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這設定崩了 > 第228章 番外
    dsdx;

    宇宙歷3112年。

    艾納帝國主星系。

    巨大恢宏的戰艦駛出z3區域,像是身經百戰的雄獅一般,緩緩巡視著自己的領地。駕駛艙內的光線早已調暗,從這里向外望,無數瑰麗的行星繞著固定軌道慢慢運轉,占據著整片視野。

    “少將,”艙門自動滑開,年輕的少校大步走來,“12區發現蟲洞。”

    中央的男人長相俊朗,臉上雖然沒什么表情,但周身的氣息很溫和,并不會給人難以接近的感覺,點頭道:“去看看。”

    “是。”

    周圍坐著的都是核心人員,其中一個懶洋洋地靠在椅子里,嘖了聲:“又來,這都是什么事啊,都是那幫人搞出來的,真該收拾他們一頓。”

    中央的男人勾起一絲笑意,意有所指:“有阿白在。”

    旁邊的人樂了:“我之前倒是沒看出他一肚子壞水。”

    “那時以小組為單位比賽,大家湊在一起的時間少,而且你沒惹到他,他當然不會整你,”少將道,“我就知道他好像不怎么喜歡你們學校的一個女生,不過阿白對女生一向比較寬容,沒整她。”

    “嗯,她看上宋明淵了。”

    少將看他一眼:“我記得那是你喜歡的女生。”

    “當時確實挺喜歡,后來沒追成,女人心海底針,”旁邊的人嘖嘖道,“我這么英俊瀟灑,前途無量的,你說她的眼神是不是有問題”

    駕駛艙的人聽得忍俊不禁,但都默契地沒有開口,畢竟這種聽八卦的機會不多,尤其內容涉及到了越時和宋明淵,自然要珍惜。

    少將笑了笑:“和宋明淵比一下。”

    “那能比么我是指后來回學校她還是不理我,我當時怎么也算風云人物,喜歡我的人不少,”旁邊的人微微一頓,懶得提供娛樂,掃了一眼中央的人,“不說我了,我這幾年好歹談過戀愛,倒是你啊池左少將,據說你的感情經驗一直為零”

    “嗯。”

    “這么純情要不要哥哥給你介紹一個喜歡什么樣的”旁邊的人努力想了想,“哎,我怎么記得你那時身邊有人”

    “是同班同學。”池左的眼神有些深,瞬間恍惚了一下。

    不知不覺,那個人已經離開十年了。

    如今科技發達,人類越來越長壽,s級基因的人的壽命甚至突破了五百歲。十年,對于一般人而言不算長,但對他而言卻絕對不算短,好像隨著時間的流逝,關于那個人的記憶都有些模糊,現在經人一提,才重新清晰起來。

    旁邊的人點點頭:“有些記不清了,我們當時只顧注意越時和宋明淵,尤其你們隊里還有個翡西殿下,真難對付。”

    池左回神:“你們也很強。”

    那時他還是皇家軍事學院的學生,旁邊的里歐則是米爾第一軍事學院的新星,彼此都希望在聯合對抗賽上拿下好成績,他記得賽前的會議上藍還重點提了提里歐,誰知一轉眼,里歐畢業后和他分到了一起,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那是,我們學校一向厲害,”里歐說道一頓,對前方抬抬下巴,“到了。”

    池左望過去,見蟲洞正在逐漸縮小,但周圍近乎扭曲的空間仍昭示著它的能量有多么巨大。他們停住,稍微等待片刻,直到徹底平息才上前查看。

    不遠處停著一艘小型巡航艦,快速與他們建立通話:“報告少將,沒有人員傷亡。”

    池左讓他們繼續巡航,然后駕駛戰艦在附近轉了轉,發現沒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便去了別處。里歐拿了灌飲料,懶洋洋地走回來:“再轉完這個區域就能回去了。”

    “嗯。”

    里歐啪地拉開拉罐:“最近挺平靜啊,我聽說昨天b區出現的蟲洞甩出一艘飛船,里面有只巨獸”

    池左笑了笑:“阿白已經過去了。”

    里歐也笑了:“他好像對什么都感興趣”

    池左應聲,一邊與他聊天,一邊向軍區駛去。

    這一年多以來,蟲洞出現得非常頻繁,巡邏早已成了各大軍區的常態,而導致這一現象的罪魁禍首就是文明期消失的那部分人。

    當時空間嚴重扭曲,緩緩駛出數艘大型巨艦,上面的人說他們來自一個高級文明的星系,但在七百多年前,他們也曾住在這里。

    七百多年前,那顯然是文明期。眾人震驚,消息頃刻傳遍全帝國,翡西帝國恰好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一時鬧得沸沸揚揚。

    這些人當中的貴族得到了皇室的接見,說是懷念故鄉,想一直留下。兩國的人和他們湊在一起協商完,最終安排人登記,而對方則都住在了帝都,成了上流圈子的新貴。

    漸漸地,只要有腦子的人便能看出新貴們大多看不起這個時代的人,骨子里都帶著來自高級文明的驕傲,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這種情況在年輕人里表現得尤為明顯,但很可惜,論同齡人,翡西帝國有一肚子壞水的藍,艾納帝國有不好對付的文拉爾和宋明淵,幾人動動手指就把他們收拾了一頓。

