下,慢慢的吐了一個字,“不是。”他的面色沉了沉。他過來時見到面色難得嚴峻的高子群,他就知道有什么事發生了,果不其然。

    晨曦腳趾微微縮了一下,心里已有了另一個答案,其實她隱隱的知道當時是他抱著她的。只是她不敢深想。太多的過往,讓她不敢有太多的奢想。她的手慢慢的握緊,暗自呼了一口氣。也許是注定的,見到顧唯安,她身上就不會發生什么好事。

    “我已經讓人把你的行李送到隨園了。”他的聲音低低的,卻透著不容改變決定。

    晨曦一雙明亮的眼睛輕輕眨了眨,“我已經打算自己找房子了。”

    陳湛北還是第一次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拒絕,他又看了她一眼,“要聽長輩的話。”

    晨曦默聲,她緊扣著手。

    “這一周傷口不能碰到水,也要忌口。”陳湛北揉了揉額角,聲音泛著淡淡的溫柔。

    晨曦想她一定是腦袋被撞壞了,不然怎么會和陳湛北回了隨園,要不然就是陳湛北對她下了蠱。

    這是她第二次來他的家,上一次因為心情差,她根本沒有細細留意過這里。隨園這里的房子那是有價無市。晨曦看著屋里的裝飾,心里不由得腹誹到,公務員的工資這么高嗎?

    陳湛北端過兩杯水,見她正在打量環境,他的嘴角一揚,“怎么樣?”

    晨曦唔了一聲,沒說話。

    “剛剛在想什么?”

    晨曦低下頭,“公務員的福利真的這么好嗎?”

    陳湛北眸子清淺的望著她,“要不我把工資卡給你看看。”他灼灼的望著她,眼底壓抑著幾分笑意。

    晨曦咬了下唇角,甕聲說道,“不用了。”

    陳湛北把水杯遞到她手邊,晨曦下意識的接過水杯,抿了一口水。

    陳湛北突然幽幽地說道,“下半年國家公務員考試到時候記得去報名。”

    晨曦猛地咳了一下,水嗆到氣管,她彎著腰咳的一聳一聳的,眼淚都咳了出來。

    陳湛北呼了一口氣,抬手拍著她的背脊,一下一下,輕輕柔柔的,“我原以為你在中正那里上班,有子群的照拂不會有什么事,現在想來那里不適合你。”

    晨曦漸漸止住了咳嗽,她忙不迭的用手背擦著眼角,違心的說道,“我可不喜歡進政府部門,整天勾心斗角的。”

    陳湛北好笑,“你小時候不是寫過一篇作文,說是長大要當大官的嗎。”

    晨曦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其實她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

    陳湛北淺笑了一下,“你房間在二樓南邊那件,去洗洗手,一會兒吃完飯。”

    晨曦兀自上了樓,推開門時,她眼底一閃而逝的溫暖,房間布置的很溫馨,她一瞬的恍惚。她緩慢的走進去,柔軟的地毯就像棉花一般。

    她的東西都被收拾好,一轉眼,她就看到梳妝臺上放著她的書,那幾本公務員參考書赫然醒目。

    晨曦雙頰一陣燥熱,她忽然想到剛剛和陳湛北說的信誓旦旦的話,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沒一會兒晚飯時間到了,她下樓的時候正巧看到陳湛北還在廚房,她立在那兒靜靜的打量了一會兒,表情怔忪。她當初最渴望的不過是這樣的日子,可到底自己還是沒有得到。她看著他,只覺得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不知何時陳湛北已經轉過身來,他端上來一碗羅宋湯。