    白時更是直接,在被惹了后便親切地送給他們一疊照片,都是當初在白瑞星上拍攝的壁畫,上面清楚地記錄了文明期的人是如何把世界攪亂、扔下這么多人去別處的,這東西要是公布,現在他們頭上的光環就會頃刻消失,走到哪被罵到哪。

    這些人顯然是知道歷史的,嚇得臉都白了。

    白時更加親切,伸爪子拍肩:“放松,友情提示一下,這件事不光我知道,至于還有誰,你們猜。”

    眾人:“”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眾人都知道白時和宋明淵是一對,而且他們和文拉爾、約書亞、藍的關系都不錯,文拉爾和藍又是殿下,帝國的皇室應該也知道年輕一輩再次害怕,此后見到他們都想繞道走,再也狂不起來了。

    由于他們的回歸,空間開始不穩定,蟲洞頻繁出現,有時會帶出稀奇古怪的東西,有時還會波及恰好經過的商船,造成人員傷亡或失蹤,事件發生幾次后,市民的怒火便被激起,網上更是一片罵聲。

    那伙人越發心驚膽戰,急忙灰溜溜地想盡辦法去補救,經過一年的努力已經有了很大改善,相信再過半年應該就會平息。

    蟲洞的出現,最忐忑的便是池左,因為那個人就是被蟲洞吸走的,如今不知道會不會回來。他懷著這點念頭,既想見到他,又害怕見到的是一具骷髏,畢竟當初那個情況活下來的可能性很低。

    這一年多來,他從希望到絕望,現在已經很平淡了。

    巨艦緩緩駛入軍區停靠,池左帶著人邁了下來,周圍的人自覺分開,笑著打招呼,這位年輕的少將溫和而沉穩,尤其還參與過之前那場大戰,所以無論是在軍部還是在外面,人氣都相當高,追他的人更是多得數不勝數。

    池左禮貌地點頭示意,進了主樓。

    里歐跟著他,懶洋洋地伸了伸懶腰:“終于完事了,明天起我就開始休年假了,下個月初回來。”

    池左嗯了聲:“路上小心。”

    “放心吧,”里歐道,“你什么時候休”

    “暫時沒這個打算。”

    里歐一顆心都被假期勾走,不再多問,簡單收拾一下便離開了。池左看一眼時間,發現快到傍晚,便換好衣服,開著飛行器去了相隔城市的傭兵基地。這幾年,池海天的生意越做越大,與軍部的合作也越來越多,干脆在這顆星球開了分部,最近恰好在這里停留。

    他到的時候池海天剛剛洗過澡,身為s級基因的擁有者,歲月幾乎沒在這人身上留下什么痕跡,仍是那副冷艷的模樣。

    “爺爺。”

    池海天點頭:“最近怎么樣工作忙么”

    “還好。”池左和他并肩而行,一起進了食堂吃飯。

    區域巡邏采取輪班制,一般由少校帶隊,池左身為少將級別的人,幾乎輪不上,只是他和里歐都喜歡出去,便讓人多排了幾次,這次他已經在宇宙里待了將近一個月,現在便不著急再走,每天往返軍部和傭兵基地之間,準備多陪陪池海天。

    池海天看看他:“沒談朋友”

    池左正要喝水,聞言差點嗆到,他以為爺爺不會管他們這些事,沒想到竟然不是。不過他到底是少將了,面上一點也沒表現出來,說道:“沒有。”

    “暫時沒想法”

    “嗯,我還年輕。”

    池海天不置可否,現在異性戀、同性戀、單身主義者等等各種事情都有,只要是他們的選擇,他絕不會干涉。

    可池左并不是不會喜歡人,他能看出池左以前對鳳則抱有一點那方面的意思,鳳則在池左眼前消失,對池左的打擊不是一般的大,他就怕池左會因此封閉內心,所以如果有可能,他還是更希望有人能陪著池左。

    池左不知道他的想法,放下杯子道:“而且也沒遇見合適的。”

    池海天點點頭,沒有再提這個話題。

    池左待到晚上,起身回軍區,幾天后再次進入宇宙,坐在艦長的位置上,開始了又一次的巡查。

    “少將,8區發現蟲洞。”

    池左點頭:“開過去。”

    “是。”

    消息傳來的時候,蟲洞才剛剛開啟,這次的能量很大,但覆蓋面積小,變化速度緩慢,等他們趕到的時候蟲洞恰好完全開啟。池左聽說沒有波及商船,不需要采取救援,便吩咐他們在安全區域停下,靜靜望著扭曲的空間。

    負責觀察的士兵突然道:“有東西”

    池左望過去,只見一艘損壞嚴重的飛船被漩渦甩了出來,堪堪落在蟲洞范圍外,那船身上不僅冒著濃煙,尾部似乎還被什么東西砸爛了,缺口外露,如果里面有人,恐怕會因為缺氧而死亡。

    他當機立斷,命令他們靠近,并派了一隊人過去查看,囑咐道:“注意安全。”

    “是。”士兵們都不是傻子,這種外來的船,誰知道里面有什么,因此他們走得很小心。

    池左站在駕駛艙內望著那艘船,心里總有種奇怪的感覺,壓得他甚至有些喘不上氣。

    他快速調整狀態,暗道估計是眼前這艘的情況和鳳則出事時乘坐的有點像,但他很少回憶起那時的事,也就說不清是相像,還是型號一樣。

    他接通屬下的通訊:“怎么樣”

    “好像是剛剛破損,里面還有少量氧氣啊,有人。”

    池左道:“帶回來。”

    “是。”

    池左轉身便走,快步來到艙門前,十分鐘后,小型戰艦陸續飛回,紛紛進入通道,又過了一會兒,艙門無聲無息地滑開,為首的是帶隊的少校,身后有兩個士兵架著一個渾身是血的人。

    那人帶著呼吸器,垂著頭,似乎已經昏迷。他穿著件黑色風衣,露出的皮膚很白,手指修長漂亮,從這里望過去,隱約可以看見手腕的地方印著一個火紅色的紋身。

    無論身高還是體型,一切都和記憶里的人相重合。池左霎那間閉住呼吸,等到回神的時候身體早已先于大腦做出反應,沖過去一把將人奪了過來。

    少校立刻一驚:“少將”

    池左不答,死死盯著懷里的人,幾乎抖著手把他的下巴抬了起來,熟悉的臉驟然進入眼底,仍是十年前的模樣。

    鳳則

    他張了張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

    他想過太多重遇的場景,卻唯獨沒有這一種,就好像他終于追上那艘破爛的飛船,千鈞一發之際將人救了出來,沒有痛苦,沒有悔恨,沒有眼淚,更沒有絕望他只是做了一個夢,夢醒了,人還在這里,還是記憶中美好的樣子

    這一刻,他甚至想要流淚。

    少校越發覺得有問題,湊過去:“少將”

    池左猛地回神,聲音沙啞:“嗯”

    “那個他的情況好像不太好。”

    池左這才找回感官,聞到濃濃的血腥味,臉色一變,來不及細想其中的原因,抱著人就跑,留下身后眾人面面相覷。

    “少將這是怎么了”

    “興許是熟人”

    “可能么,這是從蟲洞出來的啊。”

    “那他看上人家了”

    眾人齊齊震驚,回想一下少將剛剛的模樣,深深地覺得有可能。

    池左完全不清楚部下們的想法,他把人扒光了放進治療艙后便沒再有動地方,一眨不眨地盯著里面的人。

    少校左等右等都不見他回來,干脆主動過去找他匯報工作,說是飛船上有幾具尸體,此外就只有這一個活人。少校的視線忍不住向艙里瞟,覺得這人很年輕,暗道有二十么不會還是少年吧

    不過長得倒是不錯啊他迅速察覺什么,急忙扭頭,見少將正盯著他,干咳一聲:“飛船拖回去”

    池左點頭,說道:“保存好尸體。”

    “是。”

    治療室的門緩緩關閉,再次陷入安靜,池左看看鳳則,終于稍微冷靜,開始理清思緒。鳳則和那艘飛船都還是消失時的樣子,這說明他們剛剛被卷進去,轉眼就被甩了出來,只是這里的時間卻過了十年。

    時空隧道四個字驟然涌入腦海,他想起那時恰好在刮粒子風暴,或許產生的巨大能量將鳳則卷入了一個高維度空間,如今才回到這里。

    但不管怎么樣,人還活著。

    他看著顯示屏上的生命指示燈,只覺眼眶一陣陣地發熱,簡直恨不得把人挖出來狠狠按進懷里。

    爆炸產生的碎片打入了鳳則的身體,治療艙內伸出兩根纖細的金屬探頭開始做手術,接著再愈合傷口,前后共花費將近一個小時才全部弄完。池左見燈光關閉,便把人抱出來,找了件睡衣給他穿上,抱著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無所事事的士兵都在暗暗注意他這邊的情況,眨著放光的雙眼,嚴肅認真地目送少將走遠,蹭蹭跑走去分享消息。

    少校問:“他把人抱他的房間去了”

    “對,還捂得特別嚴實,我都沒看清人家長什么樣。”

    少校不由得摸摸下巴。

    “少將真是看上他了”

    少校還是比較有理智的,想了想:“再觀察看看。”

    周圍的人點點頭,心里則擔憂地開始想,少將這么多年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可誰知這人是什么來頭又是從哪里過來的萬一對方語言不通怎么辦萬一體質差不適合那什么怎么辦萬一人家以前有愛人,寧死不屈怎么辦

    哎呦,想想就好虐喜歡帝國人不好么為啥要戀上外星人

    眾人憂心忡忡,繼續跑走去巡航。

    ...
大乐走势图带坐标连线