    兩個人安靜的用完了晚餐,氣氛說不出的靜謐。

    那晚上,晨曦還是失眠了。她有一個壞習慣,換了一個地方她總是無法安然入睡。當初搬到徐家是這樣,后來她和顧唯安短暫的婚姻也是這樣。

    她在床上輾轉反側,直到凌晨時才勉強瞇了一會兒。她這次被砸算是工傷,領導已經給她放了假。

    白天陳湛北去上班,她一個人在家,當初那個阿姨又來到隨園。晨曦看到她有些赧然,阿姨倒是個老實人,只做事,不多話,對晨曦也是極好。

    白天晨曦沒事,睡飽了覺閑著沒事她又開始復習公務員了。其實她畢業那會,徐和平是有打算把她安進稅務局的。只不過當時她存心不想順著徐和平的意,就沒有去。

    陳湛北擔心她額角留疤,每天都會督促阿姨給她上藥。晨曦自己倒是沒有多大緊張,她膝蓋上有好幾個疤痕,都是那會上學那會和徐暖曦玩摔的。

    這天午后她剛睡了一個午覺,睡醒之后,她就在客廳看電視。阿姨今天休息,她無聊的按著遙控器,最后看了地方臺在播的宮斗劇,越看越帶勁。

    她正在看到那位妃子絕望撞墻的場面,門鈴猝然響起,她才猛地一怔,心中一陣悲愴。

    等到她看清來人時,她整個人瞬間就僵住了。

    來人氣質灼灼,優雅的立在門口,她滿是震驚的望著晨曦。

    晨曦驚詫的完全忘了言語。

    陳母暗暗呼了一口氣,“這是晨曦吧?”她微微瞇了瞇眼,眼睛看向她的身后。

    晨曦一臉的慌亂,她的身子緊緊的繃著,聲音不自然的喊道,“阿婆。”

    陳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提起腳步近了屋子。她環顧了一周,坐在沙發上,“就你一個人?”

    往日這時候阿姨都會來打掃衛生,所以她習慣性的也過來了。

    晨曦點頭,“嗯,阿姨今天休息。小舅去上班了。”她的聲音越來越低,“外婆,我去給您倒杯水。”

    陳母驚詫的心情已經慢慢平復下來,她望著眼前的女孩兒,眼里起了波瀾,“不用了,我不渴。”她的面前擺放著一個波銹鋼保溫桶,她知道兒子這些天工作一直很緊,特地包好燙送過來,沒想到倒是見到意料之外的人了。

    “坐下吧,你站著我要一直抬頭和你說話,脖子酸了。”晨曦的局促陳母看在眼里,“你受傷了?”

    晨曦澀澀的扯了扯嘴角,僵僵的說道,“嗯,前幾天上班時不小心被砸到了?”

    陳母點點頭。她知道晨曦和自己外孫女的那些事,尤其晨曦的身份還比較尷尬,一處理不好,女婿那里也不好看。她已經知道這孩子離婚的事了,說實話她有些惋惜。

    不過她現在待在她兒子這里算什么話。陳母心里和明鏡似的,“那這幾天要注意了,女孩子可千萬不要落下疤了。”

    晨曦點頭應聲。

    “湛北也算是你的舅舅,有他照顧你也好。我想你父親也會放心的。”陳母不動聲色的說道。

    晨曦愣了一下,微微皺了皺眉,她的目光微微放空。

    “這是我熬得湯,等你小舅回來記得讓他喝。”陳母說道,“對了,你妹妹昨天回來。你們畢竟是姐妹,過去的事都過去了。孩子,凡事都要向前看。”

    陳母走后,她一個人靜靜坐了很久。電視劇演的什么她一點都不清楚。她埋著頭,額角的傷痕灼熱的疼著,她卻一點都不在意。

    她腦子一直在想,徐暖曦真的回來。

    客廳的窗戶大敞著,風吹在身上泛著絲絲涼意。

    晚上,她接到陳湛北的電話,晨曦怔怔的看著電話上的名字,他當時輸入的“陳湛北”三個字,很沉很重。她想她該堅強些,她應該早些離開這里的。

    電話鍥而不舍的響著,晨曦終于接通電話。陳湛北忙了一天才得了空。因為大爆炸的事,上面來人,要不是上面某位領導曾管轄過J省,D市要有一大批官員下課。

    陳湛北的聲音傳過來,“怎么這么久才接電話?”

    “看電視沒聽到。”她暗暗吸了吸鼻子。

    她聽到陳湛北爽朗的一聲低笑,“什么電視這么好看?”

    晨曦默聲。

    “我今晚可能會回來晚些,一會兒阿姨過來做晚飯,記得上藥。”

    晨曦喉嚨哽咽的難受,她想問他,“你是不是也知道徐暖曦回來了?”所有人都知道,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

    推薦個不錯的女裝店鋪【de Amber岸卜】,衣服漂亮實惠,質量也很好!在淘寶網上搜索“岸卜”即可。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